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她怎麼總是戀愛腦
快穿:她怎麼總是戀愛腦 連載中

快穿:她怎麼總是戀愛腦

來源:google 作者:風雨宵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發發 現代言情 裕和

如果不提升自己,那麼永遠也無法得到愛裕和真想把這句話焊進她的每個任務目標的腦子裡,好幫她們清一清腦袋裡晃蕩的恆河水虐渣打怪升級,活出新生!金蟾影后一場車禍喪了生,為了重生,需要穿越不同世界拯救戀愛腦的腦殘炮灰,幫助她們改寫命運來賺取積分想踩我上位?影視歌三棲女王的名頭是白拿的嗎?想利用我開後宮?打的你斷子絕孫直接嘰寄!想搶我機緣?信不信天道把你劈成個渣渣灰?1.娛樂圈位面里的戀愛腦女配2.後宮位面里的戀愛腦炮灰3.修仙位面里的戀愛腦女配……展開

《快穿:她怎麼總是戀愛腦》章節試讀:

輪到女主上場,眾人都來了點興緻,期待她是不是同樣對自己的聲樂實力有所保留。

裕和再次抱手閉上了眼。

保留個大頭鬼!

舞蹈還能找人提前編排,靠新意和長時間的肌肉訓練短暫進行拉抬,嗓音條件和聲樂實力短時間壓根沒希望,再高超的歌唱技巧也不可能讓人短時間內彎道超車。

果然,和原世界一模一樣,女主即使選擇了難度最低的《放空》和《Not Shy》也沒好到哪去,只拿到了90分。

評委們顯然有些失望。

接着於蔓上場,不知道她是因為有徐夢嘉的前車之鑒,還是差距太大已經自暴自棄,沒有選擇突破,也選擇了《放空》和《Not Shy》。完成的倒是比女主還稍好一點,比她還多了一分。

等到蔣瀾上場,裕和已經在做最後的開嗓確認了,並沒有聽到她的現場,不過依照蔣瀾的訓練年限和Ace定位,自然不會虛。

工作人員通知她後台準備時正好聽了最後一耳朵,蔣瀾拿了94分。

目前最高分已經確定,是總分190的吳書萱,裕和要想超過她拿到第一,聲樂就必須高過91。

讓她猝不及防的是上台時,發發突然在腦海里給她來了個精神擁抱,讓她因為受驚差點在台階上絆倒,也是讓人哭笑不得。

為保萬無一失,裕和沒有藏拙太多,選擇了《放空》和《紅纓》。作為唯一選了古風歌的人,影后攤手表示,會戲腔什麼的,一切都是拍戲需要啊。

放棄《獨立》不是因為能力不夠,而是因為這兩首共情能力更強,《放空》作為情歌代表自不必說,《紅纓》的唱詞簡直唱盡了古代將女一生的嘆謂和心愿未成的遺恨。

裕和作為影后,最不缺的就是引人入戲的能力,愛情的心碎折磨,將女堅韌內心深處的脆弱,盡在歌聲中,餘韻不絕。

等她唱完,現場鴉雀無聲。

Ami的眼圈都微微泛紅了,徐呈這次更是目不轉睛盯着她,眼裡的興味滿到要溢出來。

最後還是粒子先開了口:「舒櫟,看來你不止給Ami看得少,也給了我同樣的待遇啊……哈哈哈,開個玩笑。」

粒子收起笑臉,端正神色,「雖說女團的實力一直不被主流歌壇認可,我們在平時訓練中也更多側重教你們技巧,但歌聲的本質是為了表達,而不是流於形式的模板和空洞。我很高興,我在你的歌聲中不止聽到了技巧,還有感情。」

被Q到的Ami接話:「我是不是該謝謝你提醒我,粒子,我心裏平衡多了。好了,言歸正傳,我被你的歌聲完完全全打動了,舒櫟。」

木風沒再發言,只是做了個奮筆疾書的動作,示意自己的靈感源源不絕,眾人都被他滑稽的動作逗笑了。

徐呈這次的發言倒是極為簡潔,只有一句……

「我確信了,等待是為了遇見。」

雖然沒有明說,了解一些內幕的人卻從這句話中聽出了什麼,看待裕和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

裕和最終拿到了和吳書萱同樣的分數,總分195。

成功登頂了出道位!

至此出道戰全面結束,出道位全員確定,分別為隊長加Ace蔣瀾、主唱吳書萱、主舞舒櫟、rap擔當田採薇、門面擔當方伊凡。

最後五分鐘的提問環節走過場的形式更濃,不過是再次對生活、人際關係、情感等偶像敏感話題的再次確認。

裕和自然不會實誠到主動暴露原主和渣男的關係,原主父母也從她很小的時候就離異,一個出國,一個早就聯繫不上。

這段時間一直備戰苦練,她身心疲累,根本不想留下接受祝賀交際,只想甩腳回寢室躺平,卻被幾位導師團團圍住,小聊了一會兒,去也匆匆的徐呈還特地托經紀人要走了她的聯繫方式。

好不容易應付完導師,歸心似箭的腳步還是沒能邁得動,一切塵埃落定,除她以外的七個人還打算假裝維持表面和平,一起去吃頓散夥飯。

她們明天可能就要陸續搬離練習生宿舍,出道預定的搬到公司藝人公寓,落選的要麼離開,要麼繼續練習生涯。

結果她們就看到……好不容易應酬完的某人,理都不理她們,轉身就要走。

一個個臉色都綳不住了。

於蔓臉色不斷變換,最終還是對前途的渴望戰勝了所有,讓她開口叫住了拔腿就走的某人。

「舒櫟,恭喜你,你贏了。」

裕和停下轉身,靜靜看着她,不說話。

於蔓的臉色難堪到極點,還是咬咬牙:「那天是我壓力太大了,所以看到你休息,心裏不太舒服,一時說了重話,我不是有意的,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裕和一聽就明白了, 不要放在心上,這是要把退圈戰推成是情緒發泄,想要輕拿輕放了啊。

她忍不住心中冷笑,世上有這麼好的事?把她當成原主那個沒脾氣的軟柿子捏是吧。

沒給她接着廢話的機會,原主的黑料,怕是也有於蔓這個落敗炮灰的手筆,裕和對她根本升不起半點同情:「你舒不舒服,我是不知道,不過我現在是舒服了……舒服的很。」

「『生死戰』三個字什麼意思,就算你只有初中畢業水平,也該懂得吧。」

陪在於蔓身邊的田採薇炸了:「舒櫟,得饒人處且饒人,你怎麼變得這麼壞了?大家為了夢想練習了這麼久,你還真要毀了蔓蔓嗎?」

裕和覺得,這些人是真的腦子彷彿有什麼大病。

「是誰像條瘋狗一樣先跑來挑釁我的?是誰口出狂言說要打退圈戰的?又是誰連羞恥兩個字都不會寫,一句『不是有意的』就可以隨便搞霸凌?」

裕和邊說邊冷笑:「你們把我當三歲小孩啊?今天輸的如果是我,你於蔓會這麼好心放過我?你不會藉機毀了我的夢想?」

「……你猜我信不信?……當然,你們要是臉皮厚到想賴賬,我也懶得與小人浪費口水。」

「就是啊於蔓,你倆的賭約全公司都傳遍了,圈內可沒什麼秘密,你現在說不算就不算啦,能不能要點臉?」

旁邊雙手交叉站着,滿臉譏誚的嚴筠兒出來插刀了。因為落選,她正一肚子窩火,看誰都不順眼,逮誰咬誰。

「你還說,嚴筠兒,就是你這個攪屎棍在一直沒事找事,我不就是…壓力…大,所以才…」

於蔓說著說著又哭了,哭聲大到把一些沒走的工作人員都驚動了。

田採薇手忙腳亂又開始安慰她,好姐妹抱團的兩人和嚴筠兒展開了罵戰。

結果把嚴筠兒也給氣哭了……

雙方互相推搡謾罵,算是徹底撕破了臉,留下的人都趕過來勸架,現場變得混亂不堪,還好公司高層已經提前走了。

裕和看着眼前群魔亂舞,聽着刺耳的辱罵和人蔘公雞,太陽穴一漲一漲,覺得自己現在能造完一整瓶降壓藥。她怕再呆下去,這群奇葩又要調轉目標重新盯上她,趁着此時混戰,不聲不響地開溜了。

深井冰才留在這裡陪她們潑婦罵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