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我在人間找飼主
快穿:我在人間找飼主 連載中

快穿:我在人間找飼主

來源:google 作者:筆陳風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玄葳 現代言情 筆陳風月

【萌寵+救贖+雙潔+拿錯劇本的男女主】,又名《化形後我反圈養了真香飼主》玄葳作為下一代獸神,正式繼任前,被發配到凡間三千界體驗獸生她理想中的獸生:吃喝拉撒睡,再找個乖巧的小弟跑跑腿然而……這些莫名其妙的飼主是什麼鬼?!——曾經,某人還是個小可憐,望着黑夜一臉冷漠:「神?嗤,我從來不信那些虛偽的傢伙」玄·虛偽的傢伙·葳:……後來,他終於成為了那一域至高無上的存在,黑夜亦向他俯首稱臣萬千星辰里,眾生矚目間,他卻只望向她,問得小心翼翼「可不可以,做我唯一的神明?」我不信神,只信你——閱讀指南:1、又美又颯生性懶淡但女友力滿點的女主x可狼可奶容易黑化但更聽老婆話的男主2、有類似於原男女主的存在,不會刻意抹黑3、第一個世界相對慢熱,會交代一些重要設定,需要一丟丟耐心,第二個世界起節奏加快,【劃重點】會越來越甜的!展開

《快穿:我在人間找飼主》章節試讀:

淮嶺一中,高三二班。

正講解試卷的女老師目光又一次掃過某處,抬手扶了扶笨重的黑框眼鏡,突然住了聲。

粉筆呲啦划過黑板,發出刺耳的一聲響,嚇跑了某些瞌睡蟲。

「旋薇,你來說,這道題用什麼公式?」

被點到的女生低低埋着頭,恍若未聞。

「都什麼時候了還開小差!」女老師的聲音帶着明顯的怒氣,「你給我站起來!」

……

玄葳隱約聽見有人在叫自己,聲兒還挺大。

然後身子就冷不丁被誰抬了起來。

她趴在桌子上,費力地睜開眼掃了一圈。

嗯……白牆黑板,一群少男少女正盯着她看。

小場面,不慌。

她淡定地撩了撩眼皮,打了個哈欠。卻見講台上的女人瞪大了眼睛,指着她的手都被氣得微微顫抖。

「旋薇!誰允許你把狗帶來上課的!」

玄葳:……這位老師你思想覺悟不夠高啊,萬物有靈,由教而化,由化而聖,狗狗為啥不能上課呢?想她在神域還給十二生肖上課來着。

玄葳無奈地嘆了口氣。

罷了,她知道凡間有凡間的規矩,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替身體原主背鍋了。

聽上去,這次的原主似乎還和她同名,背就背吧。

打定主意,玄葳低頭掃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了毛茸茸的一片。

那麼,這就是她現在的狗……卧槽!

什麼鬼?

狗、狗腿??!!

——

有些破舊的教學樓後面是片天然銀杏林。時值深秋,落了一地金黃。

林子邊緣的落葉上癱着一隻滿身傷痕的小土狗。

小土狗吐着舌頭,大口喘息。偏偏表情猙獰,十分違和。

玄葳此刻的身體很虛弱,僅僅是從教室那張桌子跳下來再踉踉蹌蹌磕磕絆絆跑到這裡,就像是去了半條命。

神識空間里,她的元神正逮着一隻刺蝟嚴刑拷打。

「刺!頭!我看你是三天不打就皮癢!以前不聲不響拉着我往凡間跑,給我安個病體殘軀也就算了,這回倒好,直接成了狗崽子?!」

【……】刺頭一身刺顫了顫,默默團成刺球,【那啥…我也是奉命行事啊……】

「奉命行事?誰的命?你最好能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不然……」玄葳危險地眯起眼。

【別別別!我說!】刺頭渾身的刺一緊,趕緊又滾遠了點兒,聲音瓮里瓮氣的,【你還記得你喝醉之前頃淵大人說了什麼嗎?】

頃淵?

這老不正經的又在搞什麼幺蛾子?

玄葳努力回想,當時她從酒仙那賭贏了幾壇上好的梨花釀,正喝在興頭上。

頃淵突然跑來和她嘰里呱啦說了一堆話,她壓根沒聽清楚,只胡亂點頭應了一通。

如今再想,只模糊記得「大選」、「歷練」幾個零碎的字眼。

眼看着玄葳的表情從憤怒到懷疑再到迷惑,刺頭便知這個沾酒就瘋的女人是指望不上了。

【大人說,神域大選在即,他有要事在身,會離開一陣子。讓你趁着這段時間多去凡間歷練歷練,待大選之時通過考核,便可正式接替他的獸神之位。】

「大選?大選不是在明年末么?再說了,神域一天,凡域一年,時間還長得很,這麼著急作甚?所以——」

「說!你們到底瞞了我什麼?嗯?」

【沒有!就是、是頃淵大人怕你偷懶,到時候完不成任務……所以才讓你早些出來的。】

這結巴聲兒,一聽就透着心虛,玄葳能信才有鬼了。

從小到大,她什麼時候在修鍊上出過差錯?懶是懶了點兒,可架不住她天賦高啊!

玄葳默了默,卻也沒有繼續追問,只幽幽道:「你倒是最聽他的話。」

【趕早不趕晚,大人也是為你好嘛。】

刺頭輕呼一口氣,可算糊弄過去了,希望大人這次能早些回來吧……

慫刺蝟突然開始發獃,還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玄葳看在眼裡,眸光微閃,若有所思。

須臾才道:「行了!來都來了,說說吧,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刺頭本着懺悔的態度極其詳盡地轉述了歷練的要求。

玄葳自動過濾掉那些諂媚的討好之詞,總結出了中心思想——

獸神歷練=體驗各界獸生

一次完整歷練=成功化為人形

化形首先需要生出靈識,再加以功德和氣運輔助。

她若附身獸體,便是自帶靈識。

行善可累積功德,直至點亮浮屠塔方為圓滿。

此外,還要收集足夠的氣運來引燃蓮熙燈。

「怎麼收集?」

【這個嘛……蹭人家的就行了。】

「為什麼要蹭?不能自己想辦法弄嗎?」從來只有別人討好她的份,如今這是要她去抱人家大腿?

【沒辦法,氣運不同於功德,只有氣運子擁有。】

【你也知道,凡域三千界,每界生靈千千萬。各界自有法則,那些被法則選中來輔助世界運轉的支點便是氣運子。

氣運子各有其長,但經歷的劫數也往往比旁人多。若能撐過去,運道自會越來越旺,否則便會被淘汰,由法則選出新的氣運子來替代。】

這不奇怪,畢竟天底下沒有隻收錢不出力的好差事。

「只要跟着氣運子,就能蹭到氣運?」

【當然不是!暗中尾隨不行,強行碰瓷更不行!必須要得到氣運子的認可才行。如果氣運子中途被淘汰了,你就得從頭再來。

所以你可以幫助他成長,他自身氣運越旺,那你蹭到的也會越多,而且氣運子對世界影響大,如果能讓他多做好事,你還能得到可觀的功德值。】

「幫忙?那倒也簡單。彈彈手指就能解決——」

【咳,那個,剛才忘了說了,大人說,獸神歷練重在體驗,為了防止你用法術作弊,暫時…封印了你的神力……】

眼看玄葳的表情越來越淡,刺頭的聲音也越來越小,【我也被下了禁令,除非你有性命之憂,否則我不能幫忙。不過,要是有了足夠的功德,就可以幻化法術……還有氣運也能給法術加成的!】

玄葳聽罷,突然勾起唇,笑得很是溫柔。

「刺頭啊,跟着我來歷練,真是辛苦你了。為了表示我的感謝……」

刺頭正要鬆口氣——

「我決定讓你試試禿頭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