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作精宿主她被偏執大佬盯上了
快穿作精宿主她被偏執大佬盯上了 連載中

快穿作精宿主她被偏執大佬盯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黃心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姜 黃心咕

【1v1●高甜】蘇姜掉臭水溝淹死了,為了自己的一世英名!為了復活而崛起!系統強行綁定後穿梭於各個世界為自己收集氣運…………【讓反派放棄女主找到真愛】蘇姜表示:放棄女主還不簡單?分分鐘給你表演傷透女主的心,至於真愛,大不了姐天天催他找女人…………【鼓勵男主當上影帝並且給予物質上支持】蘇姜表示:沒關係男主,我會努力「賺你舅舅的錢」,掏空你舅舅的家產都成…………【讓主角光環爆棚的廢材女主逆襲失敗】蘇姜表示:這還不簡單?搶你風頭!占你機緣!你賣慘我賣慘大家一起賣慘好了…………【用瑪麗蘇劇本徵服豪門圈】蘇姜迅速念台詞找感覺,「姐知道你喜歡姐不好意思說,沒關係,這五百萬你拿着,酬勞是愛上姐」…………【跟替身虐文的霸總白頭偕老】蘇姜表示:替身就替身吧,你把我當替身我也把你當替身,你跟你的白月光幸福美滿,只要不桃我腎一切好說…………【改變自身糞土形象,美化在修真界的名頭】蘇姜表示:一切OK,這個重生黑化的徒弟,你願意幹啥幹啥,要丹藥你想要就全拿走好了,請不要擋了我的風頭,裝x會更符合我超高的格調…………剩餘n個世界…………展開

《快穿作精宿主她被偏執大佬盯上了》章節試讀:

為首年輕俊朗的男人蹲下來,一雙桃花眼眨的好似要勾魂一般,待瞧着蘇姜懵線的狀態情緒失落下來。

「我是榴槤啊師父,您竟然忘了我了?」

他說著眼中聚集起眼淚,聲音越來越低,哽咽的說道:「當初還是您帶我修行的。」

「這是個榴槤精,嚴格上來說並不能算您徒弟,您當時是拒絕收徒的。」系統特意充當解說給她分析狀況。

蘇姜心道這原身還挺厲害,迅速換上懵懂,繼而換上平淡為真的語調。

「我自醒後,以前的記憶已經想不起來了。」

「就算你是不是我的徒弟又有什麼……」

「當然有關係,沒有當初的您現在的連棲什麼也不是。」

榴槤精聲音越發的哽咽起來,見她這麼多年終好不容易承認他這個徒弟了,哪兒能這麼輕易地讓她走。

雖然不是什麼正當手法,但這也算是答應了。

「都愣住幹什麼?還不快叫師祖。」

說罷還不忘讓身後的幾個人叫人,生怕又丟下他這個徒弟跑了。

「師祖好。」

幾人異口同聲,還非常尊敬的鞠了一躬。

重點是其中還有那麼兩位,都已經略顯白髮了,比她實際年齡還要大總,歸會有些心情怪異。

蘇姜略微尷尬的點了點頭。

「師父睡了這麼多年應該膩了吧,我帶您去咱家公司看看散散心。」連棲心情大好欲抱起蘇姜還沒靠近,蘇姜直接化作人形。

「不用了,我自己來吧。」

少女精緻的面龐,在陽光底下有些不真切,墨長的秀髮搭在肩後,腰在衣裙的映襯下更加顯不盈一握。

強烈的光打在眼上,蘇姜不習慣眨了眨眼,隨後上了車。

一路上嘴巴更是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我現在是棲北娛樂的董事長,那邊有好多明星歌手長的都很好看,您喜歡哪個跟我說一聲讓他陪您玩一會兒。」

語氣中的歡喜雀躍像極拉皮條的老闆。

「姜姜還是人家對你好吧,你說變人就變人最主要人家話也沒這麼多呢。」

系統美滋滋的見她煩,喜聞樂見的來抬自己。

實際上倆人都是半斤八兩,互相也差不了多少。

蘇姜懶得理他撐着下巴看向窗外,不過多久便到達公司,不過怎麼對面看着有點眼熟,有點像反派的公司。

連棲一路帶着她走進電梯,她的目光一直在看外面。

本勝券在握公司的人一定能把她吸引,只是有些意外。

他隨着蘇姜的目光也看向外面,只不過一個平平無奇,老跟他當對頭的公司有什麼好看的。

有他好看嗎?有他公司好看的人多嗎?

「你知道孟矜墨嗎?」蘇姜斟酌再三問道。

「嗯,打過幾次交道。」

連棲緩緩扭動脖子,摸不准他這個師父失憶後是什麼脾氣,幾百年未見師父忘了他不說,現在開口就是別人。

師父她問這人類做甚?

「我聽說他今晚要辦什麼宴會,帶我去。」聲音決絕不容他有一絲的拒絕。

想要從反派入手最好的選擇,就是想辦法進宴會。

偷雞摸狗的進去不是她的風格,當然如果有這麼個徒弟直接帶她進去不更省時省力?

「好,師父想去那就去。」

與蘇姜想的反應大不相同,連棲抱着無所謂的態度,師父好奇那就去啊,正正好會會他。

「你不用叫我師父,叫我名字便好。」一聲聲的尊稱聽着她有些心虛,都不大好放寬心的使喚妖。

要是以後有什麼賣隊友的事,她都不好意思賣了。

「嗯…也好,師父若是不願意,那我便叫您蘇姜了。」連棲眼睛笑成了一條縫。心裏泛着絲絲甜意,原來師父就算沒有記憶,也會對他這般好。

數字上升停止。

電梯門打開走廊上,迎面就是蕭季林的大海報。

溫潤如玉跟平時出入很大,他這個人也就只是長相比較這樣性格外熱內冷的很。

連棲不知道她見過又開始狂推。

「欸這個,我跟您講現在可是頂流,大紅大紫拿過五六個影帝的蕭季林,您要是喜歡我就叫……」

「就叫什麼?」

鞍前馬後的一直狂推到辦公室,忘了他讓蕭季林在這裡等他談休假,連棲怔住又快速恢復正常扯起笑就過去。

「沒什麼,這不看看我家姜姜喜不喜歡你,要是喜歡……」

「要是喜歡你就去當拉皮條?」話說到一半被蕭季林搶過,在蘇姜身上上下打量眼底閃過一絲驚艷。

不過美好的事物都帶着危險。

連棲被抓包也不尷尬,嘖嘖兩聲沒繼續搭理他,「您餓了吧,您先休息一會兒我先去給您買飯。」

聲音溫柔的如春日的和風細雨,聽的蕭季林一陣惡寒。

不過注意到稱呼竟然還是用您,讓他憑生好奇,這女人也不過二十齣頭的樣子,何至於連棲這麼客氣。

「你能不能正常點,你現在好像那個欺騙少女的猥瑣男。」蕭季林白了他一眼,忍不住吐槽。

連棲滿不在乎的仰着臉,大聲的陰陽他,「哪裡哪裡,誰跟你蕭影帝一樣啊快奔三了還沒女朋友。」

說罷又對蘇姜說道:

「師父您無聊就先跟這個賤男人聊聊天,要是他欺負您就直接打他。」

「好,你快去吧。」

百般叮囑不放心的才走出去。

房間剩下兩人,蘇姜自在的在辦公室里轉悠,看看這個瞧瞧這個悠閑的不得了。

蕭季林見她沒有搭理他的意思很是奇怪,之前帶過來的女人,不是等連棲走了之後就想跟他熟絡的找話題,要不就是想勾搭他。

「你叫什麼,連總的新寵?」

蕭季林忍不住好奇心驅使,翹起腿看了她半響說道:「這麼漂亮的大美人跟着連總倒是可惜了。」

既然是新寵那就擠掉便好了,這連棲真是一會兒不看就給他找事,那他作為回報也幫他找點事好了。

蘇姜不想說話嗎?她當然想但腦中的嚶鐵子喋喋不休的跟她討論什麼鬼片好看,甚至還有鬼喜歡什麼時候出來。

從一開始的害怕直接麻木了。

「我叫蘇姜,我們見過的。」

蕭季林還在想蘇姜聽着好耳熟,心中以一個大膽的猜測但一個是狐狸一個是人,差距這麼大可能只是重名吧。

兩者之間琢磨不透,直到她說我們見過疑問直接被徹底打下來。

「你!你怎麼……你不是剛成精的小妖嗎?你竟然能變成人了?」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眸。

意識到自己聲音太大怕招到別人進來後小聲的問道。

「誰跟你說我是剛成精的?」蘇姜鄙夷的撇了他一眼嘟着嘴道,絲毫不在意他怎麼看自己。

摁了摁轉椅觸感很柔軟,坐上去轉着圈玩。

蕭季林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電話鈴聲響起,「嗯我沒問題肯定會去,你也得應付。」

剛打完電話連棲就推門而入,手上大包小包的除了一些食盒還有買的衣服。

二十四孝便宜好徒弟十分貼心的為她打開盒子,筷子也擺好在她身前,「您先吃,有什麼需要就叫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