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我的戀人總是很慘
快穿之我的戀人總是很慘 連載中

快穿之我的戀人總是很慘

來源:google 作者:既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宮冽 幽冥殤 現代言情

【甜寵不虐!孩子寫不了虐文~】‎系統:你想復活嗎?想體驗不同的生活嗎?幽冥殤:不想系統:……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宿主,要幹啥去啊?」「我去報警!省時省力,完美!」「……」這是一個高冷的神尊,快穿後變得沙雕的故事!也是一個小可愛被切片後,變得病嬌的故事!‎展開

《快穿之我的戀人總是很慘》章節試讀:

這個綜藝其實需要嘉賓們做的任務並不多,更多的還是比較偏向於明星們的日常生活狀態,只不過是將生活中的一些點點滴滴向大眾展示而已。

飯碗是張月收拾的,雖說她也是一樣的笨手笨腳,但最起碼是女生,會更細心一些。

當然也有細心的男生,但是就目前在幽冥殤看來,眼前的這幾隻,並不是!反正他是沒有抱任何希望的。

畢竟,這兒的碗,真的不多!

吃過飯後,郁星昊直接癱在沙發上,活像一隻吃飽喝足曬太陽的慵懶的貓咪。

他周身懶散的氣息,任誰都看的出來。

配上他精緻的面容,只會讓人想要把他抱進懷裡揉一揉,親一親!

畢竟太可愛了!這誰忍得住啊!這也太犯規了!

至於幽冥殤,正在用pad處理文件,他是真的很忙。

這樣的綜藝,按說他是不會上的,但是,誰讓郁星昊在這呢!他可是他的任務目標啊!

但是,咱也不知道這位很忙的總裁大人什麼時候才能發現他的平板拿反了,估計很難,畢竟某人的注意力全在某隻貓咪身上!

至於他心裏想的是什麼,誰知道呢?

哦!不對!繁星知道!

幽冥殤:「小辣雞,我決定了!」

繁星看着被自家宿主拿反的平板,心不在焉的問道:「敢問宿主,您決定什麼了?」

垃圾宿主是怎麼做到反着看文件的?這是一種新的批文件的方式嗎?

幽冥殤倒也沒在意:「我決定讓他當幽冥家的主君!是不是很棒!」

繁星:「哦……嗯?您說啥?讓他當主君?」

繁星:「不是,這麼快的嗎?你們才第一次見面誒!」

幽冥殤:「可是他好可愛啊!是一隻小貓咪誒!誰能抵擋得了一隻可愛的小布偶呢?」

繁星:「容我問一句,為什麼是布偶?」

幽冥殤:「當然是因為他好看!」理直氣壯.jpg

繁星: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您是個顏控!在那個時候,您明明不是啊?難道是靈魂不全的原因?

聊完,某總裁繼續盯着小貓咪。而繁星則是在沉思,它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沒做!是什麼來着?

而歲邢正和仰燁打着羽毛球,嗯……在導演組那搶的!

導演組:你個強盜!!!

他倆倒也不怕胃下垂,畢竟玩的如此開心!

洗完碗出來的張月,看着院子里的幾個人。

張月:……

不是,難道就沒人收拾一下客廳嗎???

影帝今天做了飯,不出意外以後也是,郁星昊在今天收拾院子的時候出力很多,那就……

於是,某兩隻精力極其旺盛的就被拎去收拾客廳了。

某影帝:……

某貓咪:……

這……莫不就是傳說中的壓迫感?

看看,兩個大男人戰戰兢兢,委委屈屈的收拾着客廳,而張月則是像監工一樣,抱胸一站,雙目緊緊盯着兩人,壓迫感撲面而來!

好在客廳不算亂,收拾起來倒是很輕鬆,不出一會,客廳便煥然一新。

時間也挺晚了,畢竟的一天,什麼都要收拾,浪費的時間也不少。

於是,大家便也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呸!各回各屋,各睡各覺。

******

幽冥殤與郁星昊回到房間後,大眼瞪小眼,氣氛有些凝滯。

繁星:……這是用意念來對話嗎?這就是大佬的世界?

雖這麼想,但還是提醒道:「宿主,你如果有話要對郁星昊說,可以把攝像機關了的,沒必要……用眼神來交流吧!」

它可是花了錢的,有什麼是它不能看,不能聽的嗎?

幽冥殤:我當然知道可以關攝像,用你說?他只是不知道從哪開始!

將攝像關掉後,他決定直來直往,反正早晚都要說。

「郁星昊,郁家大少,五歲時,母親因病去世,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與你同年出生,換句話說,你的父親在你母親懷孕期間,出軌了。而後,因不願或者說懶得應付繼母與如同繼父般的親生父親,搬出郁家,並進入娛樂圈,但遭到了弟弟的大壓,對吧!」

「你想說什麼?」郁星昊看着眼前的影帝,實在是搞不懂他的目的是什麼。

先不說幽冥殤背後的勢力能量到底有多大,單是他自己的資產都要比郁家高出很多,如若說郁家是普通的豪門,那幽冥殤自己便是頂級豪門。

一個是天之驕子,一個是被弟弟打壓的18線小明星,他實在是不明白,他到底有什麼值得他費心思的!

幽冥殤看着眼前警惕的人,輕笑一聲:「我可以幫你!」

郁星昊挑了挑眉,冷笑了一聲:「你要養我?」

幽冥殤略微沉思,認真的想着,他要追的是眼前的人,首先是把人抓在手裡,但是在追的過程中,當然是他要什麼就給他什麼。

而且,聽說他喜歡演戲,那自己就給他資源。

好像差不多是一個意思,因為根據資產來算的話,確實是他養他,而且養媳婦不是天經地義的么!

想到這,幽冥殤看向郁星昊,非常誠懇的點了點頭。

繁星:……恕我直言,宿主,你不應該在這裡,你應該在動物園,你就是個狒狒!!!

你到底有沒有看到你的追求對象,眼裡的譏諷和悲哀都要溢出來了!您這樣真的能追的到人么?

郁星昊看着眼前認真的男人,心中有些悲涼,又有些諷刺,影帝?商業奇才?都是一樣的骯髒。

幽冥殤看着面前沉默的人,難得有些緊張焦躁,不由催促道:「考慮的怎麼樣?」

繁星,繁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想要提醒道:「宿主……」

幽冥殤:「閉嘴!忙着呢!」

繁星:……¥#%#

^&*%&

最後總結,宿主,你個辣雞!!!

我就等着你追妻火葬場!再管你我就不是人!!!我發四!!!森氣!

~~~~~~~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幽冥殤補充道:「我不會強迫你,一切按照你的意願為準,只不過是多了個靠山而已!」

郁星昊猛地一頓,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那個說要包養自己的人,忽然發現,他們兩個說的好像不是同一個意思。

「都聽我的是么?」郁星昊有些遲疑。

但幽冥殤可不會放棄這個機會,他辣么有眼力見,他看出來他動搖了!

於是,乾脆利落得一點頭,裏面還有幾分迫不及待的意思。

郁星昊眉眼微垂,這件事,似乎無論怎麼想都是自己獲利。果然是個冤大頭。

至於,之後這個人會不會毀約,這個可能完全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因為這個人向來說一不二,既然這麼說了,他便一定會這麼做。

況且,即便他表現的如何不在意,那也只是表現而已!

這個世界上有誰不戴着面具呢?

他終究還是怨恨的,恨那個出軌的薄情男人,恨那個破壞他美好生活的女人,同樣……也恨那個總是給他使絆子的弟弟。

他也曾真心喜愛過這個弟弟,畢竟稚子無辜,但,因為他的兩面三刀,他到底還是怨恨上了。

並且,從未停止過!

「好!我同意!簽個合同吧!」

他不知道他做的決定是否正確,他現在猶如站在懸崖上的賭徒,向前一步,前方是無邊地獄還是極樂天堂,猶未可知!

他卻只能賭上一切,去謀一個未知的結果。

對面這個與他交易的人,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他不清楚。

但,似乎也只能這樣了,他似乎沒有其他什麼選擇!

也或許,他早已認定了這個最快捷的方法,即便是出賣自己!

或許,是太累了!在無休止的怨恨里……

對於郁星昊在想什麼,幽冥殤是不知道的。

但是,他知道一件事,就是他成功了,追妻之路近了一步。(並沒有!!!)

雖然他不理解為什麼要簽合同,但是作為一個合格的追求者,他還是給自己的特助打了電話,讓他準備合同。

繁星:它不太理解,為什麼一個人可以在作死之路上一路狂奔,還這麼高興?!它不理解,但大受震驚!

《快穿之我的戀人總是很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