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我靠攻略黑化病嬌大佬續命
快穿:我靠攻略黑化病嬌大佬續命 連載中

快穿:我靠攻略黑化病嬌大佬續命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口香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愛吃口香糖 現代言情 米初

【病嬌/黑化/偏執/1v1】米初靠着攻略小世界的人物獲取生命值,本以為完成任務後能安然回到現實中,沒想到……落魄少年:「姐姐,現在想拋棄我,太晚了」偏執影帝:「初初,這一次,你再也逃不掉了」陰暗徒弟:「將我領回去,我就是你的」米初:「你沒和我說他們是病嬌啊!」系統:裝死jpg.米初看着男人眼底滿是佔有慾,瑟瑟發抖Ps:女主可甜可鹽可奶可颯可浪,男主從頭到尾病嬌偏執!展開

《快穿:我靠攻略黑化病嬌大佬續命》章節試讀:

「時之南患者家屬在嗎?」一個醫生走出來。

米初迎上去,「在的。」

醫生語氣有些嚴肅地說道,「患者對芒果的反應極其敏感,這次的劑量少,才沒有造成生命危險,切記任何關於芒果的東西都不能吃。」

米初點點頭,「我知道了。」

其實米初現在心裏還是有點後怕的,畢竟剛才時之南的樣子是真的很可怕。

米初:【破系統,如果男主真的死了怎麼辦?】

系統:【你放心,男主是男主,是受到小世界保護的人,在下一任男主出現之前,男主遇到再困難的事情,都不會有生命危險的。這也是為什麼原主沒有控制劑量,男主也沒有死掉的原因。】

米初:【話是這麼說,可是你對我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傷害!】

系統:【……】

米初走進病房,時之南閉着眼躺在床上,手上在打點滴。

時之南臉上的紅點已經消退了很多。

「幸虧沒事……」米初喃喃。

在病床前坐了一會,米初突然想到了一個人。

米初:【時奶奶是不是在這個醫院?】

系統:【是的。】

米初:【位置給我。】

系統:【你往窗外看,坐在凳子上織圍巾的人,就是她。】

米初看了一眼窗外,記住了位置。

米初:【如果男主有什麼情況,你及時叫我。】

系統點點頭。

米初站在時奶奶的後面,她作為一個陌生人,這麼貿然走過去,正常人肯定會覺得不對勁。

正好旁邊有兩個小朋友在玩球,米初靜靜等着契機。

米初:【時奶奶得的是什麼病?】

系統:【心臟病,問題不大,有合適的心臟源,她身體還不錯,做心臟手術就可以了。】

在球滾到時奶奶腳邊時,米初率先把球撿起來。

溫柔地把球遞給了他們,然後坐在時奶奶旁邊。

時奶奶專註地織着手裡的圍巾。

米初開口,「奶奶,這條圍巾真漂亮。」

時奶奶慈愛地笑了笑,「給我孫子織的,打算今年冬天給他帶上,他很懂事的,現在在上高三呢。」

高三?在原主的記憶里,時之南好像不在上學。

米初壓下心裏的疑惑,和時奶奶繼續交談着。

——

鼻間傳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頭有些痛。

時之南剛醒抬起手,就感覺手背上好像有東西。

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

他在醫院。

米初送他來的嗎?

時之南的眸子微微泛冷。

時之南掀開被子想下床,就被進來的護士制止了。

「你現在身體還虛弱着,先別起來。」

「送我來的女孩子呢?」時之南一開口,才發覺自己的嗓子此時啞得可怕。

「具體去哪裡了我不知道,不過好像去樓下了。」

護士把葯放在柜子上,然後囑咐了吃藥的注意事項就離開了,「這些葯你記得吃,你被送來的時候手裡拿着的葯已經扔了,過期了。」

時間過得真快…

過期了嗎……

去掉這次,時之南只過敏過兩次,一次是第一次吃芒果的時候,一次是時母故意喂的……

第二次過敏的時候,時之南從家裡逃了出來,倒在了路上。

被路過的好心人送去了醫院,過敏葯也是那個時候留下的。

此後,時之南吃東西都很留心,過敏葯也一直沒用上。

原來……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

時之南閉上眼睛,遮住眼裡翻滾的黑暗。

再次睜眼時,又是一片清明。

房間里的刺鼻的味道讓時之南微微皺眉,走到窗邊打開窗,被一幕吸引住了目光。

米初旁邊坐着的老人是誰?

背影很熟悉很熟悉,是奶奶嗎?

時之南的拳頭慢慢攥緊。

在兩人交談的時候,老人的側臉露了出來。

是奶奶。

時之南眼眸里猛地充斥着兇狠。

剛想下樓,就看見奶奶的嘴邊揚着笑。

時之南轉身的動作僵住。

不知米初講了什麼,引得時奶奶哈哈大笑。

米初也眉眼帶笑,細碎的陽光灑在她的臉上,臉上燦爛的笑容像是要把人感化一樣。

時之南的心裏划過一絲異樣。

系統的腦子裡突然冒出來一句話,最美的事情不過是你在看風景,而我在看你。

系統:【宿主,男主在窗邊看你。】

米初嘴角邊的笑容不變,甚至更甚,【嗯。】

時之南深深地看了幾眼,選擇回到床上,沒有下樓。

——

米初回到病房,看着已經醒來的時之南,「你醒了。」

時之南的臉色還是有些蒼白,勉強勾起一抹笑,「姐姐。」

米初還得保持着驕縱的人設,「你怎麼不和我說你不能吃芒果。」

彆扭的語氣下帶着歉意。

「是我的錯,我忘記了。」時之南低垂着眸子。

「哼,我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再忘記。」

說完,米初伸出手給時之南掖了掖被子。

時之南眼裡划過一絲惡意。

你讓我喝了芒果牛奶,我小小惡作劇一下,不過分吧?

在米初捏住被子的時候,時之南不着痕迹地一扯。

米初猛地往床上栽去。

其實時之南算的很好,以這種角度米初根本栽不到他身上。

在栽下去的一刻,米初想起最重要的一個任務,攻略他。

米初:【把我往男主身上栽去。】

系統:【Yes,sir。】

米初的頭栽在了時之南的頸脖處幾厘米的地方。

時之南忍不住悶哼一聲,他也沒想到米初會栽到自己的身上來。

髮絲上散發的幽幽香氣,隔着被子都能感受到的柔軟,在胸口處源源不斷傳來的觸感。

因為突發情況而緊閉的雙眼,微微垂下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吹彈可破的臉蛋……

幾秒後,時之南適時開口,「姐姐?」

米初睜開眼睛,清澈透亮的眼裡還有殘留的無措。

這是時之南第一次在米初的眼裡看見驕縱以外的神情。

時之南的眼睛猛地沉下來。

如果讓這雙眼睛哭出來,該有多好看啊……

時之南在心裏陰暗地想着。

米初似乎還沒反應過來,呆愣了幾秒。

反應過來後,掙扎着想要起來。

在起來的時候,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米初的紅唇輕輕擦過時之南的耳朵。

時之南的身體有一瞬間僵住,抬頭看向米初。

見米初的表情很自然。

是不小心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