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坤元帝師
坤元帝師 連載中

坤元帝師

來源:google 作者:騎鹿登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東來 騎鹿登峰

在這個百族共生的世界裏,人族已是金字塔的頂端,龐大的帝國之外早已沒了敵人但人族依靠武力奴役百族的時代還能延續多久?頂階功法正在被異族暗中掌握,帝國的基石已經被撼動,叛軍就像野草一樣到處蔓延現在,是人族最後的輝煌?還是……展開

《坤元帝師》章節試讀:

「四少爺,您這次要帶的東西價值不低,還是讓屬下等人陪您去吧?」

「是啊,荒丘草原上各部族魚龍混雜,難免會有些沒眼色的東西。還是讓我等隨行吧!」

「四少爺……」

茫茫大草原與無邊叢林的交匯處,一條寬敞大道自幽深的叢林中延伸而出。

二十餘個身穿制式皮甲的騎兵,正在七嘴八舌地竭力勸說一個黑袍年輕人。

「行了,都別廢話!

上次鱗族人見到你們被嚇成什麼樣子,你們都忘了?

若是在咱們自己的這片巡防區我還能遇到襲擊,那隻能算我倒霉。

都老實的在這等着!

老規矩,我若四個時辰之後沒回來,你們再去鱗族人的村子尋我。

走了!哈~!」

年輕人不耐煩的皺眉呵斥了幾句,隨即一催胯下戰馬朝着草原深處狂奔而去。

初夏的草原上,到處都散發著不知名野花的芬芳。

讓縱馬馳騁的年輕人心曠神怡,忍不住心情舒暢地仰天長嘯了起來。

季東來,這是他現在的名字。

一個在他心裏,總覺得很彆扭、聽起來就很讓人蛋疼的名字。

但是這個名字的身份所代表的,卻是灰石城城主季鎮山所收的四位義子女之一、灰石城衛戎司的北門提督。

更是灰石城方圓百里之地令無數異族生靈聞名喪膽的……浴血狂刀!

隸屬於他所統御的兩千八百城防軍、三百巡查護衛隊的手下們,都習慣性的稱呼他「四少爺」。

其他與之相熟的人則稱其為「東來少爺」以示敬意。

說起來,今年剛過十八歲的他,已經執掌灰石城衛戎司北門提督的職務足有三年的時間。

不過早在五年以前,他還不叫這個名字。

那時候的他,因為突然出現在荒丘野林邊緣且身負重傷,奄奄一息。

被恰好外出狩獵的鱗族人救起帶回村子中。

鱗族人的老村長,想盡了辦法才終於將他救活。

並且在隨後的日子裏,還傳授給了他鱗族人世代相傳的武修功法。

即使現在他已經知道,那所謂鱗族人的秘傳只不過是最低階的末流功法。

但對他來說,那卻是他改變命運的轉機。

當他開始修鍊鱗族武修功法三個月後的某一天。

灰石城城主季鎮山率領五千衛戎部隊,深入無盡蠻荒之中獵殺頂級荒獸十三頭,獲得頂級荒獸血髓晶七塊、荒獸金冠蠻熊幼崽一對、荒獸四紋血翅蛇卵三枚,以及眾多高階荒獸屍體。

滿載而歸。

心懷舒暢的灰石城主率軍返回途中,恰好路過鱗族人的聚居村落,鱗族人自然夾道恭迎。

並請他代替鱗族人獻上他們精心製作的貢品——一件高階荒獸皮製作而成的精美皮甲。

灰石城主沒想到在這個小小的異族村落里,竟然會有一個修鍊資質極為優異的人族少年存在。

待他問明原由,得知這少年乃是被鱗族人自荒原中「撿」來的,不由大為驚訝。

隨即暢快大笑幾聲,詢問少年可願做他第四個義子。

少年在茫然間,被鱗族人暗中催促着恭敬叩拜,算是答應了下來。

自那日起,少年便被要求改姓「季」,而名字則由那個被季鎮山抱在懷裡當時年紀還不足十歲的小女兒季雲昭,指着東面歸來時的荒野,隨意地取名為「東來」。

從此,他就猶如一條被人收養的野狗般,擁有了「屬於他的名字」。

進入灰石城後,變換了身份和姓名的少年,開始真正的接觸到了這個詭異莫名的世界。

同樣的,這也讓他對荒丘草原中的鱗族人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感激之情。

從他被任命為北門提督,擁有了獨立領軍外出巡邏的權利之後,他便每隔十天半個月就會前往鱗族人的村落一次。

或帶些糧食炊具,或帶些狩獵所需的武器裝備。

在灰石城中,這些東西並不禁止流通,甚至是精鐵鑄造的農具都可以隨意買賣。

畢竟在城外蠻荒中的敵人是無窮無盡的荒獸,而非擁有文明的敵對勢力。

今天也是如此。

季東來給鱗族村落帶去的,是幾捆由中階荒獸腳筋製成的弓弦。

為了在灰石城的武者坊市裡淘換出這些弓弦,他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心思。

畢竟這種堪比正規軍制式軍用裝備的弓弦,尋常人根本想買都幾乎沒人敢賣的。

也就是季東來仰仗着身為灰石城衛戎司北門提督的名頭,以及城主義子的身份,才有資格僅僅只花費了一百多金幣就買了下來,並且輕鬆的帶出城外。

『有了這些弓弦,老村長應該就可以放心讓村民們去荒丘野林里狩獵低階荒獸了吧!

要湊齊今年所需進獻給灰石城的貢稅,想必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季東來一邊面帶微笑地迎風催動戰馬飛奔疾馳,一邊在心裏慨嘆地嘀咕着。

『灰石城早有規定,凡能進獻十枚完整的中階血髓晶或者一枚基本完好的高階血髓晶的部族村落,即可免除五十年貢稅。

若非老村長不願意將當年我留下的那顆高階荒獸的血髓晶拿出來,鱗族村子又何必這麼辛苦的每年都得冒險去狩獵荒獸,去積攢那些低階血髓晶!

還說什麼替我保管?

我的命都是你們救回來的,又何必跟我客氣呢?』

『再說,當年要不是阿圖什拉大叔他們幾個,冒死把我和那高階荒獸屍體從荒丘野林邊緣背回來,我也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得到那顆高階血髓晶啊!

唉,可惜這些話我都已經跟他說了無數遍了,他卻就是不聽。

真是服了這個倔強的老頭子了。』

正當季東來心中暗自腹誹着鱗族老村長的時候,在前方極遠處出現的幾個黑影讓他不由得一皺眉,催動戰馬逐漸降低了奔跑的速度。

雙方相隔尚有至少十餘里,即使季東來現在已經達到了中等武者的實力,其目力早已遠超尋常的普通人,卻也依舊無法分辨出那些身影的種族身份。

戰馬在他的操控下已經逐漸開始慢步小跑,恢復着體力。

遠處的那些身影卻在發現他之後,陡然加速朝這邊急沖而來。

片刻之後,兩者間已不足五里。

對面那幾個身影的樣貌在季東來眼中也已經清晰可見。

那是五個身高大約六尺,雙眼狹長且臉頰兩側帶有灰黑色絨毛的鼬鼩族人。

這個種族的人與人族外貌差異相當明顯,因其天生的戰鬥力普遍較弱,且對武修功法領悟力相對低下,所以屬於是標準的下等平民階層。

在這莽莽的荒丘草原上,竟然會有五個下等平民族裔騎着高頭大馬,肆意的縱橫馳騁?

要說這也能算是正常,那就真是見鬼了。

以季東來多年領軍剿匪平叛的經驗,根本都不需要思考便已明白其中必有古怪。

眼看着對面的那些身影還在向著這邊狂奔,顯然以它們的實力還根本看不清自己的樣貌穿戴。

『莫不是,這些蠢貨把我當成待宰的肥羊了吧?』

想到此處季東來在心裏啞然失笑。

隨即微微眯起眼睛右手抓住懸於腰後的刀柄,催動體內元氣陡然朗聲大喝道:「灰石城季東來在此,來者何人?

拿出你們的通關令牌舉過頭頂。違者,殺無赦!」

殺無赦……

滾滾如雷霆般的迴音,在天際間飄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