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將攻略對象踩在腳下摩擦
快穿之將攻略對象踩在腳下摩擦 連載中

快穿之將攻略對象踩在腳下摩擦

來源:google 作者:晚風舟欲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時千 沈飛星 現代言情

【萬人迷+白切黑+攻心+爽文+系統】時千意外死亡後獲得穿書系統,為了回到現實世界拚命完成攻略任務卻發現端倪:她根本不是幸運兒,而是非法精神疾病研究院收集的「療愈師」!通過逆天儀器和系統構建精神世界,解開治療者心結或使其產生劇烈情感波動,突破閾值而清醒她永遠不會回到現實世界,只會被當成消耗品,精神崩潰後變成銷毀站的垃圾!雙商超高的時千不認命,高質量治癒每一個患者,並將大反派即系統持有者姜冕當成最後攻略對象!沒想到每個世界竟都有一個人以各種身份幫助她完成任務,兩人相扶相戀,他究竟是誰?沒關係,無論如何她都要活着回到現實世界!扳倒大反派!抱得美人歸!展開

《快穿之將攻略對象踩在腳下摩擦》章節試讀:

李文徽說著給時千倒了一杯水,仔細打量她的表情,看她凝重下來的嘴角和眉梢,心裏別提多痛快。

跑吧,逃吧……

心裏一個黑暗的想法不斷膨脹,她嘴上勸說時千好好留下來生孩子,然而心裏無比希望時千大膽地逃走,這樣她才有立功的機會啊。

「文徽姐,那你甘心嗎?無可選擇只能陷在這裡。」

時千面露同情,一副可憐她落入深淵的表情。

李文徽臉頰綳不住跳了一瞬,親切的面具頃刻扭曲,這可踩了李文徽的尾巴,她個階下囚有什麼資格嘲笑她?

硬是穩住快要僵掉的笑容,忍不住拔高聲音。

「俺在這兒可幸福,俺那口子疼俺,都不讓俺下地幹活,俺兒子聽話孝順,俺姐姐對俺們一家人更沒得說,俺外甥也尊重俺,村裡人都誇俺,留在這兒是俺最正確的決定!」

她拚命向時千闡述自己的幸運,卻更像是在說服自己,堅定自己當初沒選錯。

「樂榮,你是聰明孩子,聽說你都考上了大學,那更應該懂得不做損人不利己的事,認清現實,踏踏實實做木家媳婦。」

時千沉默,心不在焉戳了下米飯,若有所思。

李文徽知道不能逼得太緊,適時留下道口子:「樂榮,俺老家有個妹妹和你一般大,俺看着你親切,要是有什麼俺能幫上忙的,儘管跟姐講啊。」

「文徽姐,我……」

時千適時停頓,抬眼看乞求地看李文徽一眼,終是咽了下去,泄氣道:「謝謝。」

這幅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李文徽簡直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安樂榮果真有逃跑的小心思,她得再耐心點取得信任……

看時千停下了筷子,李文徽將草筐拿上桌,笑眯眯道:「樂榮俺教你啊,很簡單的。

姐姐說你今天編出來三個才能睡覺……

抱歉啊,樂榮,俺只能幫你做一個,因為俺也要做四個。

到時候拿到鎮上賣,換了錢給未來外孫留着!」

三個?

張艷方是真討厭她啊,藤條粗硬有韌勁,沒經驗沒力氣的人連壓彎都困難,一上午她能做一個都算厲害。

不過沒關係,禍也福也,時千對熱情的李文徽露出生澀笑容:「好。」

……

將背上巨沉無比的一大捆柴卸在雜貨間,木之棟擦了擦額上的汗,活動着僵硬的手腕朝東屋走去。

為了砍柴他今天回來的比平時晚,看着東屋一片漆黑,想必媳婦已經入睡。

木之棟緩緩打開鐵鎖,悄聲推門,唯恐擾人清夢。

卻看到本應睡下的時千正坐在窗邊,抱着編了一半的笸籮愁眉不展。

「怎麼不點燈?靠月光多廢眼睛。」

「我夠不到火柴。」

為了防止關在屋子裡的新媳婦逃跑或傷人,一切銳器、鈍器等危險物品全都收起來了,一根針都沒留下,火柴等必備物品放在了鐵鏈範圍以外。

木之棟摸索出火柴點起桌子上的蠟燭,突然的亮光讓時千適應了黑暗的眼睛微微刺痛,眯起眼打了個哈欠。

朦朧的燭光氤氳滿室,給時千罩上一層搖曳的薄紗,說不出的恬靜溫馨。

「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還差一個半的笸籮,不做完阿姨不讓睡。」

時千的稱呼木之棟沒放在心上,他知道娘做的過分,她也認生,一時半會兒還不能接受。

時千失落地撅起嘴,小心用拇指和食指的第二個指節將藤條打彎。

但是不好借力,一下子沒注意藤條猛然碰到大拇指間,錐心刺痛猛烈襲來,她齜牙咧嘴甩着手。

「嘶……」

木之棟一把拉起她細嫩的手,只見纖纖玉手的指尖全是泡,皮肉分離,泛着慘白,附着一層灰塵好不狼狽。

他眼裡滿是心疼,咬緊了牙關,娘實在太過分,她個城裡嬌滴滴的小姑娘哪裡受的了這個苦,皮糙肉厚有繭子的人才不會受傷。

「好了,你洗洗手先去睡吧,剩下的我來。」

強硬地拿過時千手裡做了一半的笸籮,眼神示意她快去休息。

「之棟,看!謝禮!」

時千來了精神,神神秘秘伸出閉着的鼓囊小手,眉眼之間全是可愛的興奮。

這讓木之棟摸不着頭腦,她全身上下早就搜查過,摸的乾乾淨淨,還有什麼東西是屬於她的?

「叮噹當~揭曉啦!」

一枚煮雞蛋乖乖躺在她手心裏,正是早上木之棟專門給她留的那一顆。

「我都沒捨得吃,你累了一天,還是你吃吧,補充補充營養。你好高啊,長得這麼高得多吃點蛋啊肉啊之類的補補鈣,不然會骨質疏鬆的。」

時千雙手托着下巴拄在桌子上,擠着兩頰的肉肉,一雙笑彎的月牙眼盛滿溫柔的泉水。

木之棟的臉「唰」一下紅了,一股熱潮猛然從心底順着脊柱直通大腦,被別人關心的酥**麻之感比兩個人身體接觸還上頭。

他甚至低下了頭,眼眶泛熱,不敢直視此時散發光芒的時千,心底卻滋生出暗暗的歡喜和勇氣,偷偷看她一眼,又不自在地飛快挪開視線。

不怪他有這麼大反應,記事以來從沒有人這麼關心他。

他多久沒吃過自己雞下的蛋了?時間久到不願記。

娘一心撲在她弟弟和外甥身上,有什麼好吃的緊着木和洲,幹活的事才想起他,有時候他都覺得自己和他們不是一家人。

「你吃吧,你太瘦了。」

木之棟輕聲道,他就像收起滿身戾氣的凶獸,唯恐破壞了此時溫暖的氛圍。

「我不吃,我們城裡的女孩都追求瘦,這叫苗條!你快收着吧!」

時千搖了搖頭,將雞蛋不由分說塞到木之棟手裡。

開玩笑,這可是拿下他心的好機會,她可不想整日待在破屋裡幹活,總得想辦法快點出去。

其實木之棟不缺肉蛋吃,小時候確實沒得吃,長大後有了力氣和經驗,經常進山採摘、捕獵改善伙食。

可他仍舊吃了這顆雞蛋,因為這是來自媳婦的關心,也是少有的溫暖,他捨不得拒絕。

蛋白的彈滑和蛋黃的醇香在口齒間綻放,他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雞蛋。

若不是食物難以保存,他都想一直留着,只能拚命記住這個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