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我在病嬌反派懷裡來回橫跳
快穿:我在病嬌反派懷裡來回橫跳 連載中

快穿:我在病嬌反派懷裡來回橫跳

來源:google 作者:你頭髮又掉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起 夏遲妤 現代言情

【病嬌+攻略+救贖+病嬌+團寵+校園】女主沒心沒肺獨自美麗世界1:穿成病嬌反派的白月光(現代)世界2:穿成男主的炮灰未婚妻(古代)世界3:穿成校園文女二怎麼辦(現代)世界4:穿成霸道總裁文里的惡毒女配(現代)未完待續……新手,隨心寫,歡迎大家提建議展開

《快穿:我在病嬌反派懷裡來回橫跳》章節試讀:

手機信號也被屏蔽,我根本打不出電話。

我看着宋晨煜蒼白的臉:「你應該去醫院,你的狀況是不穩定」

「我不會去的」他的目光看向窗外,「我討厭那個地方」

「哦,對了,穆家那個小兒子,你教過他?」宋晨煜忽然問。

「穆楓?怎麼了?」

「他最近惹到我了」他的嘴角微微地勾了勾,「所以我準備讓他吃點兒苦頭」

穆楓一直在想辦法讓穆家再次蓋過風頭正盛的宋晨煜,他的確很有能力,抓住了宋家之前幾位叔叔都在做一些擦邊球生意,試圖以此搞垮宋家。

可是畢竟當初的債早已還清,宋晨煜還親手把那幾個叔叔送進了監獄,宋氏集團的股價只是短暫地跌落了一段時間,立馬就回升了。

這將是穆楓悲劇的開始,也是小說虐點的開始,穆楓一帆風順的人生開始瓦解。

小說里,穆楓養尊處優、勇敢堅韌、專一深情,正直又溫暖得像是冬日陽光,是白安然黑暗生活中的一縷光亮。

而小說中的宋晨煜,卻是那個黑暗中想要把穆楓拽入深淵的人,他強大到穆楓無可奈何,他從不會用真心示人,所有人看到的,都只是他的面具。

「夏老師,你現在的表情很有意思。如果你求求我,也許我可以考慮,放他一馬」

自身難保,明哲保身要緊。

我於是露出一個假笑說:「與我無關」

然後逃離他的卧房,從客廳書架上抽出一本雜誌裝模作樣地坐在沙發上翻了起來。

該死,是財經雜誌。

這裡很大,又是在寸土寸金的江邊頂層,我難以想像宋晨煜花了多少錢在這上面。

所有的一切都透露着錢的味道,甚至在客廳不遠處就有一面牆那麼大的水晶酒櫃,似乎隨隨便便一瓶酒就能喝掉我幾個月的工資。

每到飯點,都會有人將精心烹調的菜送上來,不過都是給宋晨煜吃的清淡菜肴。

他總是隨便挑幾筷子就放下,我真的懷疑他吃飯是為了生存。

「多吃點兒吧?」

他抬眼,很冷地說了句:「你應該知道我現在很疼吧?」

他的左手還掛着水,醫生囑咐說不讓吃止痛片。

「嗯,如果你不讓我走,學校那裡發現我沒上班的話,會報警吧?」

「現在外面鋪天蓋地的新聞都是你和我,學校會不知道嗎?」他喝了一口水,皺着眉頭扶了扶額。

「你要不要躺一會兒,剛剛我看到體溫計,你好像一直在發燒……」

「嗯」

他吃下一顆葯,居然真的閉上眼睛,緩緩地躺下去了。

如果恨我,為什麼還要救我呢?

他此刻已經睡下,睡得很沉,因為藥物的緣故,他幾乎是昏睡過去了。

我看着他放在邊上的筆記本電腦,設有密碼,我看過小說,那個複雜的、幾乎沒人解得開的密碼被我記得一清二楚。

我把電腦從他手中抽了出來。

他雙眼緊閉,呼吸均勻。

我看到他剛剛接收的文件。

很多封,看得我眼花繚亂,都是公司相關事宜的文件。還有很多聊天框。

我看着看着,心忽然沉了下去。

終於明白,他是要利用我,炒起輿論;利用我,給穆家重重一擊。

為男人心疼,果然不值得。

他再怎麼帥,再怎麼好,我也不能忘了他可是反派。他可以隨意地偽裝,可以輕鬆地把我玩得團團轉。

可是這樣,值得他為了我擋下那塊玻璃嗎?一不小心就會喪命。

看到這些,我本來可以停下來,可是我忽然想起,在書裏面,宋晨煜有一個秘密的文件夾,裏面記錄了他的犯罪記錄。

甚至於一些,殺人的細節。

他會不會,已經殺過人了?

我再次看向他。靜靜地睡着,精緻的五官在昏暗的燈光下像是被鍍上了一層邊。

睡着的他,像是一個初生的嬰兒一般無害。讓人想在他的身邊,嗅一嗅他的氣味。

小說里的描述非常細節,我順藤摸瓜,一步一步地,終於在半小時以後找到了那個文件夾。

我的手指停滯住了,深吸一口氣,還是點了進去。裏面別的沒有,鋪天蓋地的都是我的照片。

是在我不知情的狀態下拍攝的,甚至每一張都做了批註。

有一張照片,他做了着重標記:「這一天,她開始不一樣」

我不停地翻着,最開始的一張照片,是夏遲妤在給穆楓補習的照片。

標註是:「穆楓的家教,看起來是一隻很好的獵物」

後面的一張張圖片的標註分別是:「像是一隻白兔的女人,好像並不是那麼簡單。」

「她今天對我笑的樣子,是精心排練過的」

「她是個不擇手段的人,為了生存不擇手段」

「她晚上來見我的時候,像是一隻貓。我不會這麼快碰我的獵物」

「總覺得,差了點兒」

………

到後來我進入這個世界開始的批註:「她變得陌生。我似乎要失去『解刨』她的興趣了」

「她居然,選擇了我?」

「她變了,像是一個陌生人」

「有什麼好像開始牽動我的心情」

「她笑起來很傻,但是莫名其妙地想看她的笑容」

「她又在玩什麼把戲?」

「是我輸了,我想再見到她」

「算了」

「世上會不會真的存在平行時空」

……

我愣住了,都忘了要趕快把電腦塞回他的手中。

直到一雙手把我摟過去。

我吃了一驚,以為要敗露,卻發現宋晨煜只是閉着眼睛,並沒有蘇醒。

他將我拽進了那個溫暖的被窩。

我可以掙脫,可是我很怕他醒過來,電腦的頁面還沒來得及關,我用力地伸長手去點擊那個叉叉。

卻被死死地勾住脖子。

終於,關掉了,呼吸間卻貼上了宋晨煜的胸膛,一股葯和消毒液的味道。

他的衣服很柔軟,他的身體因為有些發燒而燙燙。

我看向窗外,不知什麼時候又下起了雪。

這是c市久違的雪了,一年前在雪地里,他與我告別。

一年後…我看着這頂層才能看到的雪景。

天空很昏暗,偌大的房間燈光是暖而微弱的,很適合睡覺。

然而這個時候他不輕不重地抱着我,我們是這麼親密,像是熱戀中的情侶一般。他的皮膚有些燙,更是灼得我發慌。我的心跳動得快要炸裂開來。

所以,他喜歡我嗎?……

「夏遲妤,我不是聖人」

抬頭,宋晨煜還是閉着眼睛的。

他卻精準地扶住我的後頸,嘴唇壓了上來。輕輕地廝磨着,輕輕地舔舐着,像是在吃一顆柔軟的糖。

他的手從後頸滑落到我的背。

溫熱的手掌在我這裡卻成了一塊烙鐵一般熾熱。

愈演愈烈,似乎已經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

我能聽見自己的心跳快得要跳出嗓子,本來溫暖的被窩此刻居然灼熱得讓我無法忍受。

我終於得以從那掠奪般的吻中喘息時,睜開眼,卻發現他正垂着眼睛看我。

眉眼低垂,似乎第一次看到他這樣溫和的樣子,他理着我的碎發:

「現在不穿裙子了,為什麼?」

「我不喜歡裙子」我想到之前夏遲妤的照片,無一例外,都是一條很顯身材的小黑裙或者各色裙擺,八厘米的高跟鞋,還有珍珠髮飾。

可是自從我穿來後,就基本告別小裙子了,甚至把她一頭黑長直都剪短到了肩膀。

「你這樣更美」

他的喉結滾動了一下,然後突然,把我踹下了床???

「宋晨煜,你幹什麼!!!」

「門鈴響了,你去開一下」

他轉過身,留給我一個背影。

我打開門,忽然一個毛茸茸的東西被丟到我懷裡,然後門又被關上了。

我低下頭,看見一雙玻璃珠子一樣漂亮的眼睛,是貓咪啊,我最喜歡的金漸層。

我跑回去,看到他抱着胳膊看着雪夜的江景,並沒有和我說話。

那隻貓乖乖地待在我的懷裡,蹭着我的脖子,痒痒的。

我於是走到客廳,發現地上已經放好了一切養貓需要的東西。

還有一排衣架,上面掛着最新款的冬季大衣毛衣甚至貼身的內衣內褲。

我怔住了,他這是要長期囚禁我?

不能吧…雖然這裡很貴、很精美,可是我好想吃燒烤、火鍋……

我把貓放進窩裡,去衛生間洗漱。我看到脖子側邊有淡淡的紅色印記,是他親吻後的痕迹。他就像一隻吸血鬼,不僅是親嘴,還有脖子,幾乎親了個遍。

可是我們這樣算什麼?什麼也不算。

根本沒有愛,有的只是佔有和身體的吸引。

腦海中浮現出他精壯、高挑的身材,忍不住擦了擦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