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我拿的劇本是女主
快穿之我拿的劇本是女主 連載中

快穿之我拿的劇本是女主

來源:google 作者:林江晚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秋 現代言情 秋風

呆萌+笨蛋美人+戲精+虐渣女主VS陰翳偏執+讀心術+高冷忠犬系+綠茶+心機boy男主第一次:女主表面開開心心的拯救男主,心裏一直在吐槽,萬萬沒想到男主會讀心術,男主看着自己的戲精小女友,嘆息扶額還能怎麼辦呢?寵着唄第二次:女主因為穿錯了,生活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說「你只能是我的,不管你的靈魂走到哪裡,我都會找到,所以求求你了,我們不要分開好不好」第三次:一不小心穿成虐文女主是什麼感覺?當然是一腳踹開男主,轉身去抱深情男二大腿啊!某日,某隻小白兔終於可以下床了,還沒蹦躂一會,又被某隻大灰狼誘拐到床上去了「你太過分了,一點道理也不講,你別碰我」「不行的,寶寶,我錯了,別不理我」「寶寶,我們今晚來生個寶寶,好不好,我就知道你也想」「不是,我還沒說話呢,都是你自言自語好吧」自從知道自家老婆是個顏狗以後,那隻大灰狼開始變着法的展現自己的顏值,把小白兔迷得暈頭轉向,再加上大灰狼的某些小心機,這隻小白兔就自己鑽進大灰狼的麻袋裡,自己把自己賣了展開

《快穿之我拿的劇本是女主》章節試讀:

葉秋好不容易裝到放學,一回到家,葉秋就忍不住抱怨,「好累啊!這就和在天界上早朝一樣,累死了。」

葉秋疲倦的躺在床上,什麼也不想管。

小八想多套點信息,反正自己本來也是帶着任務接近葉秋的。

【宿主大大,在天族你是什麼神仙?】

「當然……算了直接跟你說吧,花神,掌管天下所有的小花朵,厲害吧!」

小八也挺上道,直接拍起馬屁【宿主大大好厲害,人長得貌美,哪哪都好。】

葉秋嗓子都有些嘶啞,不情願的去喝了一杯水,拾起衣服進浴室好好洗了個澡。

果然,洗完澡覺得舒服多了!

洗完澡剛出來的時候,就聽見小八的呼喊,【宿主,不好了,不好了,江樹被打了。】

葉秋來不及多想,隨手拿了一件外套就出門了。

路上,葉秋問「你怎麼不早點說?」

小八有些委屈,弱弱的說了句,【我們做系統也是有原則的好吧,不能隨便看別人的身體,更何況還是女孩子,這可是我們的行為準則。】

「好好好,你的行為準則,那你現在告訴我,江樹的具**置。」

【在東巷後面偏僻的衚衕里。】

葉秋一路奔跑,汗水從額頭一直向下流淌,直至順着白皙的頸脖滑進衣服里,葉秋覺得自己這澡洗太早了,白洗了呀!

東巷離葉秋住的公寓有些遠,所以等葉秋趕到的時候,衚衕里只剩下江樹一個人奄奄一息的躺在角落裡,像只被人丟棄的小狗一樣。

連呼吸都極其薄弱,胳膊腿上都是觸目驚心的痕迹,青一塊紫一塊,還不停的朝外冒着血,可憐極了。

葉秋也不知道什麼情況,趕忙上去扶起江樹,「也不知道死沒死?」葉秋嘀咕了一聲。

葉秋晃了晃江樹,「江樹,江樹,江樹,醒醒!」江樹一動不動,沒有回應葉秋。

葉秋沒辦法,只能背起江樹回自己家。

安置在床上以後,葉秋手上拿着葯,有些無從下手。

小八催促道:【宿主,快給江樹上藥啊。】

「我當然知道了,可是他這都是血,我是不是要先給他擦擦身體?」

【好像是哎,那宿主就開始吧。】

「我脫他衣服?那豈不是要看光?」

【額……是吧……應該……宿主大大放心,我看不見,一有這種情況,我的後台會全部顯示馬賽克的】

葉秋真的心裏有句媽賣批不知當講不當講!

也不知道要這個破系統是幹嘛的?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還蠢,只會當個啦啦隊加加油,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葉秋在心裏吐槽了一下。

葉秋還是懷揣着緊張的心脫下了江樹的衣服,葉秋剛開始以為只有那些傷,沒想到衣服里也全是傷痕纍纍,觸目驚心的,不忍直視,青一塊紫一塊的,血已經幹了,開始巴在肉上,葉秋更來不及欣賞江樹身上的完美肌肉了。

葉秋小心翼翼的替江樹清理着,隨後又為他擦了葯。

果然,全身上下唯一一處沒有受傷的地方,就是江樹下面的地方。

葉秋忙累了,就趴在江樹的胳膊旁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江樹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葉秋安靜的睡顏。

這一幕是江樹永遠都不會忘記的時刻。

晨光透着窗帘的薄紗照進來,落在地板上,落在葉秋的身上,落在江樹的心裏。

葉秋彎彎的眉毛被頭髮擋住了一半,長長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紅潤的嘴巴,白皙的皮膚,肯定很軟,手感一定很不錯。

平時張牙舞爪的,現在乖巧的不行。江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裏描繪着葉秋的樣貌,似乎要把她刻進心底里。

見過你的好多面,雖然你不是原來的葉秋,但是現在的你更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那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是為了我才來到這個世界的呢?

為了我就留在我身邊吧!

為了這片刻的安寧,哪怕是用生命作為代價也值了。

歲月靜好,我好像要喜歡你了,葉秋。

江樹在心裏想着。

其實昨晚江樹剛開始沒有昏迷,但是迷迷糊糊看見踏着光的葉秋出現在衚衕口的那一刻,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感到安心,好像自己的靠山來了一樣,之後這才昏迷的。

不一會兒,葉秋也醒了,睡眼朦朧,渾身都散發著慵懶乖巧的氣息。

葉秋看江樹早就睜開眼了,「你醒啦!現在感覺怎麼樣?」

江樹看着葉秋為自己擔心的模樣,心裏暗暗竊喜,於是心生一計,「還是很疼……嘶……」

葉秋連忙扶着江樹,「哎好好,你先別動了,先躺着,好好養傷吧。」

「謝謝你,葉秋。」

「沒事,我昨晚剛好在那附近跑步,碰巧而已。」

心裏則說著:大哥,為了你,我白洗一次澡,而且我還足足跑了二十多分鐘,你還是我辛辛苦苦背回來的,真的累死我了。

江樹就靜靜的聽着葉秋的心口不一。

真是搞不懂這個女生,是怎麼做到心裏和表面上反差這麼大了,真的是表面笑嘻嘻,心裏指不定怎麼罵你呢。

江樹壓抑着笑意,葉秋洗漱好之後去做了早飯。

吃早飯的時候,江樹又以胳膊疼的厲害,沒有辦法抬起來為理由,葉秋只能認命的一勺一勺的喂着江樹。

「等下,我讓清輝幫你請假。」

「謝謝。」

江樹就那麼光明正大的望着葉秋,看的葉秋有些不好意思,臉頰開始微微泛紅。

對於葉秋來說,這場喂飯簡直比酷刑還要難受啊!

葉秋去上學的時候,還特意叮囑江樹,「你好好躺着,別亂動,放學了我帶清輝來看你。」

江樹乖乖的點點頭,表示自己會好好聽話。

學校里,葉秋找到清輝,告訴他,「江樹昨晚受傷了,你替他向老師請個假,他現在在我家,放學等我一起走。」說完,也不等清輝再問什麼,直接帥氣的轉身走了。

清輝這一瞬間感覺,葉秋好像江樹,都是這種冷漠逼人的氣息。

清輝被自己這個想法震驚了,

嘖嘖!恐怖!太恐怖了!

傍晚,葉秋如約帶着清輝回去。

清輝一見到躺在床上的江樹,立馬開始哭爹喊娘,「江樹,你怎麼傷成這樣啊?天殺的,嗚嗚嗚…………」

葉秋只覺得耳邊有隻蒼蠅嗡嗡的飛個不停,默默的退出去做晚飯了。

江樹:「沒什麼,就是一些皮外傷,還沒有傷到骨頭。」

「都這樣了?還沒事?誰幹的?你怎麼沒打電話給我?」

「是東巷那個刺身店老闆的哥哥,我也沒來得及給你打,好在他們忌憚東哥,所以才沒有打死我。」

「他哥哥?找你報仇的,你放心,等你傷好了,我陪你去把場子找回來,先養傷,先養傷。」

葉秋推開門,面不改色的說:「吃飯了。」

吃完飯,葉秋執意將清輝送下樓,饒有興緻的問:「你想不想給江樹報仇?」

「當然想了,你有辦法?」

「給我一根棍子,結實耐打的,我帶你去給江樹報仇。」

清輝臉上立馬露出質疑的神色,「你會打架?沒聽過呀!」

「笨蛋,沒聽過,不代表我不會,懂了嗎?」

清輝知道拗不過葉秋,就叮囑說:「那好吧,我暫且相信你,等會你也可以站在我後面,我會保護你的。」

葉秋沉默不語,一個勁的趕路。

心裏想的卻是,大哥,你沒搞錯吧?

你居然想要保護我?這要是被天上那些老頭子聽見不得笑掉大牙!

咦!不能想,不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