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狼諜
狼諜 連載中

狼諜

來源:google 作者:狼諜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上官苑 其他小說 趙顯徽

一封書信,經由千萬里;一句言語,顛覆盛世王朝既是信使送去千封信,行遍天下三萬里,看萬世千秋,終是我步逍遙江湖,莫去理會廟堂煩心事展開

《狼諜》章節試讀:

趙顯徽漫不經心走在前面,優哉游哉道:「我勸你還是放棄學劍吧,要想報仇,武夫一怒不過血濺三尺,天子一怒卻要伏屍百萬,血流千里,孰輕孰重還分不清嗎?」

上官苑冷哼一聲:「學了武,至少能站得高,視野開闊,有些事也就能看明白。」

趙顯徽一改懶散模樣,鄭重其事道:「今天過後你要還這麼想,我就認同你的觀點。」

話音才落,三人就被一群地痞流氓給圍了起來。果然因為演武台一事害得這些人沒能將那大刀壯漢的名聲烘托起來這事耿耿於懷,想要一走了之是不可能的。

為首一個左臂紋着猛虎下山圖案的漢子一臉陰森笑容,目光卻集中在上官苑身上。

結果,這些地痞流氓根本來不及開口,一陣轟隆隆的馬蹄聲就遠遠傳來,竟是溱水縣的城內駐軍。

溱水縣的駐軍平時除了在城外巡視,就是駐守在刺史府外,根本不會理會市井百姓的事。今天這些駐軍卻將那些地痞流氓團團圍住,嚇得這些在城裡作威作福的傢伙縮頭縮腦。

那臂紋虎的漢子與刺史府有些關係,就要上前搭話,卻被為首一位披甲將領一刀鞘拍在臉上,整個人摔在地上,滿嘴鮮血。吐出一看,掉了幾顆牙齒。

奈何對方是軍方人物,敢怒不敢言。

將領拍倒地痞頭子,目光卻始終盯着年輕信使,冷聲道:「這位信使,若是有送給刺史府的信,就拿出來吧。」

趙顯徽臨危不懼,竟然微笑着說道:「這信得親手交給刺史大人,萬萬不可轉接他人之手。」

將領也不怒,只說了一句:「隨我來吧。」

隨後調轉馬頭,帶着一行三人往刺史府去了。

……

密州刺史鄭析支,此人的經歷可謂跌宕起伏。繁榮昌盛的大宋王朝頃刻間覆滅,當時就是密州刺史的鄭析支揭竿而起,短短一年就成為了最強盛的起義軍。可惜鄭析支耐不住誘惑,自以為勢力強大,急急稱帝。結果,短短三年就被其他起義軍剿滅。

後來歸降於趙德旗下,大奉王朝建立後再次成為密州刺史。

上官家的突然覆滅,讓鄭析支成為了倆州刺史,汴州與密州儼然有要合併為一州的趨勢。朝堂上自然有人拿鄭析支的過往諫言,說他狼子野心,萬萬不可讓其手握權柄。

然而,不論言論聲多大,這個時運可以說不濟,又可以說氣運加身的人物,終是成為了倆州刺史。

鄭府佔地面積之廣,所耗金銀之巨,堪稱整個大奉王朝除去皇宮與秦王府以外之最。

這座府邸足足佔據了三分之一的溱水縣,從城外引水入城,由地下直接湧入王府,形成白鷺湖。湖水又從鄭府流出,出城後正好灌溉城外莊稼地。

因此,白鷺湖這項工程雖然耗資巨大,卻沒人抱怨。

真正讓朝廷人人諫言的理由,是鄭府所用木材,清一色的一品金絲楠木。

要知道,楠木乃是皇室用木,金絲楠木更是楨南木里的第一等,便是皇宮都很難有完全用金絲楠打造的宮殿,鄭府竟然不論房屋傢具,清一色的極品金絲楠木。

如此奢侈的府邸,已經不是一個貪官能貪出來的,便是傻子也能想到,鄭析支稱帝那三年,必然藏了大量金銀。

奈何朝堂之上再多骨鯁忠臣以死諫言,鄭析支還是鄭析支,榨百姓的血汗錢一天不停,日子過得逍遙無比。

到了鄭府,那些鐵騎就不能入內了,是由一位年過六旬的老管家帶路,領着三人去見鄭析支的。

行走在鄭府,隨時隨地能聞到楠木香,不論視線落在哪,都能欣賞到楠木天生霞光雲海的美感。

饒是見多識廣的上官苑走在廊道上,也被驚訝得合不攏嘴,甚至沒發現已經來到一間書房前。因為沒注意,撞在趙顯徽後背,一陣生疼,卻沒有抱怨,揉着腦袋繼續欣賞天下獨一份的美景。

老管家剛想敲門,書房內已經傳出一道含糊不清的聲音:「進來吧。」

老觀家便讓開道路,一臉虔誠笑容的請三人入內。

推開房門,撲面而來的不是書香氣,而是濃重酒香與肉香。

名義上處理政務的書房其實根本就沒有書,除了一些書架外,就只有一個身材略顯肥胖而憨厚的中年男人每日歡快朵頤。

一如往常那般,長達數米的桌上擺滿了美酒佳肴,一個胖子正趴在桌子上,不斷將食物塞入嘴中,卻好像永遠塞不滿。

胖子身邊坐着一個抱劍男子。有那油膩胖子的旁襯托,這本就相貌不俗的劍客更是好似仙人下凡,既便未出劍,也讓人以為是劍仙人物。

絲毫不顧形象的胖子一邊往嘴裏塞食物,一邊指着桌子,含糊不清道:「幾位客人請坐,到了府上只管敞開吃喝。」

三人入座,卻只有老酒頭一點不顧及的取酒來喝,一點沒有行走江湖的小心謹慎。

胖子好像因為吃東西沒空說話,一旁的劍客便代勞道:「送給大人的信給我就行了,諸位大可在王府好好遊玩幾天。」

自從進府邸視線就沒停留過的趙顯徽依舊打量着周圍,漫不經心道:「這信,必須親手交給鄭刺史。」

胖子伸出沾滿油污的手掌,道:「那就給我吧。」

趙顯徽瞥了一眼那比傳言中肥臃太多的手,毫不猶豫抽出藏在身上的匕首,狠狠刺下,卻響起「叮」的一聲。

劍客武功顯然不低,千鈞一髮之際擋下這一刺。

一直以吞吃食物來掩飾恐懼的胖子再也忍不住,驚叫着跌坐在地後,連連向後爬去,直至撞上一面書架。

李治沒有抽回匕首,目光直直盯着胖子的方向,冷聲道:「大名鼎鼎的鄭刺史,難道還不敢親眼見我一面嗎?」

胖子所靠的書架後面,一位平時穿着太多而被誤認為肥胖的男子緩緩走出,手中提了一柄偃月大刀,丹鳳眸子眯起,陰沉得令人毛骨悚然。

這位真正的鄭析支沉聲道:「什麼時候從二品的武夫都能當雲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