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狂梟歸來最新章節
狂梟歸來最新章節 連載中

狂梟歸來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秦塵周馨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塵周馨妍 都市言情

五年前,他是商業天驕,卻被自己的妻子陷害入獄。五年時間,父親遭遇車禍,淪為殘疾,姐夫路遇劫匪,慘遭不測。五年後,他是第一戰神,權勢滔天……展開

《狂梟歸來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
江海市,國際機場。
數千名荷槍實彈的炎黃戰士,整齊排列,腰桿筆直如松,盯着不遠處緩緩降落的一架客機,眼中充滿崇拜與狂熱。
在客機上空,足足上百架最新型y88戰機為其保駕護航。
轟鳴聲響徹天際!
貴賓通道外,站了一群蘇省名流,等待着客機中那位的到來。
一年前,北境告急,雄鷹王國聯合周邊三大王國舉兵百萬,入侵炎黃國土,天臨戰將臨危受命,掛印出征,平定外患,威懾海內外,揚我國威。
最終,他成為炎黃王國開國百年來,唯一一位褪將服,披帥袍的元帥。
「咚咚!」
在眾人的注視下,一名冷漠中年從客機上走了下來。
「影子大人,元帥呢?」
江海市市督上前,恭敬的詢問。
「元帥有令,除金陵市徐家人外,其他人請先行離去。」
影子語氣平淡,說完話後便站至一邊。
眾人嘩然!
不過,無人敢忤逆天臨元帥的話,哪怕心中遺憾萬分,卻也第一時間離場。
沒片刻,一名青年負手而出。
他披着一件軍綠色風衣,雙手背負身後,如龍隨行,貴氣無邊。
「見過元帥!」
徐家家主徐耿走上前去,頭顱低垂,恭敬的姿態,使得他身後的諸多徐家人,震撼不已。
「徐宗師,你可知我為何想見你?」秦塵微笑着問道。
「老朽不知,請元帥明言。」
徐耿同樣疑惑,剛剛離開的一些人,不乏身份地位比他尊貴的,元帥卻獨獨讓他徐家留下。
「二十年前,你在北境當兵六年,創下一套龍拳,傳遍北野。正是因為學了這套拳術,我才打磨出了勁氣,踏上武者一途。現如今,我已將龍拳改善數次,饒是宗師之境也適合修鍊,我將之回贈給你。」
秦塵剛說完,影子便快步上前,遞給了徐耿一本書籍。
「多謝元帥!」
徐耿聞言,一臉激動,連忙躬身拜謝。
「爺爺……」
徐耿身後,徐靈兒皺眉,「天臨元帥擅長統兵作戰,但論及武學造詣,爺爺您不見得會比他差吧?您可是炎黃王國有名的宗師!」
「閉嘴!」徐耿面色微變,連忙呵斥,而後忐忑的抱拳,「元帥,徐耿教導無方,還請恕罪。」
「徐小姐其實說得不錯,徐宗師確實是炎黃王國有名的宗師。」
秦塵微微一笑,旋即朝着機場外走去。
徐耿則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爺爺,難道我說錯話了嗎?」
徐靈忍不住詢問。
「小靈啊,你真以為天臨元帥之所以能成為元帥,只是純粹會領兵打仗嗎?」
徐耿輕嘆一聲,「四年前,他二十三歲時,便已突破至宗師,成為炎黃王國最年輕的宗師了。而在一年前,他已臻至神境。」
「神境?」
徐靈瞪大了眼睛,心臟狂跳。
……
「秦帥,我已經調查清楚了,周鑫妍和程輝現在在清風雅苑餐廳吃飯,我們是直接過去嗎?」
一輛特製的沃爾沃xc90越野車上,影子恭敬的詢問。
「去吧,有些事我也該當面問問他們!」
秦塵靠着椅背,眼裡閃動着絲絲冷光。
他從小在福利院長大,是江海市秦家的一個下人秦軍收養了他。
小時候,他在秦家就受盡了秦家許多子弟的欺負,但他一直忍耐着。
終於,他考上了江海市最好的大學,並且在畢業後創業成功,身價過億,還得到了江海市二流家族周家之女周馨妍的青睞,與其結婚,可以說是走上了人生巔峰。
但好景不長,不知為何,在他新婚之夜時,公司被查出嚴重的偷稅漏稅,而且犯下了一系列的商業罪。
尚未入洞房的他,便鋃鐺入獄,被判五年。
不過剛入獄,他就被北境軍部一個神秘組織帶走了。
五年時間,他從一個剛入伍的小兵,逐漸成為蓋壓諸國的天臨元帥。
五年前的事他早就查清了,一切都是周鑫妍搞的鬼,目的就是為了得到他的公司,而現在他的公司也已經徹底被周家蠶食。
周馨妍,更是和他昔年最好的兄弟程輝走在了一起。
另外,兩天前秦塵結束最後一場大戰,回國後了解家中情況時,竟發現三年前他父親秦軍發生車禍,斷了一條腿。一年前,他姐姐和姐夫晚上加班回家路上,遭遇歹徒,姐夫與歹徒搏鬥時被刺身亡。
現如今,他父親被秦家驅逐,在家幫他姐姐帶孩子,一家人日子過得緊巴巴。
得知這一消息後,他第一時間回到江海市。
這些債,他要一一討回。
不過他也隱隱發現,整件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哪怕是他現在的權力,都調查不清楚。
但那又如何?
哪怕背後有着一隻遮天大手,他也要將這隻手捅出一個窟窿來!
……
半小時後,車子停在了清風雅苑餐廳外,秦塵獨自步入餐廳。
給服務員塞了一千塊錢,他很快打聽到周馨妍和程輝所在包廂,直接走了過去。
靠近包廂,裏面的談笑聲愈發清晰,不乏一些頗為熟悉的聲音。
他直接推開包廂門走了進去。
包廂里坐了六個人,一對年輕男女坐在最中間。
女的姿容絕艷,氣質大方,正是他曾經的妻子周鑫妍。
旁邊的年輕男子,俊朗貴氣,身穿剪裁合體的休閑西裝,臉上泛着燦爛的笑容。
程輝!
秦塵曾經最好的兄弟。
秦塵以前甚至和程輝說過,他的所有東西都可以給程輝,除了女人。
而現在,他的女人奪走了他的一切,程輝奪走了他的女人。
另外四人,秦塵也認識,都是江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
「秦塵?」
隨着秦塵的到來,包廂內的氣氛微微凝固。
尤其是周鑫妍,臉上閃過一抹慌亂,身體下意識的與程輝拉開了一些距離。
「秦塵,你出獄了?怎麼也不通知一聲,我好去接你啊。」周鑫妍訕訕的說道。
「你這麼忙,我怎麼好讓你接去接我?」
秦塵譏誚的笑了笑,目光直視周馨妍,「別的事我不想多說,我只想問你一句,我父親車禍,姐夫被刺身亡,這兩件事跟你有沒有關係?」
「秦塵……」
秦塵打斷了周馨妍,「你別急着否認,這是我唯一一次給你認錯的機會。如果是你做的,你承認錯誤,我會看在曾經夫妻一場,饒你一命。否則後面等我查出是你做的,神也救不了你。」
周馨妍語氣漸漸變冷,「秦塵,那我也告訴你,這事不是我做的。如果你沒別的什麼事了,那就請你離開吧。」
「等等!」
這時,程輝站了起來,笑吟吟的走向秦塵,「秦塵,既然你已經出獄,那有一件事得麻煩你一下。我和馨妍過些天就要結婚了,所以請你有時間的話,和馨妍去一趟民政局吧。」
「去民政局?」
秦塵眉頭微揚。
「現在的你一無所有,根本配不上我,難不成你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周馨妍則是冷漠的看着秦塵,一點兒也不心虛。
「秦塵,我知道你現在心裏不好受,但馨妍說得不錯,現在你剛出獄,一無所有,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不過,看在兄弟一場的份上,我會給你一些補償。」
說著,程輝拿出支票本,唰唰唰的寫了一張撕下來遞給秦塵,「這是兩百萬,足夠改善你一家的生活了。」
秦塵沒有去接支票,目光第一次正式落在程輝身上,「程輝,不知道你是否記得,我曾經和你說過一句話。作為我最好的兄弟,我任何東西,你都可以隨便拿,除了女人。一旦你動了我的女人,我會打斷你的腿。」
「是嗎?那又怎麼樣?」
程輝也被秦塵這話給激怒了,拖出一張椅子,右腳踩了上去,一臉諷刺的說道:「我的腿就在這兒,我倒是要看看你敢不敢把它打斷。」
「這秦塵,真是自取其辱啊!」
「唉,拿了兩百萬開開心心的走人不好嗎?」
「看樣子,是坐牢把腦子坐壞了。」
包廂里的另外幾人都跟看傻子似的看着秦塵,一陣鬨笑。
「咔嚓!」
然而,一道清脆的骨裂聲,驟然響起。
緊接着,便是程輝撕心裂肺的慘叫。
「如你所願,今天我斷你一腿。至於其它的賬,我會慢慢和你們清算。」
秦塵語氣淡漠,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狂梟歸來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