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狼性與征服
狼性與征服 連載中

狼性與征服

來源:google 作者:大宇行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吉雅 阿爾尕

江湖的爾虞我詐,動物間的愛恨情仇一場生存與成長的雙向思考,一段狼性與征服的熱血傳奇!這是一個狼性的世界,想活下去只能遵循一條法則: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誰贏誰有理,能夠活下來的便是王者!展開

《狼性與征服》章節試讀:

一天天過去,阿爾尕吃着熟食,晚上跟蘇合一家睡在帳篷里。白天則跟着他們一家在草場牧羊,無聊的時候就去逗逗小羊,他小小年紀,自然不會將痛苦與仇恨一直放在心上。所以這段時間以來,倒也過得輕鬆快樂。

阿大阿二為了避免與阿爾尕再發生衝突,起初總是離他遠遠的。阿爾尕倒也不以為意:老子高興跟你們在一起嗎,你們不過來找我麻煩最好,我還不想搭理你們呢。

倒是阿花會時不時的向他投來友善的目光,但礙於兩個哥哥總在身邊,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跑過來找他玩。

阿爾尕跑得快,又很機敏,圖婭便要他在羊群的前邊,看着羊群別叫他們亂跑亂鑽。阿大阿二在羊群的後面防止它們隨時跑回家,阿花則在羊群的中間位置不讓羊群跑遠跑丟。

有一天,羊群正在吃草的時候,突然遇到了一條花紋斑斕的綠色大蛇。這種大蛇草原人稱之為草上飛,羊兒們頓時嚇的東奔西跑,亂成一團。阿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忙跑上前去追趕,一不留神,大蛇一下子竄到了她的脖子上。

阿花嚇得頓時大聲狂吠,趕忙向後面的兩個哥哥求救。可是阿大阿二跑近一看,嚇得也有點呆了,無可奈何之際只能繞着阿花身體打轉,一邊「汪汪汪」地狂吠着。這個時候,正在羊群前面的阿爾尕也聽到了他們的叫聲,他想,一定是他們兄妹三個遇到了麻煩,自己正好過去看看熱鬧。

待他走近一看,發現竟然是阿花遇到了危險。這隻小母狗對自己一直很友善,這個忙可不能不幫。可等他看清纏在她脖子上的斑斕大蛇時,也嚇得倒抽了一口涼氣。心說,阿花啊阿花,你惹什麼不好偏偏惹上了這鬼東西。

大蛇纏在阿花的腦袋上,嘴巴向外吐着信子,只差一點點便觸到了阿花的眼睛,看着都叫人心裏發悚。這個時候,大蛇纏得阿花更加緊了,阿花叫出來的聲音都有些嘶啞了。阿爾尕一看,心想不能再猶豫了,於是一下子向大蛇撲了過去,然後一口咬在了花斑大蛇的脖子上。大蛇身體吃痛,立時便鬆開了阿花的脖子。

阿爾尕緊緊地咬着大蛇,拼了命地往地上甩。大蛇的身體一下子又纏上了他的脖子,阿爾尕卻倒在地上突然打起了滾來。

蘇合聽到動靜,趕緊跑了過來。這時只見地面上一片塵土飛揚,片刻間看見阿爾尕從地上站了起來。他的嘴裏叼着大蛇的腦袋,大蛇的半截身子垂在阿爾尕的背上漸漸變得僵直,阿爾尕的嘴巴里還在滴答滴答地往外淌着鮮血。

「好樣的,阿爾尕!」蘇合向他大拇指一伸,表達了自己對他的讚許。阿爾尕卻非常冷漠地向他和三隻獵犬看了一眼,然後抖了抖身上的塵土,頭也不回地向前邊的羊群跑了過去。

誰知他剛停下腳步,就發現後面似乎有誰在緊跟着自己。他回頭一望,原來是阿花。只見阿花快步向他跑了過來,然後站在了離他還有兩三米遠的地方向他友好地叫了幾聲:「謝謝你剛才救了我。」

阿爾尕坐在了地上,向她望了望,然後輕描淡寫地向阿花吠叫了一聲,表示了回應:「沒什麼了,小事一樁。」

阿花又是「汪」的一聲,然後腦袋一歪問道:「你到底是狼還是狗啊,你對別人……一直都是這樣冷冰冰的嗎?」

這個問題阿爾尕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於是便不再答覆她,然後自顧自地舔弄起自己胸前剛剛被弄髒的皮毛來。阿花又向他走近了幾步,然後坐在了他的對面。發現阿爾尕對自己並不排斥,於是便用嘴巴慢慢地向他靠近,然後幫他一起打理起身上剛剛被弄髒的皮毛來……

當她的嘴巴溫柔的觸在阿爾尕皮毛上的時候,阿爾尕立時便感受到了闊別已久的溫暖,這種溫暖還是媽媽在世的時候他曾經感受過。

阿爾尕彷彿又回到了原來,他心裏想到:當時媽媽也是這樣舔弄着我的身體,那個時候,我真的感覺好溫暖啊!就是天塌下來,有爸爸媽媽在我的身邊我也不會害怕。

阿爾尕輕輕地回過頭來向阿花望了望,這時只見阿花也正在溫柔地望着自己,他輕輕地將自己的頭向阿花的身體上靠了過去,阿花竟然也沒有拒絕。

此後有事沒事阿花便要找阿爾尕一起玩耍,由於他倆總在一起,捎帶着阿爾尕與阿大阿二的關係也緩和了很多。沒多久,他們就能在草場上互相協作,變得更加團結起來,蘇合跟圖婭看在眼中,自然是樂在心裏。

一天夜裡,主人們都睡熟了。阿爾尕突然聽到打遠處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狼嚎聲音。這個聲音阿爾尕太熟悉不過了,緊接着又傳過來一陣躁動,他似乎聞到了一股似曾相識的味道。

緊接着傳來了阿大阿二和阿花三隻獵犬的吠叫聲。阿爾尕心裏激動地「呯呯」亂跳。

是狼群來了,他們是過來找我來了!阿爾尕一個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輕輕用爪子挑開門帘,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他一步一步朝着遠處傳來狼嚎的地方走了過去,這個時候阿大阿二阿花三隻獵犬也聽到了狼嚎的聲音,然後他們看到阿爾尕從帳篷裏面走了出來,便一起跟在了他的後面。現在他們四個非常團結,兄妹三個自然是不太放心阿爾尕的安全。他們也要跟着他前去一探究竟,若是真的遇到危險,也好有個同伴能回來給主人報個信。

他們走了一會,狼嚎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了,阿爾尕已經隱隱地看見了躲在暗夜裡的一雙雙綠眼睛。他快步向前跑了幾步,然後仰起頭來非常稚嫩地「嗷」的一聲叫了出來。

就在這時,突然有十幾匹草原狼向他奔了過來,阿大阿二阿花三隻獵犬趕忙與阿爾尕並排站在一起,然後拉起架勢準備迎敵。

沒一會兒工夫,頭前幾匹草原狼就奔到了阿爾尕的跟前。其中一匹壯年公狼立時停了下來,他看了看阿爾尕,激動地仰起頭來,向天一聲長嘯。「嗷」的一聲,悠長而又渾厚的嘯聲立時劃破了寧靜的夜空。

這嘯聲中顯得激動無比,卻又帶着幾分憂傷與疲憊,深夜裡聽來更是叫人膽戰心驚。阿爾尕已經認出,這隻公狼正是爸爸狼王哈雷的親兄弟,也是父親曾經的老部下,狼群的副首領哈扎。

那天狼王哈雷與阿爾朵帶着阿爾尕和他的妹妹離開狼群,哈扎和其它成員並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可是轉眼好幾天都過去了,狼群一直都不見他們一家四口回來,副首領哈扎心裏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大哥一家不會是,在外面發生了什麼意外吧。

哈扎對狼王哈雷一向忠心耿耿,他吩咐除了幾匹正在哺乳的母狼在家照看幼狼而外,其餘群狼全部出動,分散着到處去尋找狼王的蹤跡。因為群狼不能一日無首,死也要找到他們的屍體,待確定了狼王遇害之後才可以推選新的首領。

這一日他們終於找到了這片草場。其實他們在白天的時候就已經嗅到了阿爾尕身上的味道,但是他們不能確定,所以才在天黑的時候,冒險過來一試。哈扎遠遠地躲在山樑上,然後衝著灰色帳篷的方向大聲嚎叫。沒成想,竟真的將阿爾尕給引了出來。

哈扎又向阿爾尕望了望,然後低聲吠了一聲,即便是阿大阿二阿花三隻獵犬,也已經聽出,這吠叫聲中全無惡意。他是在問阿爾尕:「你的父母呢,還有你的妹妹,他們去哪裡了,怎麼沒有跟你一起?」

阿爾尕雙眼含淚,向叔叔哈扎走了過去,然後趴在他的腳下突然放聲大哭。這是他到這個草場以來第一次哭泣,只聽他「嗚嗚嗷嗷」哭的甚是傷心。

三隻獵犬被他搞得有點不知所措,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向傲驕冷酷的阿爾尕竟然會哭得如此凄慘。他們自然不知道人類那句古語: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副首領哈扎用嘴巴輕輕地舔舐着侄兒的腦袋,任他一邊哭一邊將父母妹妹一起遇害的經過講完。隨後神情肅穆,突然他蹲下身子,抬起頭來仰天長嘯起來,緊接着群狼都跟着他蹲下了身子,仰起頭,「嗷嗷嗷」地嚎叫起來。只聽狼嚎聲此起彼伏,一浪蓋過一浪,層層疊疊,經久不息,他們用狼族固有的方式來向狼王、王后和公主表達自己的哀思和傷痛。

片刻之後群狼停止了嚎叫,然後哈扎轉過頭來,惡狠狠地向三隻獵犬望去。只見他們早就被狼群的嚎叫聲嚇得瑟瑟發抖,他一下子向站在前邊離阿爾尕最近的一隻獵犬阿花撲了上去,一口就咬在了她的咽嚨上。

可憐的阿花因為擔心阿爾尕的安危,她才走近了些。她時刻都在注意阿爾尕的安全,卻全沒將自己的處境放在心上,以至於狼群副首領哈扎竟然一口偷襲得逞。

哈扎的一口狼牙何其鋒利,一口就咬斷了阿花的喉管,鮮血「噗」地一下就竄了出來。只聽到阿花一聲慘叫,然後拼了命地掙扎,哈紮緊緊地咬住她的脖子,用力的甩着自己的腦袋,阿花的聲音卻越來越無力了……

阿大阿二一看妹妹被惡狼咬住了脖子,立時向哈扎撲了上去,這時狼群其他成員突然擋在了他們的身前。阿爾尕有點懵了,他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該幫哪一邊了,呆了片刻才擔心起阿花的安危來,然後拚命地向哈扎撲了過去。可還沒等他奔到哈扎的身邊,天空中突然傳來「轟」的一聲槍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