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追!影帝嬌藏的小甜寶懷崽跑了
快追!影帝嬌藏的小甜寶懷崽跑了 連載中

快追!影帝嬌藏的小甜寶懷崽跑了

來源:google 作者:今與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容珩川 現代言情 紀泱柳

紀泱柳出道參演的第一部電影就搭檔當紅影帝容珩川,飾演女主角獲獎無數一舉被封為娛樂圈頂級神顏,國民妖精,人間尤物,天降紫薇星攝像機拍不到的後台,容珩川把她按在牆上親的哭,「寶寶,你以後只給我看,好不好?」出道既巔峰的紀泱柳從此銷聲匿跡三年後,小夫妻鬧矛盾,紀泱柳趁着容珩川不在,離家出走被抓到後,容珩川單手圈住她的腰肢,勾着她的下頜,嗓音沙啞,「寶寶,吵架歸吵架,又不是不愛你了,你跑什麼,嗯?」紀泱泱摸着小腹,「哼!容珩川,你再敢欺負我,我就帶着你的崽嫁你的死對頭!」【隱婚,萌寶,甜寵,雙潔,戀綜,馬甲,腹黑,男主頂流,女主娛樂圈寵兒】展開

《快追!影帝嬌藏的小甜寶懷崽跑了》章節試讀:

「少奶奶不見了。」

容珩川看見這消息的時候,正坐在戛納電影節頒獎台下,鏡頭掃過來,落在他的臉上。

提名最佳男主角的其他男演員全都笑吟吟的,只有他沉着臉,眉頭緊鎖,整個人散發出冷冽疏離的氣場。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起身離開了座位。

國內外的網站都炸了。

#容珩川拒絕領獎離席#

#容珩川戛納最佳男主角#

#容珩川側顏殺#

#容珩川離場#

#容珩川冷臉好帥!#

容珩川離場之後,馬上給他的心肝寶貝疙瘩紀泱柳打電話,他擰着俊眉上車。

三年前,他和小泱泱因戲生情隱婚後,她每天都在家裡乖乖軟軟的等他。

他去劇組拍戲,她除了偶爾探班以外,其他的時間都在他們的愛巢里待着。

她經常調侃她像個嬌養的金絲雀。

而現在……

她居然打開籠子,飛出去了!

黑色保姆車內,容珩川聽着被掛斷的手機,整個人都不好了。

「寶寶不接我電話……」容珩川握着手機,又打了過去。

經紀人弱弱的回頭,「珩川啊,你來戛納之前是不是和弟妹冷戰來着?她是不是生氣回娘家了?」

「不可能。」容珩川手機里傳來暫時無法接通的聲音。

他再打,提示手機已關機。

很好,她故意的。

「她居然關機……」容珩川手機深吸一口氣,「馬上訂票,回國。」

與此同時,紀泱柳蹲在酒店馬桶旁乾嘔不止。

精緻漂亮的小臉蛋因為胃裡翻湧難受,眼裡氤氤氳氳的掛着淚滴,「嗚……」

她今天中午晚上都沒吃東西,不可能吃壞肚子了呀!

「柳柳,你還好嗎?」許喜蹲到她身邊,「我剛剛出去買了這個,你用一下。」

紀泱柳盯着她手裡的驗孕棒,「你覺得我懷孕了?」

「很像孕吐。」許喜小幅度的點點頭,「你和容影帝都結婚三年了,懷孕了很正常吧!」

「快,驗驗!你要是真的懷孕,我可不敢讓你復出參加綜藝,容影帝肯定會削了我!」許喜說完,立刻退了出去。

明亮寬闊的衛生間內就只剩下了紀泱柳。

她坐在馬桶上,梨花帶雨的拆開盒子。

雖然結婚三年了,可容珩川不是在劇組拍戲,就是在去劇組拍戲的路上就連很多電影節頒獎禮他都不去的,讓別人代領。

他很忙,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也不多。

而且他們一直都有避孕的,怎麼會是孕吐呢?

五分鐘後,紀泱柳看着驗孕棒上的兩條杠,懵了。

這玩意兒……

會不會出錯了?

這條紅杠杠看起來不太明顯,應該不是懷孕吧?

紀泱柳一臉茫然的走出去,她泫然欲泣,「好像沒有,又好像有了……」

「我看看!」

許喜看着手中的兩條杠,忽然就很想哭,「是不太明顯,這條杠有點點淺。」

她當初簽約了紀泱柳,她一部戲就搭檔當紅影帝容珩川,名導名編劇,配置逆天,電影不但票房高,甚至讓她拿獎無數,迅速成名,資源不斷,代言送到她手裡讓她挑。

可就這個搖錢樹剛要發揮作用的時候,紀泱柳說她要結婚,老公是個霸道的佔有慾極強的男人,不讓她待在娛樂圈。

三年了!

她等了三年才等到紀泱柳打通她的電話,說想要復出。

可是紀泱柳居然在這個關鍵時候懷孕了……嗎?

懷孕了,復出個鬼啊!

「柳柳,我剛剛買了好幾個,就怕測的不準,你喝點水,再去測測啊,乖。」

許喜遞給她一瓶礦泉水,看着她喝完,拿着幾個驗孕棒,把她推進了洗手間。

幾分鐘後,紀泱柳盯着大理石檯面上的五六個驗孕棒,全都是一深一淺兩條紅杠杠。

「啊——」

怎麼會懷孕呢?

貌似最近只有上個月,她去劇組探容珩川的班,他在休息的時候上了房車。

他們倆在房車裡擦槍走火,就那一次沒有做避孕措施。

她每次探班都悄悄咪咪的,不見外人,更沒有機會去買避孕藥。

「怎麼了怎麼了?」

許喜衝進來。

「啊……」

她看着一堆紅杠杠的驗孕棒,緊緊的握着紀泱柳的手,「真有了,你懷孕了!」

紀泱柳被她小心翼翼的攙扶出去。

忽然就變成了重點保護對象呢?

紀泱柳坐在沙發上,呆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啊啊啊……容珩川!你個混蛋!」

許喜生無可戀的坐在對面,雙手抱着腦袋,恨不得把整個人埋進地板。

完了。

完了。

節目怕是上不了了。

復出無望。

「柳柳,你別激動,你現在是孕婦,要注意身體……」許喜平靜下來之後,坐過去安慰她。

紀泱柳整個人都不好了,靠在許喜身上,「許姐姐,容珩川那麼忙,他在劇組的時間是在家十倍,娛樂圈那麼多誘惑,今天這個女演員,明天那個女演員,天天傳緋聞,我不幹了……」

「他可以在娛樂圈混的風生水起,我也可以,我當初傻,我戀愛腦,我被愛情和甜言蜜語沖昏了頭腦,我以後不想當金絲雀了,我要復出,綜藝我要參加!」

「我也要當頂流!」

「我也要和男明星傳緋聞,我也要讓他生氣吃醋!我要看他當小怨夫!」

「這就是你關機不接容影帝電話的原因嗎?」許喜溫柔的拍拍她,「我回來的路上看了熱搜,你家影帝又拿獎了,但是沒領獎就跑了,高清鏡頭把他冷臉離場的畫面拍的清清楚楚!估計是因為你……」

三年前兩人合作完就結婚了,容珩川就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把嬌滴滴的,剛出道不久,涉世未深的紀泱柳當小貓似的,拐回家金屋藏嬌了。

她好不容易發現這麼一顆好苗子。

可容家在柏城地位,她敢怒不敢言。

甚至都不敢怒。

紀泱柳哼哼唧唧的抿着唇,我見猶憐的掉淚珠兒,「老夫老妻了,他煩了,厭了,倦了,變成大渣男人。姐姐,男人不可靠……」

許喜:「對!靠山山倒,靠水水流,只有靠自己永遠不會倒。但你現在懷孕了,前三個月很重要,乖乖回家養胎吧,復出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說。」

「不!我就要復出!」紀泱柳抹了淚,眼神倔強又堅毅,「我要一定要當頂流!」

等她成了頂流,她就可以和容珩川公開,再也不許別人碰瓷他。

容珩川是她的!

誰都不許搶!

《快追!影帝嬌藏的小甜寶懷崽跑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