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來客
來客 連載中

來客

來源:google 作者:Zzw皮卡丘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張靳之 陳默

一個平平無奇地追星女娃在一次探班的見面會中失足掉落山底,卻意外穿到了滄海,一個她聽都沒聽過的地方,還一時腦抽給一個和自家藝人長得一模一樣又同名同姓的人擋了一次傷害,她要知道會那麼疼,她鐵定不幹!她以為她遇到的只是一群普通的江湖俠客,實際上個個身份顯赫她以為她遇到的是命定良人,實際上是深淵沼澤她以為的穿越是意外,實際卻是早有預謀她以為她就是個普普通通的追星女娃,實際上,她連人都不是……題外話:這篇文的初衷,是寫給一個我喜歡了七年的演員,男主是他的原型,其他角色都是虛構,劇情也是胡編亂造,不要當真玄幻風,後期會體現出來開頭文筆很爛我知道,因為5年前開始寫的,是的,我居然寫了5年,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後期文筆會慢慢成熟起來的(自我感覺…)最後,謝謝大家賞臉觀看,有Q沒Q的都捧個場,謝謝!(鞠躬)再順便搭一句,算是偽替身吧,結局be!展開

《來客》章節試讀:

「原來有兩個國家啊。」陳默反趴在床上,手撐着下巴。

張靳言點點頭。

「那到底是為了什麼,兩國平息了戰火呢?」陳默疑惑。

張靳言搖搖頭「這個我不清楚。」

她父皇從來沒有跟我們說過,而民間流傳了好多版本,根本就不知道那個是真的,那個是假的。

「那…」陳默正想說點什麼,屋外傳來了悅耳的簫聲,繞樑三尺「誰在吹簫啊?」陳默納悶,問向一旁陶醉聆聽的張靳言。

「我哥哥啊。「

「靳之哥? 」

張靳言點點頭「除了我哥,誰能吹奏出如此仙樂。」

陳默讚歎「真厲害,很好聽啊。」腦子裡自動補腦了韓湘子: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那是,這天下第一公子豈是浪得虛名的。」

陳默更加詫異了「天下第一公子?」這麼厲害?

張靳言狐疑了「你不會,不知道天下三公子是誰吧?」

陳默眨眨眼 她還真不知道「該不會,就是你哥,子逸和莫逍遙吧?」

張靳言一臉你還真不知道的表情看向她。

陳默眨眨眼「不是嗎?」

「不是,天下三公子是,蕭, 琴,瑟,三絕。我哥哥位居第一公子,第二公子是我大哥。」

「你還有大哥?」陳默驚訝了。

張靳言點頭「有啊。」

「那另外一個是誰?」

「另外一個是玄國皇子洛連城。」

「洛連城?皇子,那你倆哥哥挺厲害了唉,能和皇子並駕齊驅。」陳默想了想又問道「玄國姓洛,那顯國呢?」

張靳言沒有思考「顯國姓張。」

「張?」陳默一頓「那不就是你們的姓氏嗎?」

她一愣「啊,是。」

陳默疑惑了「那你們是?」不會真是吧!

張靳言別開臉「天下同姓氏的人多了去了。」

「哦」陳默點點頭,也是,怎麼可能那麼巧「那靳之哥是蕭,你大哥是琴,洛連城是瑟。」

張靳言點頭「其實我哥哥是個音痴,對樂這方面的天賦極高,其中達至巔峰的就是蕭了。」

「音痴?那莫逍遙他們兩個呢?」

「子逸哥哥是武痴,對武學情有獨鍾。逍遙哥哥是醫痴,在醫學方面極具天賦。」

「音痴,武痴,醫痴。三種性格,他們是怎麼湊到一塊的啊?」

「他們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發小啊?」頓了頓「這麼說,你跟子逸哥也是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

張靳言害羞的點了點頭。陳默哈哈一笑「別害羞,愛就要大聲說出來,我支持你。」

她小臉一紅「說?那多難為情啊。」

陳默翻了翻白眼「有什麼好難為情的,愛是要靠自己爭取的,你不試試,怎麼知道沒有結果呢。」

「可是,我畢竟是女子,這種事不是應該是男子主動嗎。」

「真愛面前不分性別,我們那邊女追男多了去了。」

「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啦,我幫你。」張靳言思考了一下,紅着臉點點頭「好。」

陳默嘿嘿一笑「這才對嘛,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追到子逸哥。」

張靳言的臉都快紅透了。

陳默也不逗她了「既然有天下第一公子,是不是還有什麼天下第一美人啊?天下第一才女啊什麼的?」

張靳言點點頭「有。」

陳默一愣「還真有啊?」

「天下第一美人,當屬玄國公主洛傾城。」

「洛傾城?那不就是那誰天下第三公子他妹,還是他姐啊。」

「他妹妹。」 陳默點點頭「傾城,那得美成什麼樣子才能用上這兩個字啊。」

「她的確匹配得上,聽說三十年前顯玄二國還是戰亂時期,顯國已攻入玄國城池勝負已定,當時玄國公主洛傾城和玄國皇子洛連城就站在城池之上鼓舞士氣,兩軍士兵見到洛傾城的那一刻都痴了。她的一回眸讓整片天地都失了顏色。」

「有那麼美,比起你呢?」

張靳言搖搖頭「我可比不上她。」

陳默打量着她,嘖嘖搖頭「那得美到多麼人神共憤的地步啊。不過三十年都過去了,俗話說的話,歲月是把殺豬刀,再怎麼漂亮 現在也該是風燭殘年了吧。」

張靳言狐疑地看着她「三十年前,洛傾城五十多歲,正值韶華,她現在也才八十多歲啊,還未及笄,哪有風燭殘年啊。」

此話一出,陳默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她怎麼忘了,這裡是個逆天的存在啊。

八十?等一下!有個嚴重的問題「那你多大啊?」

「八十一。」陳默眨眨眼,寂靜,寂靜,還是寂靜:八十一,都可以做她奶奶了。

「默默姐姐,你怎麼了?」張靳言奇怪了,陳默冷不防地打了個寒顫,搖頭「沒事,我很好。」八十歲的人叫她姐姐,她有點承受不起。

「就沒有比她美的嗎?」張靳言思索了一下,才點點頭「是有一個,不過我沒有見過。不知道真的還是假的。」

陳默來了興趣「誰?」

「他是移花宮的殿下。」

「移花宮?」陳默一愣,第一反應「邀月還是憐星?」

「邀月?憐星?她們是誰啊?」

陳默張了張口,搖搖頭「沒什麼,他姓什麼?」

「姓花。」

「花無缺啊。」陳默詫異了。

「花無缺又是誰?」

陳默一噎「他叫什麼名字?」

「叫花葬禮。」

陳默眨眨眼,再眨眨眼,確定她沒有聽錯「花葬禮?」

張靳言點頭。

「怎麼會有這麼奇葩的名字啊?」

「奇葩?奇葩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奇怪的意思?為什麼要叫花葬禮啊?」

「傳說,他出生的那一刻,成了百花的葬禮所以取名花葬禮。」

這麼簡單粗暴?陳默納悶「百花葬禮?這是什麼意思?」

「他出生的那一刻,整個滄海大陸的百花都在一瞬間枯萎凋殘了。」

陳默張了張嘴,半天沒反應過來,怎麼有種花千骨的即視感?

「然後呢?」

「傳說自那以後,只要是他出現的地方,百花都會瞬間凋殘,然後新陳代謝,競相開放迎接他的到來。」

「那麼神奇啊!」

張靳言點頭

「哇,那是個什麼樣的場景啊!」

張靳言搖頭「我也沒見過。」

「那他多大啊?」

「沒有人知道。」

「為什麼啊?」

「他比任何一個人都要長壽,所以沒有人知道。」

「你們平均年歲不是五百嗎,怎麼會沒人啊?」

「因為他是神啊。」

「神?」陳默徹底愣了,這怎麼還扯上玄幻了「這世界上真的有神的存在?」

張靳言點點頭「有啊。」

陳默仰頭望天,消化了一下然後開始八卦了「聽說神都是無情無欲的,是不是?」

「應該是吧,我聽說花葬禮無心,所以無知無覺,沒有七情六慾。」

「無心?」陳默打了個寒戰「無心,還能活啊?」

張靳言撇撇嘴,搖搖頭「外界是這麼說的,我也不清楚。」

陳默抿嘴「那他到底有多美啊?」

「見過他的人,都說了,玄國的傾城公主都不及他的萬分之一。」

「那還是人嗎?」陳默沒厘頭的冒出一句,然後又接了一句「對哦,忘了他不是。」

張靳言撲哧一聲笑了,陳默打了個哈欠「你說,要是我讓倬聞哥哥他們三個教我學音,學武,學醫,他們會同意嗎?」

「你想學?」

陳默點頭「我主要想飛,輕功的那種飛。」

張靳言想了想「應該會,我幫你。」

陳默滿意的點點頭,又打了個哈欠「困了困了,睡覺。」

「你要學音/武/醫!」一大清早,三人整齊劃一的說話聲足以敲響沉睡的心靈。

陳默點點頭「我要學藝。」字字鏗鏘有力,足以說明她的決心。

三人面面相覷「默默,怎麼突然想要學藝了?」張靳之問她。

「我想有一技傍身,在這個架空的朝代才能立足啊。」

「架空?」在場四人都疑惑地看着她。

「額,沒什麼。」陳默吐吐舌頭「你們教不教?」

「這…」三人面露難色,面面相覷,陳默疑惑地看着他們,又看向張靳言。

張靳言會意,跑過去拉住她哥的衣服「哎呀哥,你們就教她,這樣以後默默姐姐出去了也不怕被人欺負啊。」

莫逍遙反應過來「我就說嘛,默默怎麼會知道的,原來是你這丫頭煽的風啊。」張靳言

吐吐舌頭,改拉莫逍遙的衣服「哎呀,逍遙哥哥,我這不是在誇你們嘛,是不是?」

莫逍遙呵呵了兩聲不說話,張靳言瞪了他一眼,跑去拉雲子逸的衣服「子逸哥哥,你就教教默默姐姐吧。」

雲子逸輕嘆一聲,使了個眼色「這事,我可做不了主。」

她眨眨眼,恍然大悟:該說動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她哥。

趕緊朝陳默使了眼色,陳默立即會意拉住張靳之的衣角,眨巴眨巴大眼睛,小聲撒嬌「靳之哥哥,你就教教我唄。」

張靳之臉微微有些紅,有些手足無措,輕咳一聲「不是我不肯教,只是不方便。」

陳默一愣「為什麼不方便啊?」

「哎,如果你是男子,我們也沒有什麼關係,只是,你偏偏是女子,我們三個男的教你,總歸還是有些不便的。」

汗,陳默無語了:這見鬼的男女授受不親。

「沒事沒事。」張靳言趕緊打圓場「我可以幫你們一起教啊。」

莫逍遙敲了敲她的腦袋「你教?除了武,你還學會了什麼?」

某人不服氣了「我還會音啊,雖然不及哥哥,可是還是上得了檯面的。」

莫逍遙點點頭「能學得如此不着調,你倒也是極致了。」

「你…」

陳默瞥了他一眼「打他。」

張靳言果然毫不客氣一腳踹了過去,被莫逍遙擋了下來「喂喂喂,她說你就聽啊。」

陳默挑眉「莫逍遙」莫逍遙一噎,連連點頭「聽,聽。」自認倒霉挨了一腳,陳默滿意的點點頭。

張靳言高興地拍拍手,總算有人治得了逍遙哥哥了,看他以後還怎麼欺負自己。

雲子逸同情的拍拍莫逍遙的肩膀,只是那收不回去的嘴角,還有微微抖動的雙肩又一次出賣了他憋笑的行為。

張靳之無奈地搖頭,陳默依舊拉着他的衣角,他承認他招架不住,剛想點頭同意,莫逍遙突然開口「哎,想要我們教你也行啊,你下廚做頓飯給我們吃。」

怎麼說他也得為自己挽回點顏面,陳默挑眉看向他,你丫的!存心找抽是吧,還沒找他算賬呢,他倒是先給她挖坑啊,那駭人的目光,莫逍遙一個激靈突然有些後悔了。

可是,話已經說出來了,沒有收回去的道理。就這樣大眼瞪小眼,其餘三人面面相覷,心裏共同閃現一個念頭:莫逍遙在找死啊。倆人之間的火藥味越來越濃,就在眾人以為陳默會發飆時她居然同意了「好。」

不止莫逍遙一愣,他們三個也愣了。

「默默,是做飯。」雲子逸提醒,陳默一愣,點頭「是做飯啊。」

張靳言發現新大陸「默默姐姐,你會做飯?」

陳默眨眨眼「這個大陸,女人不會做飯嗎?」不可能吧。

張靳之搖搖頭「那倒不是,只是我們認識的女子中就沒一個會做飯的。」

陳默一噎「好吧,我竟無言以對。」你們是在男人堆長大的嗎?看向張靳言「你也不會?」

張靳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搖搖頭「不會。」

陳默無聲的哦了一下,莫逍遙繼續補話「你做的,能吃嗎?」陳默斜睨着他,感情這傢伙是跟她杠上了「放心,吃不死你。」

莫逍遙縮了縮「其實你不用勉強的,只要那件事情作罷我可以無條件教你醫術。」要有多真誠有多真誠,原來打了這個算盤啊。

陳默扯出招牌式微笑「沒事,一點也不勉強。」

莫逍遙沒由來的一陣膽寒,下意識的退後一步。不行,一定要扳回一城「那,先聲明啊,做得不好吃,那事還得作罷,我依舊無條件教你醫術。」

陳默眨眨眼「走着瞧。」莫逍遙一愣,他怎麼覺得他要輸了。

「不過,你得幫我搭把手吧。」這古代的爐灶啥的,她不會用,而且她要好好懲治他。

「要…幹嘛?」陳默不說話,嘴角揚起一抹邪笑。

廚房走起,莫逍遙終於知道她找他幹嘛了,給她打下手,說打下手還是好聽的,他還不如直接把飯做了呢。

「莫逍遙,把菜洗了。」嗯,洗菜。

「莫逍遙,生火。」嗯,生火。

「莫逍遙,把魚洗了。」嗯,洗魚。

「莫逍遙,火太大了。」嗯,降火。

「 莫逍遙…」……

「莫逍遙…」……

莫逍遙知道他錯了,他不該得罪這位姑奶奶的,而其餘的三位,都很自覺的站在廚房門口看着,根本就沒有想要搭把手的意思。又或者,他們在猜測陳默真的會下廚嗎?

莫逍遙就差把菜下鍋炒了「莫逍遙,火滅了。」在要跑斷腿的N次節奏中,莫逍遙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寧可得罪小人,不可得罪女人,仰頭懺悔中。

「莫逍遙。」

莫逍遙一臉疲憊「陳大小姐,你還有什麼吩咐嗎?」

陳默眨眨眼,很誠實的點頭「有,淘米吧。」

莫逍遙擦了把虛汗「請問,我需要直接把飯做好嗎?」

陳默搖搖頭「這個不用了,淘米去吧。」

行,你是老大你做主,莫逍遙認輸去淘米了。

《來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