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姐的男人姐來寵
快穿之姐的男人姐來寵 連載中

快穿之姐的男人姐來寵

來源:google 作者:魚佳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愉婉 現代言情 黑喵喵

火辣御姐李愉婉,逍遙自在,什麼?池塘!李姐可不屑於這個,在寬闊的大海中自由暢遊,喜歡她,卻得不到她人太多了抱歉了,男人往旁邊走走,我們李姐只是談心不談身可為什麼她這麼倒霉啊喂,潛水為什麼裝備了?不是說好是專業的嗎?淦!完啦,死翹翹了,豪宅、美酒、帥哥……咦?快穿系統炮灰組,這是啥?「滴滴滴,綁定成功……」我還沒同意呢,這叫強買強賣,啊,不對,不讓我回原來世界?好吧,我簽展開

《快穿之姐的男人姐來寵》章節試讀:

雖說李愉婉所在的公司也沒有多少資產,並不出名。但位置還是在離市中心較近的地區。而李愉婉所住的出租屋,為了省錢,則在城的邊緣。故而需要打出租或者坐地鐵去上班。

本來李愉婉是想打出租的,可是看了看手機里的零錢,心裏慫了幾秒,心裏默念:「要綠色出行,綠色出行。再說,沒準能在地鐵上碰到小哥哥。」

李愉婉坐上地鐵上,清早的地鐵上人很多,大多都是年輕人趕着去上班,手裡提着來不及吃的早餐和公文包。

臨近市中心還有幾站的時候,李愉婉在地鐵上實在熬不住睡著了。身子不小心一歪靠到了一個堅實的肩膀上,猛的一驚醒,轉身連忙對身邊的人說抱歉。身旁的人穿着白色半袖,黑色休閑褲,身上背着一個雙肩包。看着李愉婉向自己道歉,有點害羞的說:「沒事兒,你就剛剛靠過來就醒了。」

看着眼前靦腆的男孩兒,李愉婉來了興趣,說道:「弟弟,你是去幹什麼啊?上學嗎?」

「沒有,我今年大四,出來實習。」人都有熱愛美麗事物的天性,看到這樣一個性感而又美麗的大姐姐同他說話,傅思禮沒有反感,下意識地回答道。

「哦哦,這樣啊,加油,年輕人就應該多奮鬥奮鬥。」

「嗯嗯,姐姐看起來這麼漂亮。,也是年輕人呢。也要加油。」傅思禮趕忙回話。

「啊,哈哈,小嘴真甜,要不加個微信以後請你喝奶茶。」李愉婉聽到有人誇她漂亮,忍不住要加微信。

「好啊,如果漂亮姐姐不介意的話。」傅思禮非常快的答應下來,將自己的微信二維碼亮了出來。

「Ok。還不知道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呢?我叫李愉婉。」李愉婉拿出手機,拿出屏幕掃了一下,發現一個動漫男頭,名字叫sy,心裏想着還真是奇怪的微信昵稱。

「傅思禮,此物最相思的『思』,禮賢下士的『禮』。」傅思禮認真介紹自己。

「親愛的乘客,列車即將到達南淮站,請小心列車與站台之間的空隙……」聽到提示要下車的李愉婉朝傅思禮比了一個ok的手勢,說:「那弟弟下次再見嘍,我到站啦。」

「嗯嗯,好。」傅思禮望着遠去的一襲紅色背影,嘴角微微勾起,心裏帶了一些莫名的期待。

公司

一身職業裝,頭髮盤起的女人,看到李愉婉穿着紅色長裙,沒有穿平常的職業裝,並且發現周圍的男同事都盯着李愉婉,不禁呆了幾分,不悅的怒斥李愉婉:「怎麼回事?穿的一點也不像樣子,還將臉塗的這麼白,嘴上抹的什麼奇怪的東西。又遲到,工作想不想要?」

李愉婉根據原主的記憶發現這個女人是她的總管,為人古板,看不得長得漂亮的女孩兒平常化妝什麼的,要求和她關係一般的女職員一律不準化妝,穿着整齊,必須為職業裝。

如果只是穿職業裝倒也還行,畢竟上班也是一件比較正式的事情。但是平常不讓化妝,連塗一個白一點的防晒都要被女主管批評,這就有點過分了,當初這個女主管知道原主的情況之後,非但沒有同情李愉婉,而是在公司中當眾批評原主說,這就是上學的時候早戀導致的後果,早戀沒有什麼好果子吃,並且男人不出去幹活,肯定和女人有關係,一定是女人太讓男人煩了。

李愉婉據她所知道的情況,這個女人已經35歲了,還沒有對象。難道要要求和她三四十歲了一樣再談戀愛,結婚才不算早戀嗎?大學生都可以結婚了,只要到了合法年齡,還算哪門子的早戀?這種老女人就是看不慣公司里的漂亮女孩兒穿着鮮活一點,將公司里的男員工都吸引,而她自己沒有一點吸引,心裏不舒服罷了。

可偏偏大家又不能說什麼,因為她是這家小公司老闆的親姐姐。平常大家阿諛奉承她都來不及呢。對於她的說話,肯定是遵守的。

原主平時的時候就不擅長客套話,自身又長得漂亮,自然這個女主管對李愉婉平常就看不慣,常常將一些本不屬於原主的活交給原主,更何況只是穿着職業裝,很多男生都被原主吸引,女主管邊覺得原主是故意勾引那些男人。但無奈平常原主都規規矩矩的,自己的工作都會按時完成,也沒有出過什麼差錯。女主管也不好去批評她,當她知道原主和她上大學交的男朋友合租之後,便揪住這一點,在公司例會上開始單刀直入的批評,還將男主不工作的原因怪在原主身上。這也導致原主心情很不好,回到家之後同劉輝說話語氣不好了一些,但還是勸劉輝去工作,結果劉輝不聽,認為原主就是瞧不起他,將她打了一頓,悲憤交加,原主精神恍惚的出了門,結果被車撞了。

這麼說來,女主管也是殺死原主的一把刀,當雪山崩塌的時候,沒有一朵雪花是無辜的。李愉婉輕輕笑一聲,說道:「姑娘我天生麗質,只是摸了個防晒,而且這個防晒也沒有多少美白作用,怎麼姐姐你嫉妒我的皮膚太好了嘛。還有嘴上抹的,只是簡單的唇膏,不會吧?不會吧?這年頭有人連唇膏都不知道嗎?我穿裙子怎麼了?難不成和你一樣,整天像穿的像守寡似的,不結婚是可以的,畢竟每個人都有選擇不同幸福的權利。但是你明明心裏想着要結婚,只不過眼高手低,誰也瞧不上,還不準別人比你好,您這是什麼仇視的心理呀?」

「你……你……工作還要嗎?」女主管氣的嘴哆嗦。

「您當這公司是您家開的呀?說要辭退我就辭退我。哦?不對呀,這公司還真是您家的,對呀,您想開除誰就開除誰,誰都別想認真工作了,反正就是您一句話的事情嘛。來,大家都快恭維着姐姐,誇得好了,沒準就能快速升職加薪了。」李愉婉沒有懼怕,聲音譏諷的說道。

「愉婉,怎麼和主管說話呢?快點道歉。」此時穿着職業裝,身體扁平,嘴唇極厚的女子站了出來,指責李愉婉道。

李愉婉順着聲源轉過去,發覺說話的女子臉皮擦粉擦的要多白有多白,嘴唇還塗了死亡芭比粉。

李愉婉嚇的用手將眼睛趕快捂了起來,連聲說道:「喂,主管,你咋不管管她,就管我。這樣出來都夠辣眼睛的了,為啥她這樣的就可以化妝?我們這些小姑娘就不行啊。」

「你管的多,我說了算。」女主管盛氣凌人,一臉不耐煩的對李愉婉說道,「你趕快滾蛋吧,我們公司不要你了。」

「那工資得結一下吧。」李愉婉想起這個月的工資還沒有結,已經到月底了。打算將原本屬於原主的工資要回來。

「不給不給自己要離開的,哪來的什麼工資?」女主管嫌棄。

周圍的人也沒有說話,彷彿這樣的事情已經司空見慣了。

《快穿之姐的男人姐來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