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狼王殿
狼王殿 連載中

狼王殿

來源:google 作者:陳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夕墨 現代言情 陳凡

戎馬高歌,一戰封神!卻突然接到妻子的離婚協議書,五年感情,終將化作泡沫嗎?展開

《狼王殿》章節試讀:

陳凡抱着笑笑,心中五味陳雜,五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記得五年前,他與夏夕墨去海邊看日出,清晨的太陽很美,如同寓意着即將誕生的笑笑。
那時候,夏夕墨靠在他的肩膀上,仰望着晨光憧憬道,以後他們的孩子出生,一定會給她最好的愛,不讓她受到一點兒的欺負。
可是……,如今呢?
女兒被人強迫去疏通下水道,可她呢?
在與他人把酒言歡!
難道這五年我真的看錯了你夏夕墨?
看着面前面營養不良的笑笑,陳凡的心猶如被刀割般的痛,同時發自心底愧疚湧上來。
這一刻,他發誓一定要給予笑笑一切最好的。
「笑笑,這套衣服髒了,我帶你去另外買一套可以嗎?」
笑笑低頭看了看懷裡的連衣裙,即便衣服上發出很臭的味道,但她卻沒有要丟掉的意思。
陳凡皺眉問道:「怎麼了?笑笑不願意嗎?」
笑笑卻出奇的點點頭:「叔叔,謝謝你的好意!」
「這套衣服是笑笑五歲生日,媽媽送給笑笑的,笑笑很喜歡這套衣服!」
媽媽送給你的?
陳凡心中凄冷一笑,這就是你夏夕墨哄騙孩子,然後再去與他人把酒言歡的方法嗎?
「笑笑,媽媽把你丟在家裡,對你不管不顧,甚至你被欺負,她也不管……」
突然,笑笑握着拳頭瘋狂捶着陳凡的胸脯。
「壞人,壞叔叔,我不允許你說媽媽的壞話。

「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媽媽才是最保護笑笑的好媽媽!」
「秀蘭嬸嬸欺負笑笑,媽媽會去跟秀蘭嬸嬸打架,媽媽打不過,笑笑也會跟着媽媽一起去打秀蘭嬸嬸!」
「你這個壞人,我不允許你說媽媽壞話,不然我打你!」
笑笑鼓起氣來,很生氣的瞪着陳凡。
陳凡急忙緊緊抱着笑笑,安慰道:「對不起,笑笑對不起,叔叔不會再說媽媽的壞話!」
「衣服我們不買,叔叔帶你把衣服清洗乾淨,然後我們去找媽媽可以嗎?」
鐵骨錚錚的陳凡在這一刻,竟有點束手無策的感覺。
好在,在陳凡的安慰之下,笑笑氣消了很多。
陳凡帶着笑笑把衣服拿去清洗店清洗乾淨。
之後,他認真了思考了這件事情,或許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亦或者,他想法之中的夏夕墨,和實際上的夏夕墨根本不一樣。
僅憑跟着一位開着很貴很貴的車的人去吃飯,就料定夏夕墨把酒言歡,確實是他太衝動了。
清洗乾淨衣服之後,陳凡從笑笑口中得到夏夕墨的號碼。
編輯了一條信息:孤王,定位到這個手機號碼主人所在位置,需要多久?
孤王:「老大,你終於回我消息了,你不辭而別,宮主很生氣……」
陳凡:「回答我的問題!」
孤王:「老大,至少需要三分鐘!」
「我給你一分鐘時間!」
嘟……
一分鐘後一條信息來到陳凡手機上,江寧市鴻福大酒店505!
酒店?
陳凡皺眉,喝酒都喝到酒店了?
……
與此同時,鴻福大酒店505內!
床上躺着一位腦袋昏沉,意識模糊的女人。
她一身黑裝,五官精緻,皮膚雪白,身材豐盈,卻不失一點美感。
特別是一雙雪白的長腿,修長,圓潤,充滿着誘惑。
她便是夏夕墨。
而地毯上站着一位西裝革履男人。
此時,他沒有第一時間撲上去,而是拿出攝影機,對攝影機情有獨鐘的不斷的調整位置,確保攝影機能夠全方位拍到夏夕墨的模樣。
之後,男子又端來一杯水,把一粒白色藥片放進去,給夏夕墨喂下去。
見過你端莊優雅的樣子,還沒見過你你主動的樣子呢。
沒多久,夏夕墨悶哼兩聲,艱難的睜開眼睛。
「馬主任,你要幹什麼?」
她意識恢復了些,但全身酸軟沒有一點力氣。
「夕墨,你好漂亮,好性感!」
「你知道嗎,前幾天在學校碰到你,第一眼便深深的愛上你!」
「你女兒去陽光小學上學這事,我已經給你安排妥當了!」
「看在我這麼費心費力上,你是不是應該報答我**一刻?」
馬主任嘴裏噴着熱氣:「夕墨,你知道嗎?當你躺在床上,就如同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你的臉蛋,你的身材,你的腿,都是極品!」
「你放心,這麼一件完美的藝術品,我一定好好的疼愛,絕對不會傷害你的。

「當然,你要是喜歡瘋狂,我也可以陪你瘋狂一次!」
「滾開!」夏夕墨瘋狂的掙扎着,但她的四肢根本沒有一點力氣。
她艱難的說道:「馬主任,你是一位老師,這樣做你就不怕違背你的良知嗎?」
「牡丹花下,作鬼也風流!」馬主任笑容充滿邪惡。
「夕墨,你知道嗎,我真的太愛你了!」
說著,馬主任撲了上去。
夏夕墨瘋狂的掙扎着:「馬主任,你這是在犯罪,我會去高發你,讓你坐牢坐穿底。

「告我?」
啪……
馬主任一巴掌甩在夏夕墨臉上:「臭水溝女,先是被你老公丟棄,再被夏家趕走,你裝什麼高清?」
啪……
又是一巴掌!
「你要是敢告發我,我就把你的果照發出去,讓你沒臉活着!」
夏夕墨被打得雙臉紅腫。
是啊!如果她沒有被陳凡丟棄又怎會落得如此下場?
如果她沒有被趕出夏家又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她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下來。
她放棄了抵抗,同時渾身也燥熱無比。
馬主任站在夏夕墨面前,緩慢的解開扣子,也在等待藥性完全發作。
她的眼角只有冰冷的淚水,當年她和陳凡去看日出,陳凡對她發誓絕要如雄鷹一樣保護她。
可是,在她需要陳凡的時候,他又去了哪裡?
「夕墨,我要上了!」
「好美,你的腿好漂亮!」
淚花淅淅瀝瀝的眼裡,夏夕墨看到了自己的雙腿被抬高。
她掐破自己的指頭,保持最後的清醒,歇斯底里的吼道:「陳凡,你到底在哪裡?」
「我求你快出來,快給我出來!」
「叫吧,叫破喉嚨也沒用!」馬主任邪惡的冷笑起來。
而,就在這時候!
轟!
一聲巨響,酒店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
「狗男女……!」
馬主任一愣,下意識看向門口:「哪個不要命的,想死嗎?」
夏夕墨也順勢看過去。
雖然房間幽暗,但那幾乎刺破黑暗的身影,還是朦朧可見,那身影是如此的挺拔,又是如此的熟悉。
「你是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