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狼王令
狼王令 連載中

狼王令

來源:外網 作者:沈風梁海棠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沈風梁海棠 科幻小說

狼王令又名狼王歸來,角色名:沈風,梁海棠簡介:狼王歸來,妻子投入別人懷抱,真愛和女兒被逼害。 他怒髮衝冠,發出狼王令,匡扶正義,斬盡人間惡魔! 當年,龍游淺水遭蝦戲! 一朝草原狼歸來,血染半邊天......展開

《狼王令》章節試讀:

「喂……」
「你是誰?」
梁家眾人一愣,見這個男人來勢洶洶,好像來者不善,不自禁打了一個激靈!
沈風眼裡迅速抹過一道鋒芒,他見到,來人是方雷!
「呃……」
方雷沒有理會梁家人的問話,腰板一挺,就要向沈風行禮。
沈風連忙悄悄搖了搖頭,讓方雷假裝不認識的意思。
方雷會意,轉頭在全場環掃,突然,目光落在梁君兒手裡的燙金邀請函上,隨即眼眸寒芒一閃,大踏步上前,把手伸去。
「你……要幹什麼?」
梁君兒嚇了一跳,尖叫起來,「這是狼帥給我的燙金邀請函,你敢搶,我讓狼帥弄死你!」
沈風冷漠一笑,無視她的話,手沒有停下,直接把燙金邀請函搶了過來。
「嘶……」
邀請函被撕成粉碎!
「啊!」
梁君兒驚聲尖叫,破口大罵:「你死定了,連狼帥的邀請函都敢撕,不管你是誰,我保證你完了!」
「不好意思,這份燙金邀請函是無效的!」
方雷冷冷道:這是我特意趕來的原因!」
說完,不理會全場臉上變色的梁家人,走到梁海裳面前,無比恭敬,深深一躬,「海棠小姐,我叫方雷,奉狼帥之命,為你送邀請函過來,」嘴裏說著,手上已多了一張閃爍的燙金邀請函!
「轟!」
他的話,就像一聲驚雷!
此情此景,手裡的邀請函,全場震撼!
「你……你說什麼?」
「這……」
梁海棠驚呆了,愣愣看着眼前的燙金邀請函,聲音顫抖,語無論次!
「這是狼帥盛邀海棠小姐參加慶典的邀請函,請收下!」方雷客客氣氣的道。
這話一出,梁家人一片嘩然,瞪目結舌。
梁君兒全身一震,咬牙切齒,鬼叫般嚷起來,「不可能,狼帥邀請的是我,怎有可能是這個賤人,你在說謊!」
方雷冷冷瞥了她一眼,真想狠狠一耳光扇了過去。
沈風打電話給他之時,他剛剛查到梁君兒背叛沈風的事情,手下也向他彙報,狼帥要烙一張梁海棠名字的燙金邀請函,送到梁家舊宅,之後又收到沈風發給他的信息,嚇得他冷汗直冒,為此,他立即親自帶上邀請函趕來。
總算,終於把邀請函送到梁海棠面前。
方雷收回目光,恭敬的道:「海棠小姐,這是狼帥的心意,請收下吧!」
「這……」
梁海棠完全懵圈,狼帥的心意?可是……她並不認識狼帥啊!
渾渾噩噩,迷茫中接過燙金邀請函!
見梁海棠收下邀請函,方雷長長吁了口氣,「海棠小姐,我任務完成,告辭了!」
方雷說完,轉頭看了沈風一眼,見他微微點頭,一顆心放了下來,邁步離開!
方雷一走,現場如掀起滔天大浪!
梁老爺子瞪目結舌,臉色難看得要哭,他萬萬想不到,這戲劇性的反轉,真狗血!
剛才圍着梁君兒奉承的梁家人,也都尷尬到了極點,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他們本以為,巴結了一隻馬上攀上枝頭的鳳凰,可怎麼也沒想到,還沒從興奮中回過神來,這隻鳳凰的邀請函就被撕了個粉碎,重新變成了山雞……
而剛剛被他們嘲笑羞辱的梁海棠,則接替了位置,變成了鳳凰!
這……讓他們心裏那股滋味呀,就像打破了調料罐子,五味雜陳!
這是什麼情況啊?梁海棠一個未婚先孕的人,怎就能讓狼帥看上呢?
這吐血的劇情,簡直就像在做夢一樣!
「完了,這件事要是真的,那我們剛才豈不是在逼狼帥的女人去賣身?」
這時有人驚呼起來!
隨即,梁家眾人,全身如遭電擊,劇烈狂顫,臉上都流露出絕望和恐懼!
剛剛還在發飆的梁君兒,聽了這話,雙腿一軟,差點癱在地上!
她,終於怕了,徹底怕了!
她清楚,剛才逼梁海棠賣身的,逼得最狠的是她啊!
若梁海棠真是狼帥看中的女人!
那她……可不是要死得很難看。
想到嚴重之處,梁君兒臉色都青了,渾身瑟瑟發抖,咽喉像被什麼東西哽住,說不出話來。
場中,唯有梁青山和蘇菁的心情,和其他梁家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夫妻倆人,這一刻卻是喜形於色。
她們做夢也想不到,最後站上枝頭變鳳凰的女人,竟然會演變成他們的養女。
這下好了,多年來受盡家族所有人的白眼和屈辱,終於可以發泄出來,揚眉吐氣了。
倒是梁老爺子,姜還是老的辣,驚愕過後,態度又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轉變,勉強擠出笑容,「海棠啊,我的好孫女,恭喜你啊,不愧是我梁家的驕傲,居然被狼帥看中,快把邀請函交過來,爺爺給你保管!」
梁海棠聞言,心裏複雜,梁老爺子剛剛和梁家人是怎麼對她的,一時間,腳下就像被釘子釘住,無法移動!
「唉!」
「你這孩子,還在生爺爺的氣?」
梁老爺子故意嘆了口氣,打起感情牌,「爺爺剛才只是說說而已,並沒有當真,況且,你也是梁家人,這張邀請函可以十個人參加慶典,你交給我保管,到時大家一起去,才有面子,你說是吧?」
梁海棠還沒回應,沈風已經走上前,冷笑道:「梁家人?呵呵,你們自己摸着良心想一下,剛剛的所作所為,像在對待一個梁家人嗎?」
「你……」
梁老爺子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硬是把剛要罵出口的髒話咽了回去,差點罵了出來!
「呀!我知道怎麼回事了!」
梁君兒忽然發瘋般叫嚷起來,「剛才那個叫方雷的傢伙進來時,望了沈風這個廢物一眼,他朝他微微搖頭,離開的時候,同樣是對望一眼,這廢物卻是點頭,他雖然是瞎子,但這些年來,他在獄中練成了辯別的本領。」
「他看不見,卻兩次朝對方搖頭和點頭,顯然,他們之間,是認識的!所以,那個傢伙,是沈風這混蛋串通來演戲的!」
「那個人是冒充的,賤人手中的這張燙金邀請函也是假的,一切都是沈風這個廢物的騙局,我們都被他騙了!」
「嘩!」
她話音一落,隨即全場嘩然!
「對啊,我剛才也注意到了,心裏正奇怪這個廢物怎麼會跟那個方雷點頭和搖頭呢!我去,原來他們是認識的!」
「沒錯,是沈風故意找了一個熟人或親戚來演戲騙我們的!」
「我就說嘛,狼帥是何等尊貴的人物,怎麼會看上一個生了野種的賤女人呢!」
梁君兒面目猙獰,指着沈風喊道「這一切都是你演的好戲,你還有何話說?」

《狼王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