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獸世生存手札
快穿獸世生存手札 連載中

快穿獸世生存手札

來源:google 作者:懶緣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蓉晴 懶緣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聽過買套房還附贈穿越系統的嗎?平平無奇打工仔慕蓉晴好巧不巧被系統賴上,成為穿越大軍的其中一位流放到獸世世界的三千小世界,淪為苦逼的打工仔,不是在完成任務的路上就是在完成任務的路上還被一隻貓崽子黏上了,她也不想的,只是他叫我姐姐唉本書無cp展開

《快穿獸世生存手札》章節試讀:

「包裹好重,拿着好累。」琪調動體內的巫力,使得自己跟慕蓉晴拿包裹時的狀態一樣。

小臉紅撲撲的,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止不住的往下流,看起來真的很累。

慕蓉晴看着琪那誇張的演技,抿着唇生怕自己笑出聲,「你好戲精。」

琪不以為意,「生活要過的去,總得靠演技。」

琪跟着慕蓉晴這一陣子都學會活靈活用了。

「琪小祭祀」牙走到琪跟前,語氣有些支支吾吾的,但也不難看出,他已經觀測這邊好久了。

「沒想到,我這便宜三哥還真是一個痴情人。」

慕蓉晴在一旁看好戲,調侃似的給琪一個眼神,琪直接回了她一個大白眼,「牙,你有什麼事嗎?」

牙主動要求「這些包裹太重了,我幫你們拿吧。」

琪正有此意,只是對方是晴的哥哥,她也不好隨意差遣,看了一眼晴,瞧對方不嫌事大的看熱鬧,有些無語。

「晴這事你決定,我聽你的。」

琪直接把皮球踢到慕蓉晴那,「啥?」慕蓉晴吃瓜吃着吃着,瓜就落到自己身上,很懵有木有。

尤其是牙那熱切期盼的目光,恨不得把她盯出一個洞,似乎很希望她能答應。

慕蓉晴被這一幕甜的牙酸,「好一個痴情郎。」

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她決定幫她便宜三哥一把,萬一琪瞎了眼看上了牙呢「那就麻煩三哥了。」

得到慕蓉晴的準話,牙頓時喜得不着邊,急哄哄的就把慕蓉晴和琪二人手上所有包裹給包攬了。

「麻煩牙阿哥了。」琪禮貌的道謝,轉頭就給慕蓉晴一個無奈的眼神,「你可真行。」

「誇獎誇獎」

琪沒想到皮球踢來踢去,最後還是內部消化。

「沒…沒事,這是我應該做的,能給琪小祭祀效勞是牙的榮幸。」牙見琪這麼客氣,害羞的低下頭,憨憨的不知所措,憋了半天組織好語言才出聲。

真是個憨憨,琪沒好氣的想,突然看到牙手腕上的一個殷紅的痣,像極了昨晚神秘人手腕上的那個。

琪不由出神,牙感受到琪熾熱的視線,嚇得不敢動,臉紅撲撲的就連耳尖都燒紅一片,氣氛極度詭異。

「琪小祭祀在看我,難道她相中我了,怎麼辦我該是接受呢還是接受呢。」牙作着掙扎,心裏卻甜的冒泡。

吃瓜群眾慕蓉晴就是不想注意也不得不注意到她們那邊的情況,瞧牙那副少女懷春的模樣,簡直沒眼看。

而挑事人琪正在出神發獃,看不下去的她直接用手肘撞了撞琪,調侃。

「琪別看了都快看出花來了,我三哥都快羞的要找個洞鑽進去。」

哈,琪回過神明白自己失態了,連忙跟牙道歉「對不起牙阿哥,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介意?人家恨不得你看他呢,慕蓉晴在心裏吐槽。

「牙一點都不介意,能被琪小祭祀看,是牙的榮幸。」

牙語氣誠懇,眸光里都是對琪的敬仰和一絲不易察覺的暗戀。

「……」琪下意識避開牙的目光,沉默不語。

她知道牙的心思,但她並不喜歡他。

「我怎麼會想起他?」

琪心裏覺得奇怪,素未謀面的人只是一眼,他就深深的印在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她的心隱隱被什麼牽動着,慕蓉晴察覺琪狀態不對,有點少女懷春。

可琪對部落里的雄性獸人根本不感興趣,莫不是她昨天提及的神秘人。

要知道她昨天十句中有九句都是提神秘人的。

一眼相中要害自己的人,她是有受虐傾向還是哪個神經有點問題。

慕蓉晴不解,她沒有想到的是,有一種愛叫做一見鍾情。

「算了,等午日我再好好跟她說道說道。」

愛上敵人是大忌,慕蓉晴覺得她有必要把琪拉回正道。

趁她陷的不深,琪不知她的小心思已經被慕蓉晴給猜的透透的。

午日,兩個太陽肩並肩烤着大地,透明的熱流從地下探出,跟着空氣流動,越發灼熱難耐。

風都被烤的熱乎乎的,慕蓉晴忍不住流汗,一不小心獸皮裙就**大半,還帶着她身上的汗味。

琪的情況比慕蓉晴好上不少,這讓她心裏很不平衡。

「三哥包裹就先放這,你去阿姆那用食,我們這邊能對付的過來。」

一到休息時間,慕蓉晴想方設法把牙支走。

牙一步三回頭,不情不願的離開,不知情的人以為他是妹控。

知情的人沉默了,好丟雄性獸人的臉。

慕蓉晴見牙走的差不多,快離開她的視線,又確定四下無人,轉過去正對着琪,嚴肅着一張臉。

琪一開始不明白慕蓉晴的做法,剛想問來着,就見到慕蓉晴板着一張臉,下意識低頭,像做錯了事的孩子。

兩隻手不知放哪兒,交錯着纏繞手指轉圈,緊張的不敢說話,連呼吸都不敢大聲,生怕點着慕蓉晴的火氣。

「你是不是喜歡上那個神秘人了。」

慕蓉晴故意把聲音壓低她怕隔牆有耳,儘管確認周圍沒人,但她還是覺得謹慎些為好。

「啊」琪一驚,被慕蓉晴這麼一挑明,像被戳中了小心思一般,慌亂的不知分寸。

回答都是含糊其辭,不敢正面面對。

見琪這般,慕蓉晴更加確定心中的想法,皺着眉頭語重心長的教誨。

「對敵人生愛是大忌,難不成你要親手把小命送到人家手上?」

琪點點頭,擺着一副乖巧悉心受教的小模樣,心思早就飛遠了,無意識的對着手指。

心裏猶豫不決,整個人躊躇仿徨,無知覺的咬着下唇,她哪能不知道這樣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可她好像控制不住她的心,就是忍不住會想他,她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都怪他給她下了迷魂湯,琪自欺欺人的想着,慕蓉晴嘆口氣,心知她的話琪並未聽進去。

既然聽不進去,慕蓉晴也不勉強。

越是強調說教,越聽不進去還會起到反作用,到時候可有的她哭。

「孰輕孰重你自己掂量着來。」

慕蓉晴無奈給她撂下這句話,她自己要走這條路那麼就要承擔這條路的風險以及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