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這個宿主多少有點野
快穿:這個宿主多少有點野 連載中

快穿:這個宿主多少有點野

來源:google 作者:橘色日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橘色日落 現代言情 蘇季綿

【有CP+快穿+甜寵+女強】蘇季綿意外死亡被炮灰系統綁定,系統要她穿越三千世界滿足各個炮灰心愿,才能復活為了復活,蘇季綿答應了開局出手不凡反將男主送進局子里踩縫紉機之後更是穿越三千世界解救自閉少年,救贖病嬌炮灰,阻止反派黑化……硬生生從新人菜鳥搞成滿級大佬只是……大佬偶爾也會有煩惱自閉少年小心翼翼揪着衣擺:「綿綿,別走我害怕……」病嬌死死抱住:「綿兒,我不准你離開我!」反派大佬更是將其壓在身下:「今晚,你獨屬於我一人……」最後,蘇季綿看着越來越偏離的劇情索性放飛自我了展開

《快穿:這個宿主多少有點野》章節試讀:

系統被蘇季綿這番話震了下,它以前也不是沒有帶過宿主,但是從來沒有人這樣說過......

很多人都把這個當成個遊戲來玩,動不動就要求系統開外掛,導致自己半點本事沒有,逆襲全靠它這個金手指,哪天它沒在了,這些人分分鐘活不過半個世界。

又作又愛得罪人,覺得自己就是天選之子,是男/女主,自命非凡,但事事都靠它這個系統。

現在出現了蘇季綿這樣一股清流,系統覺得自己抱上了大腿!迎來了事業的巔峰期!

以前它績效總是墊底,現在它覺得它非常可以!

系統被狠狠的激勵到了,勢必要為自己的績效拼上一把。

【宿主你說的沒錯!我一定會好好輔助你不會拖你後腿的!】

蘇季綿:?

這傻系統又在腦補什麼?

蘇季綿表示跟不上系統的腦迴路。

把杯子里的水喝完,走到窗邊望了望外面的天空。

月亮早已高高掛起,旁邊還有幾顆星星作伴,並不孤單。

窗外人來人往,但與她無關。

其實在她心裏也覺得這是個遊戲,但哪怕是個遊戲,她也會拼盡全力的去玩,尊重這個遊戲,她不想輸,也不會輸。

「系統,看下沈瑾辰被救出來了沒。」站着思考了一會,蘇季綿突然出聲詢問。

【收到!】

系統在光屏上快速的操作一番【宿主,沈瑾辰已獲得救援,定位到現在地址在某酒吧。】

蘇季綿微微挑眉:「哦?還有心情去酒吧?」?

既然不能讓沈瑾辰好過,怎麼可以讓他這麼有興緻呢?自己不去砸場子怎麼說得過去呢?

蘇季綿說行動就行動,不一會就到了沈瑾辰所在的酒吧。

看了下這招牌,明顯是有特殊癖好才會來的地方。

是的,沈瑾辰是個變態,上輩子原主死了後,他一時改不過來,也會來這種地方尋求「安慰」,蘇季然並不知道這些事情,到後面沈瑾辰才慢慢改過來。

「呵,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蘇季綿活動了下手腳,氣勢洶洶的走了進去。

「小姐您好,請問是有邀請函嗎?」

一進去就被前台攔了個正着,蘇季綿淡定的看着前台沒有說話,倒是前台被她看着有點慌。

畢竟來這裡的有可能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或者是某勢力大佬,他一個小小前台根本得罪不起,但是......這裡有規矩,硬着頭皮也得上。

蘇季綿在心裏盤算着直接闖進去的可能性有多大,卻被系統出聲阻止了。

【......宿主我知道你武力爆表,但是咱還是低調些哈,沒什麼是錢辦不了的!】

「我沒錢。」

【宿主任務成功的積分可以換錢,逃離沈瑾辰的任務算你完成了,獲得5積分,1積分可以換算一百萬,宿主是否要換算?】

「換。」

【已為您開啟換算積分服務,扣除1積分,現金已到賬宿主請查收!】

「嗯?到賬了?」

蘇季綿看了看自己兩手空空的手,不知道錢到哪裡去了。

【宿主伸進口袋就可以拿的到啦!】

蘇季綿伸手進自己口袋,果然,摸到了一沓錢。

嘖,這麼神奇的嗎?

抽出這一沓現金,在前台面前晃悠了下:「可以進嗎?」

前台嘴角微微抽搐,表情有些崩。

什麼玩意?這人口袋能裝這麼一大沓錢?

驚訝歸驚訝,但有錢不拿是傻子,接過去數了數。

越數越覺得不可置信,悄悄看了眼蘇季綿的牛仔口袋,就是想不通三萬五到底怎麼裝進去的?

不過這是客人自己的事情,她也不能過問,更何況這個客人看起來極其囂張。

「可以的小姐,這邊為您安排一個包廂。」

蘇季綿抬手制止了她:「幫我查個人。」

前台:「......」

這人怎麼回事!?

莫非正宮來抓小三!?

沒等前台腦補完,蘇季綿修長的指尖夾着一張名片,輕輕放到桌面,指尖點了點。

前台看了下上面明晃晃寫了三個字:沈瑾辰

「額......不好意思小姐,這邊不能泄露客人隱......」

還沒說完,蘇季綿又從口袋抓了一把錢放在台上。

「夠嗎?」

前台不說話,蘇季綿又抓了一把。

繼續不說話,繼續抓......

「夠了夠了!」前台急忙制止住這個喪心病狂不把錢當錢的女人。

雖然他們這裡是不能泄露客人**,但是......錢到位了啥都好說。

前台拿紙和筆唰唰的寫下了包廂號拿給蘇季綿。

蘇季綿看了眼跟前台答謝,然後又氣勢洶洶的找人去了。

在蘇季綿走後,前台看着台上的錢,有點腿軟。

她是真沒見過這麼花錢的人。

蘇季綿按照紙上的號碼,走到對應包廂,為了避免弄錯了,她不選擇踹門,而是選擇敲門。

「進!」裏面傳來一個弔兒郎當的聲音,蘇季綿推門而入。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衣衫不整的男人摟着兩個衣着暴露的女生摸來摸去,看臉並不是沈瑾辰。

莫非那個前台給了假的包廂號?

蘇季綿又抬頭看了眼包廂號,對得上。

「喲,來了個小妹妹啊!誰叫的啊?」男人看見蘇季綿便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着。

「嘖嘖嘖,這也不太行啊,除了顏值還可以,身材太乾癟了!」說完還捏了下旁邊身材火辣的女人:「還是你好~」

女人嗲叫一聲:「哎呀~討厭啦~」

叫完挺了挺胸還不忘一臉得意的看着蘇季綿

蘇季綿就面無表情的看着,可他們已經情不自禁的想要開始做不可描述的事情,蘇季綿及時制止。

「沈瑾辰在這裡嗎?」

「喲,老辰叫的啊!」男人一臉玩味的看着,朝裏面的房間叫了一嗓子。

「老辰!你叫的人到了啊!趕緊領走!」叫完又自顧自的跟懷裡的人玩了起來。

蘇季綿覺得有些辣眼睛,轉身不去看。

過了一會房間的沈瑾辰出來了,穿着襯衣和西裝褲子,還有點人模人樣,不過看到他鼻青臉腫的豬臉蘇季綿心裏就一陣暢快。

「蘇!季!綿!」沈瑾辰一出來就看到這個該死的女人站在這裡,心裏的怒火熊熊燒起,咬牙切齒的念出她的名字。

「沈總近日過得可好?」蘇季綿並沒有在意沈瑾辰的怒意,反而微笑看着沈瑾辰詢問。

不過在沈瑾辰眼裡,這個微笑就是挑釁了。

「呵,你可真是不怕死啊!還敢來我面前晃悠?」沈瑾辰克制着自己的怒意。

「為什麼不敢呢?」蘇季綿認真的問,搭配上她的表情,頗有些「天真爛漫」。

「你!」沈瑾辰剛想說什麼,就看到旁邊沙發上的人停止了動作往他們這邊看來。

沈瑾辰住了嘴,伸手拉着蘇季綿進房間,蘇季綿並沒有拒絕,後面傳來男人的調戲的哨聲。

將蘇季綿拽進房間後,沈瑾辰抬手就想掐住蘇季綿的脖子,被蘇季綿反手扭住手腕。

「啊!」手腕傳來的刺痛感讓沈瑾辰不由的叫出了聲。

「看來我還是下手太輕了啊,讓沈總認為我是你想掐就能掐的人呢。」蘇季綿說著手又用了力。

「蘇季綿你他媽放開我啊操!」沈瑾辰想甩開蘇季綿的手,卻使不上力,只能無力的叫嚷着。

污言穢語出口成「臟」,沈瑾辰被蘇季綿皺眉踹了一腳,才消停了會。

「沈總是上次教訓得還不夠嗎?」蘇季綿涼涼的看着沈瑾辰的豬頭臉。

沈瑾辰咬牙切齒,眼裡冒火。

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還敢跟他提上次的事情!上次他都丟了那麼大的臉了,她是怎麼敢的!

兩人僵持着,這時候房間床上的人動了。

一個女人拿着被子遮擋在自己面前,可以看出來渾身**並沒有穿衣服,睜着濕漉漉的眼神驚恐的看着這兩人。

蘇季綿又看了一眼女人,可以看得出來有女主的幾分樣貌。

「滾!滾出去!」沈瑾辰對着蘇季綿沒辦法發脾氣,只能對着床上的女人撒脾氣。

女人被沈瑾辰突然的吼叫驚了下,手腳抖得厲害,哆哆嗦嗦的穿好衣服撒腿就跑。

「沈總還是一如既往的窩囊啊,只會拿女人撒氣。」

「蘇季綿!」沈瑾辰氣到青筋暴起,雙眼瞪大還可以看到紅血絲,可見他這幾天睡得很不安穩。

蘇季綿滿意的點點頭,他睡得不好那自己就安心了。

「你到底想幹嘛!?」

蘇季綿甩開沈瑾辰的手,慢條斯理的從口袋拿出一條絲巾擦了擦,就這個動作也被她做得極其優雅。

「沈總這眼神怎麼還不好使了呢?這不明擺着找你麻煩呢嗎?」

沈瑾辰:......

大概是蘇季綿說得太理直氣壯了,沈瑾辰一時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來。

《快穿:這個宿主多少有點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