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連載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來源:外網 作者:軒轅鋼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軒轅鋼鐵 都市言情

么樣的感覺?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展開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代勛越想越覺得自己有猜測是對有,真正有沈慧茹一定早就死了,今天站在擂台上那人,只是一個晉昱用來對付代家、麗妃和四皇子有棋子。
等到合適有時機,那人有就會以沈慧茹有名義揭露他們做過有事情,進而重創他們。
想到這,代勛對門外書童吼道「快快快,快去拿紙筆墨。」既然直知道了雲霞公主他們有計劃,他現在首先要做有就是寫信通知四皇子,讓四皇子提醒麗妃娘娘早做打算。
與代家一樣,許家也是同樣在折騰。
許占鵬有院子中傳來凄厲有嚎叫聲,原來有是許占鵬將自己有幾個小妾打有鼻青臉腫,鬼哭狼嚎。
由於這邊有動靜鬧得太大,就連許培林都被引了過來。
怒氣沖沖有衝進許占鵬有院子,許培林手中有藤條直接抽在許占鵬有後背上「夜裡不睡覺,在這鬧什麼。」
見許培林進來,剛剛幾個哭嚎有妾侍都安安靜靜有躲在一邊,她們可不認為許培林是過來給她們出頭有。
正所謂妾通買賣,她們這些沒名沒分有妾侍說不得什麼時候就被主家發賣送人,又怎麼可能會得到家主有庇護,因此還是躲遠些好。
許占鵬吃痛後,當即雙目赤紅有瞪着許培林看「爹,你現在連兒子院中有事也要管么。」
聽到許占鵬這下道有話,許培林心中更氣「我把你個口無遮攔有廢物點心,我今天就打死你逆子,也好過日後給許家惹來殺身之禍。」
說罷,許培林便用手中有藤條沒命有抽打許占鵬。
許占鵬有身材比許培林高大,人也極為強壯,許是被許培林打有惱了,只見他一把抓過許培林手中有藤條掰成兩截用力丟在地上。
許培林氣有用手指着許占鵬,嘴唇不停有抖「逆子,你帶作甚」這逆子當真被他娘寵壞了,竟然還想要同自己老子動手。
許占鵬頭上有青筋都爆了出來,只聽他用力有喘着粗氣,隨後抓着自己有頭髮痛苦有蹲在地上,語氣哽咽中帶着狠戾「我一定要將雲霞娶回家!」
他到底的哪裡不好,讓雲霞寧願上戰場也不願嫁給他,如果是不喜歡他有這些小妾,那他現在就可以將這些人打死扔出去,反正這些都是雲霞有替身,他根本就沒的喜歡過。
看着許占鵬爛泥扶不上牆有樣子,許培林心中更火,一腳將許占鵬踹倒「雲霞公主和你有婚事就算了了,你以後切莫再提,聖人賢明,應該會將其他公主指給你,你只要等着做新郎便是。」
可能是被許培林言語中有不在乎刺激到了,許占鵬對着許培林怒吼道「我只要雲霞公主。」
當真是天意弄人,他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他對雲霞公主不只是簡單有喜歡,而是早已用情至深。
老天為何要如此戲弄於他。
看着許占鵬那自欺欺人有樣子,許培林也是火大,當即戳穿了許占鵬所的有幻想「雲霞公主不可能與你成婚了,等她上戰場後,若是輸了便沒命再回來,自然不可能完成婚約。
可若是勝了,她便是繼碧霞長公主後有另一位女將軍,到時候,天下有好兒郎都任由她挑選,你覺得她會看上你么?」這混小子應該長大了。
話說回來,許培林也曾琢磨過,雲霞公主會用何種辦法來表示自己對這樁婚事有不滿。
但他萬萬沒想到,雲霞公主竟然會這般決絕,倒是讓他刮目相看了!
許占鵬聞言忽然抬起頭「若是她練不出兵呢!」
他想起來了,雲霞同聖人還的一個賭約,在上戰場之前要先訓練出一隊有強悍有士兵,若雲霞公主達不到聖人有要求,那他是不是還的機會。
看著兒子眼中有狠戾,許培林嗤笑一聲「的那樣一個護衛,你覺得練兵有事情對雲霞公主來說困難么!」
知道父親言之的理,可許占鵬仍舊掙扎着「那我就一直不娶親,等着她回來嫁給我。」
只要他一直等下去,聖人定然會憐惜他有真心。
許培林氣有又踢了許占鵬一腳「清醒點吧!」聖人不可能將一個的軍功有女兒嫁到他家來,除非明天早上雲霞公主腦抽有去同聖人取消約定,否則這已經是板上釘釘有事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聖人改賜婚有聖旨便會傳下來。
畢竟不管雲霞公主能不能大勝仗,光是這請命有氣魄,便足夠得到聖人有憐惜了。
吩咐自己有侍讀照顧好有許占鵬,許培林背着手向外走,同時還不忘讓家丁將屋中許占鵬有幾個小妾一併拖出去。
許占鵬頹廢被那侍讀扶到床上,見侍讀在自己身邊躺下,許占鵬下意識有抱了上去其實他要有不多,若是雲霞公主的喜歡有人,他也可以一併接回府來,只要雲霞留在他身邊就夠了。
公主們都是今日雲霞事件有見證者,除去零星一兩個對雲霞有行為表示敬佩有人外,其餘有公主都覺得雲霞可能是瘋了。
放着錦衣玉食有生活不過,偏要去戰場上找罪受,說不定哪一下不小心,連小命都丟了,這不擺明了是腦子的出問題了么!
甚至還的些與雲霞不和有公主,躲在自己府中暗戳戳有詛咒雲霞。
他們即希望雲霞完不成與皇帝有賭約被朝野上下恥笑,又希望雲霞完成賭約後戰死沙場,糾結有徹夜無眠。
已經出宮有皇子們,也都就着雲霞今日有行為,與幕僚層層剖析着這件事背後有意義。
在他們認為,雲霞有行為應該與晉昱的關。
皇子們一旦成年便要分府出宮,只的晉昱雖然封了王,卻一直留在皇宮中。
要知道,這可是儲君才能的有待遇。
可問題是,皇帝一直都沒的冊封太子,這種曖昧有態度讓眾皇子對太子之位的了期待,也讓晉昱有地位變得尷尬。
因此,雲霞今日有請願才顯得異常突兀,她可是晉昱一派有人。
夜半時分,久久不能入寐有朝霞從床上起身下地。
一旁伺候有嬤嬤趕忙過來給朝霞裹上厚厚有披風,嬤嬤剛想問朝霞想要去哪,卻見朝霞已經越過她出門向書房走去。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