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找到罪犯刷虐點系統
快穿:找到罪犯刷虐點系統 連載中

快穿:找到罪犯刷虐點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琴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罪犯+系統 陸鹿

【懸疑+偏執+病嬌+腹黑+攻略+1v1】陸鹿目睹了一場凶殺案現場,結果被兇手順手給捅掛了然後她獲得了一個系統!但是系統給的任務居然是:穿到各個世界裏,去找到罪犯!然後還要虐他!剛被人捅掛的陸鹿,呵呵吐槽:是我虐他,還是他虐我啊!?然而當陸鹿坎坷的完成一個任務,準備脫離時那個偏執而瘋狂的男人,卻紅着眼,狠狠的說:「招惹了我還想跑?你跑不掉的…」展開

《快穿:找到罪犯刷虐點系統》章節試讀:

陸鹿雖然裝成盲人,但因為她的任務前提是:找到罪犯!

不同於其它盲人,總是待在房間不出去,陸鹿必須要經常出門,好尋找她的目標。

或者說…讓她的目標來找她。

所以,這幾天陸鹿總會在中午出去溜達。

為什麼是中午?當然是中午人多啊,危險性小。

而且…還可以順便出去解決午飯。

又是一天放風回來,出了電梯的陸鹿在門口,又碰到了住她對面,那個叫牡單的男人。

只見他提着一個裝着蛋糕的袋子,正站在陸鹿家門口。

陸鹿卻不能出聲發問,因為她現在是『看不見』的。

所以她依舊跟之前一樣,拿着她的小盲仗敲敲打打的一路探去。

然後又依舊跟前幾次一樣,故意碰到牡單的腳,問出聲:「是哪位?牡先生嗎?」

至於為什麼是前幾次?因為這不是她和牡單的第二次碰到。

這幾天來,陸鹿總能和牡單『偶遇』,對方不是送她下樓,就是幫她提東西,有時候則是和她打完招呼後,一言不發的看着她,也不離開。

這讓陸鹿有點怕他,這個男人,為什麼總是不吭聲的看着她,讓她心裏毛毛的。

陸鹿打完招呼後,牡單的聲音就傳出來。

「嗯,陸小姐。」

陸鹿不想和他周旋,逼迫自己露出自然的笑容:「真巧,牡先生要出門啊?那你先走吧,我也剛好想進家裡休息了。」

不過牡單卻沒有讓開,而是抓過陸鹿的手!

「牡…牡先生!你幹嘛!?」

陸鹿驚恐出聲。

而牡單卻在陸鹿的恐慌中,把他手裡的蛋糕袋子,放到了她的手上。

陸鹿雖然知道是什麼,但還是要假裝不知道的問:「這是…什麼?」

牡單看着她說道:「是蛋糕,朋友送的。我不愛吃,陸小姐幫我解決吧。」

陸鹿為難的說:「這多不好意思,還是算了…」

「陸小姐不吃,只能扔了。浪費食物不好。」

牡單打斷她的拒絕。

陸鹿:知道浪費不好,你怎麼不自己吃!

陸鹿幾番推脫,但是牡單態度卻很堅決,陸鹿只能接受下來。

告別牡單後,陸鹿進到了家裡。

照例讓系統把家裡掃描了一遍後,把窗帘完全拉好,才放心的把盲仗放到角落。

然後解放了自己,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在看完一集動畫片後,陸鹿才想起了飯桌上的蛋糕。

陸鹿走過去,從袋子里拿出蛋糕,是一個草莓味的。

許久沒吃蛋糕的陸鹿,這時候也有點饞了。

正想打開蛋糕嘗一口,卻突然想到了什麼。

趕緊在腦海里呼喚:「系統系統!」

a6677:「宿主,怎麼了?」

陸鹿指着蛋糕說道:「你能不能掃描的出蛋糕里有沒有被下藥?」

a6677:「可以的宿主,需要掃描嗎?」

陸鹿無語:「不需要我問你幹嘛?」

系統也不計較她的態度,認真的干起活。

過了十來秒後,系統聲音冷冷的說道:「宿主,在蛋糕里掃描出了,苯二氮卓類的藥物成分。」

陸鹿一臉迷茫:「那是什麼?」

系統解答:「你們人類把它統稱為:安眠藥。」

什麼!

陸鹿一臉震驚。

這牡單到底想幹什麼,為什麼要給她一個下了安眠藥的蛋糕!?

陸鹿後怕的問系統:「系統…這牡單不會,不會就是那個殺人狂魔吧?」

想葯暈她,把她綁走,還是…直接…

陸鹿緊張的咽了咽口水。

系統:「這個不好判斷,建議宿主不要隨意下結論。萬一選錯了,可能會影響後續發展。」

陸鹿點頭表示同意:「好吧,你說的對,要小心判斷。」

系統:「建議宿主把大門反鎖好,以防夜裡被人闖入。」

陸鹿快速地點頭,急忙跑去大門,小聲地反鎖起來。

但是還是不放心,搬來一個凳子靠在門上。

後面又反應過來,凳子根本擋不住。

於是去工具櫃里,翻出了搬家時,房東送的門阻。

仔細的安裝好在門後,陸鹿才放心的去把蛋糕弄碎,扔到馬桶里衝掉了。

深夜

門窗緊閉的黑暗房間里,陸鹿正夾抱着一個枕頭,安靜的沉睡着。

突然!

陸鹿猛地睜開了雙眼,帶着驚恐的雙眼朝大門的方向看去。

她聽到了…密碼鎖傳出了滴滴的聲音。

那是密碼或者指紋不正確的提示!

腦海里呼叫着:「系統大大…你,你在嗎?」

系統清冷的響起:「在的,宿主。」

雖然是沒有情感起伏的機械音,這個時候卻帶給了陸鹿一絲安心感。

陸鹿稍微冷靜了下,對系統說道:「系統,你能檢測到外面的是誰嗎?」

系統:「檢測人物功能,需要宿主離目標在兩米內。卧室距離大門的距離是4.86米,該功能無法啟動!不過…本系統猜測,可能是牡單。」

陸鹿咬着唇。

這個猜測很有道理,畢竟牡單下午才給了她一個,有着安眠藥成分的蛋糕。

陸鹿聽着大門處,又傳出來的滴滴聲。

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對方沒有密碼和她的指紋,是開不了門的。

誰知道,她才剛剛慶幸完,大門處就傳出了密碼鎖成功開啟的聲音。

「咔!已開鎖。」

智能密碼鎖,響起了它被成功開啟的人音播報!

陸鹿立馬眼睛瞪大!

雙手緊緊的抓住被子,甚至已經有些輕微的發抖…

腦海里,她聲音哆嗦的問系統:「系統,怎麼辦怎麼辦,被打開了!」

系統毫無起伏的聲音,安撫着她:「宿主,請冷靜!」

陸鹿想說她冷靜不了啊!

大門被從外門推開,卻受到了阻礙。

那人又試探地推了幾下,大門被推阻的撞擊聲,在黑暗的房間里,格外的刺耳…

推了幾下後,就安靜了下來。

沒一會,智能密碼鎖的人音播報出:「嗒,已落鎖。」

或許是推阻門的聲音太大,對方怕吵醒陸鹿,或者是怕吵醒其它住戶,就放棄了。

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陸鹿就不知道了。

雖然對方沒有成功進入,或許也已經離去。

但是陸鹿這一晚,還是沒有睡着,失眠到了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