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小幸運又在芳心縱火
快穿:小幸運又在芳心縱火 連載中

快穿:小幸運又在芳心縱火

來源:google 作者:今天起飛了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今天起飛了嗎 現代言情 禹緋

【甜寵+1v1+雙潔+雙向救贖】位面金牌任務者禹緋突然被告知因為任務時手段過於暴力導致自己霉運纏身,成為新一任掃把星禹緋:一大波國粹輸出……某領導:給你個機會,去任務世界獲得幸運值於是……傲嬌總裁一臉憂愁:死對頭突然對我親親抱抱怎麼辦?禁慾醫生扶了一下眼鏡:聽說你想看我為你發瘋的樣子?痞帥校霸舔了舔唇:我還有個項目想跟你比一比,你敢嗎?展開

《快穿:小幸運又在芳心縱火》章節試讀:

肖弋沒搭理突然開始胡言亂語的禹晏,他將禹緋所有的反應都看在眼底,他的眸光微斂,在細碎燈光的照耀下,竟然顯出了幾分柔和。

台上,禹緋的話還在繼續,「陸星北,既然你已經有了喜歡的女人,我也沒有撿垃圾的癖好,你跟我之間的關係,到此為止。」說著,她輕輕抬手扯下用發卡別在後腦勺髮髻下面的頭紗,結果卻意外地把整個髮髻都扯散了。

禹緋:……

系統弱弱地出聲勸道:「主人,你真的要為了美色拋棄幸運值嗎?你這麼虐氣運之子會越來越倒霉的。」

「閉嘴。」禹緋有些煩躁地說了一聲,她一隻手把頭紗隨手一拋,另一隻手則將本就鬆鬆挽着的髮髻全部散開,讓一頭青絲傾瀉而下,「說不定虐着虐着幸運值自己就漲了呢。」

系統:……

我看你在想屁吃。

禹緋懶得跟他掰扯,她隨手撩了一下頭髮,然後,不再看陸星北一眼,轉身就往台下走去,走到肖弋身邊的時候,禹緋忽然停了一下。

她轉過頭,恰好對上肖弋看過來的視線。

只見禹緋彎唇一笑,「心情不好,想花錢,一起去嗎?」

這話明顯是對肖弋說的。

整個雲城誰不知道,這兩個人只要有其中一個出現在花錢的場所,另一個不超過十分鐘必然出現。

肖弋的兩條腿交疊,聞言抬起頭眸子睨了她一眼,右手食指在膝蓋上點了點,玩世不恭的面容上忽然出現了幾分笑意。

他站起身子,「要不要換身衣服?」

禹緋一怔,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裙子和鞋子,的確不怎麼方便。

但她僅僅猶豫了一秒,然後就搖了搖頭,「不用,出去買一身好了。」

方不方便都是她的事,肖弋只是出於禮貌提醒了一句,既然她有打算,自己自然不會過多地干涉她。

其餘人都被這兩個人的心大驚呆了。

這倆大佬咋肥事兒?

一個剛剛在訂婚現場親眼目睹未婚夫出軌,另一個被冤枉是為了看禹緋丟臉的幕後黑手。

結果現在這兩個人竟然約着要一起出去消費了?

禹母也跟着站了起來,有些不放心,「緋緋……」

「媽,我沒事。」禹緋說話的時候隨手撩了一下頭髮,原本被長發掩蓋住的鑽石耳環在燈光的照耀下,就那麼直直地閃進了肖弋的眼底。

肖弋垂在身體兩側手指微微蜷了蜷。

禹晏也跟着起身道:「媽,後面的場合緋緋確實不適合在現場,還不如讓她出去散散心。」

禹父看了一眼對面欲言又止的陸家夫婦,點了點頭,「阿晏說得對。」

禹母原本就只是擔心禹緋會想不開,可是這會兒也反應過來自己大概是關心則亂,便也跟着點點頭,然後看向肖弋說道:「阿弋,那緋緋就麻煩你了。」

肖弋禮貌地衝著禹父和禹母點點頭,「伯父伯母放心吧。」

肖母見狀走過來小聲叮囑了肖弋一句,「你今天可不許欺負緋緋。」

言外之意就是,禹緋想買什麼,不許再故意抬價了。

肖弋:……

他倒也沒有那麼幼稚。

禹緋跟着肖弋走了。

陸星北追過來想攔,結果被禹晏一拳打在了臉上。

「兔崽子,我看你的膽子很大嘛,嗯?」

陸星北重重地摔在地上,他抬起頭看着那個往日里總是溫潤柔和的禹晏,此刻額角的青筋暴起,黑色的眸子中更是黑的嚇人,嗓音幽冷陰沉,讓他忍不住頭皮發麻。

陸家夫婦想要上前,可是早就被禹晏的朋友們控制住了。

禹晏走過去一隻手提起陸星北的衣領,眼神愈發陰鷙狠厲,「陸星北,我那妹妹,是我們家從小捧在手心裏長大的,別說是我,就連肖弋那小子也只敢讓她多花點錢,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打她的臉?」

說著,也沒興趣聽陸星北狡辯,直接一腳將人踢了出去,隨後,回過頭看着不遠處正在看熱鬧的賓客高聲說道:「我禹晏今天把話放在這兒,如果往後誰再跟陸家合作,就永遠別想踏進我禹家的大門。」

這話一出,陸家人的臉色立刻難看起來,陸星北更是一臉驚懼,他原本努力勾上禹緋,就是為了通過禹緋拿到禹家,可如今不僅禹家沒拿到,還被禹家孤立了?

可他的噩運顯然不僅僅到這裡就結束了。

就在陸星北內心深處一片慌亂的時候,肖父說出了壓倒他的最後一棵稻草,「肖家跟禹家共同進退。」

此言一出,陸父臉上的表情瞬間灰敗下去,一天之內將禹家和肖家得罪的死死的,在雲城,他們陸家不可能再有出頭之日了。

禹緋跟着肖弋一起出了宴會廳,正要上車,肖弋的助理突然快步跑過來,先是跟禹緋打了個招呼,然後走到肖弋身邊低聲交待了幾句。

肖弋聽到助理告訴他的話之後,先是一愣,下意識抬起頭看着助理,直到助理衝著他點點頭,確認消息無誤之後,這才說了一句,「把尾巴處理乾淨。」

助理聞言一怔,但是在目光落到站在不遠處避嫌的禹緋身上的時候,像是忽然明白了什麼。

他點點頭應了一聲,然後快步離開了。

肖弋帶着禹緋上了自己的車,非常紳士地先給她拉開車門之後,自己才走到駕駛室坐下。

剛關上車門,就看到禹緋一邊扣好安全帶,一邊側眸看着他,「認識那麼多年,第一次見你這麼紳士。」

肖弋微愣,隨即也揚唇笑了起來,「認識那麼多年,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你那麼相信我。」

禹緋見肖弋這次對自己的態度比上次好了許多,忍不住有些開心,「鑽石的事你不生我氣了?」

聞言,就見肖弋原本彎起的唇角重新平了下去,臉色也不太好看。

那天他從拍賣場回家之後,也不知道肖母是聽誰說了拍賣場里發生的事,直接嘲笑了他兩天,一邊笑,一邊說「緋緋就是聰明,這一招激將法簡直兵不血刃」等等,簡直把她誇成諸葛亮再世。

肖弋正想諷刺她幾句,可隨着禹緋的動作,再一次看到了被她戴在耳朵上的耳環。

他沉默了一下,然後眉毛一揚,捏了捏眼角,「算了,要是跟你生氣我現在恐怕早就爆血管了。」他隨手發動車子,「走吧,想去買什麼?」

生氣歸生氣,可是卻不會記仇。

就好像他雖然生氣,但還是會帶她出去買東西。

也好像她雖然生氣,但仍然會在訂婚宴上帶着自己送她的生日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