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狂醫豪婿
狂醫豪婿 連載中

狂醫豪婿

來源:google 作者:逆 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柳婉 都市小說 陳風

新婚之日,為妻頂罪入獄!四年後歸來,家產和妻子卻盡落兄弟之手……展開

《狂醫豪婿》章節試讀:

柳婉臉色微微有些漲紅,猶豫少許,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確定!離婚!」

「好!」

得到答案的陳風,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變化,淡淡的點了點頭。

不知為何,柳婉聽到陳風爽快的答應,並沒有覺得高興!

反而感覺,好像有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即將失去了一般,心頭沒由來的一陣失落。

更或者,她認為陳風應該跪下,苦苦哀求着不離婚才對!

「對,小婉,這樣做才對!人往高處走,你和顧海才是一對!」

其他親戚,都紛紛出言支持。

「沒錯,顧少年輕英俊,公司馬上就要上市了,跟了他才是正確的選擇!」

「小婉真是有福氣,等公司上市,就成上市公司老闆娘了,比跟着一個勞改犯強多了!」

噪雜中,柳婉的舅媽站起來,揮手示意大家安靜,而後看向陳風。

「陳風,既然你答應了,現在就和小婉去辦證,一個大老爺們不可能說話不算話吧?」

陳風雙目微微眯起,瞥了對方一眼:「你算什麼東西,我陳風做事,需要你來教?」

一眾親戚中,陳風對這個舅媽印象最深刻!

因為當初她家對柳婉家有恩,陳風將其一家從鄉下弄來,安排了工作問題,甚至還幫她兒子娶了媳婦,買了房子。

而現在,這一家絲毫感激的意思都沒有,反而還翻臉無情,落井下石。

「你……」

柳婉舅媽被懟的臉色漲紅,嘴巴張了張,卻又無言反駁。

陳風沒有理會她,目光收回,落在柳婉身上。

「我陳風說話算話,離婚可以,但……不是現在!」

「陳風,你這是什麼意思?」王麗華聞言,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我知道兄弟的意思!」

這時,顧海走了上來,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根本看不出之前的半分尷尬。

他從懷中拿出支票簿,唰唰填了一番,撕下一張遞到陳風面前。

「兄弟,我理解你的心情!這是一百萬,算是給你的補償,如果不夠的話,咱們還可以再商議!」

有親戚這才恍然道:「哦,我明白了,原來他故意拖着不離婚,是想藉機要錢!」

「真不要臉,這明顯就是威脅!虧得顧少大方,一百萬啊,足夠過好半輩子了!」

「沒錯,小婉和顧少的事情已成事實,你再賴着也沒用!如果愛她,就應該成全她!」

見陳風被眾親戚鋪頭蓋臉的辱罵指責,柳婉眼中閃過一絲不忍,嘴巴動了動,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陳風沒有理會眾人的攻擊,更沒有去看面前的支票,淡淡的盯着顧海:「四年時間,你還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這是,在挑釁我么?」

「不不不!兄弟,你誤會了,我只是想表達一下謝意,順便也想幫幫你。畢竟你剛出來,一切都沒着落,生活有些困難不是嗎?」

顧海連連搖頭,皮笑肉不笑的說:「要不,明天去我公司上班!嗯,就坐你以前給我安排的那個經理之位,怎麼樣?這也算是報答你對我的好!畢竟沒有你,就沒有我現在的一切!」

「這麼說,我倒是要感謝你的好意了?」看着這個昔日的兄弟,陳風嘴角露出一抹嘲諷。

「呵呵,都是兄弟,客氣什麼!」

顧海笑呵呵的,目中透着掩飾不住的玩味。

「還有啊兄弟,半個月後,我準備在新公司上市的慶功宴上和小婉訂婚,來個雙喜臨門,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啊,共同分享一下兄弟的喜悅!」

不等陳風說話,柳婉有些着急的問道:「陳風,你說現在不離婚,那要到什麼時候?」

陳風漠然道:「小雨中毒的事情,查清楚之後!」

提起妹妹,陳風心頭就泛起一絲抑制不住的事憤怒和愧疚。

如果,自己當時不衝動,妹妹何至於被這一家狼子野心的傢伙,殘害成那般模樣。

此話一出,整個大廳瞬間陷入一片寂靜。

幾乎每個人的神色,都發生了變化。

尤其是柳婉和顧海,神情明顯一僵,表現的最為明顯。

「陳風,你妹妹無緣無故中毒,管我們什麼事?要不是小婉一直盡心照顧她,早就去見閻王了!」王麗華色厲內荏的叫道。

「嗯?」

陳風目中寒光一閃,看向王麗華,臉上儘是冰冷。

「你剛說什麼?」

這是王麗華第二次看到陳風露出這種恐怖的眼神,心中不覺一寒,一絲恐懼從靈魂深處浮現,駭的向後退出一步,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又憋了回去。

「小雨的事情,和你們沒關係最好,不然,絕對會承受比她強百倍的痛苦!」

陳風嘴角露出一抹冷厲,語氣寒意凌然。

「還有……」

他瞥向顧海:「忘了回答你,半個月後,我會到場!不過,我有些好奇,你就這麼確定,我會在這半個月內和柳婉離婚?」

「當然確定!」顧海臉上掛着自信的笑容,胸有成竹道:「有錢有關係,任何事情都能做到!兄弟,你應該很明白這個道理,更應該明白,你現在的處境!」

「是么?那拭目以待!」

陳風譏誚一笑,懶得在此多留,提着袋子就要離去。

咚咚咚……

這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有人過去把門打開,一個身形硬朗,精神抖擻的老者邁步走了進來。

「秦老醫生,您怎麼來了?」柳婉看到老者,不由驚呼一聲,欣喜的迎了上去。

「秦老醫生,難不成是名震江州的名醫,秦毅老先生?」

聽到秦老醫生這個名字,屋內眾人紛紛側目,齊齊看去。

「真的是秦老先生!」

秦老經常在公眾場合和媒體上出現,在場的人基本上都認識。

江州醫界有二老,閻王小鬼皆煩惱。

這秦毅就是二老之一,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沒想到今天這個傳奇人物竟然出現在這裡,眾人一時都忘了陳風,爭相起身打招呼。

「沒想到秦老這種名人,今天會過來,真是讓人意外!」

「估計是沖顧少來的,也只有他才有這種面子!」

「是啊,顧少現在風頭正勁,和大人物接觸也很正常!」

聽着眾人的恭維,顧海整了整衣衫,得意的看了陳風一眼,伸出手掌快步向秦老迎去。

「秦老,您的大名我顧海可是如雷貫耳,仰慕已久,今天到來真讓寒舍蓬蓽生輝啊!」

秦老一進門就急切的四下張望,看到顧海伸過來的手,本想出於禮貌握過去,突然眼角餘光看到了陳風。

「陳先生,您還真在這裡啊,可讓我老頭子一陣好找!」

大喜之下,秦老直接無視了顧海,大步向陳風走去。

顧海臉上的表情驟然凝固,保持着伸手的姿勢僵立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