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攬鏡鑒蒼生
攬鏡鑒蒼生 連載中

攬鏡鑒蒼生

來源:google 作者:杺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祁南靖 蒼柏昇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陸續有人被迫進入鏡世界,任何反光面都會成為進入鏡世界的「門」而「鑰匙」就是手掌上的黑線聽說鏡世界是上天對人類的一次審判,審判不正常的人民間傳說、都市怪談、恐怖電影,甚至童話故事都能成為奪人性命的刀你聽說過兔子殺人狂嗎?你進過學校教導處嗎?你見過紅衣小女孩嗎?你聽過童謠嗎?你有……看到過一幅讓人毛骨悚然畫嗎?祁南靖有病,蒼柏昇也有病,只不過一個不會隱藏,一個隱藏的很完美而已展開

《攬鏡鑒蒼生》章節試讀:

蒼柏昇伸手搭在背後的床板上笑着說:「我還很少看到第一次進來這麼淡定的呢。南青,你知道這次世界的線索是什麼嗎?

祁南靖垂着頭說:「陰影人……可能。」

蒼柏昇點點頭說:「我在三樓找到一本筆記,上面記載,這裡是某國西南的小鎮一間名叫奧古斯塔的療養院。筆記的主人是一個醫生,筆記是從某一年年3月份開始的,記載的都是些發生的趣事或是吐槽工作很累。到當年6月的時候,療養院來了一個病人,是當地的一個男爵,似乎精神出了些問題,總覺得有人無時無刻跟着他,他來之後沒多久,療養院開始出現怪事,先是有些病人說見到黑影,後來在平安夜的那天,男爵發瘋了,拿着一把不知何處來的斧子,殺了很多人。他們廢了很大力氣才把他綁起來,牧師來看說男爵被惡魔附身,他們就燒死了男爵。但男爵死後,每天晚上都會有一個人死去。日記到11月就結束了,最後一篇里醫生說他看到了被燒死的男爵在他的門口。」

他說完,宋遠心的身體抖了一下,沒有抬頭,手緊緊攥着褲子,聲音顫抖的說:「我在三樓看到過一個拿着斧頭的黑影,一眨眼就不見了。」

祁南靖皺了皺眉,他記得他見到的黑影手中沒有斧子,下意識往之前出現過黑影的角落裡看去,那裡黑黝黝的什麼也看不到。他握緊手中鐵棍往門口看了一眼,月亮似乎出來了,外面微微有些亮光。

屋子裡又有人開口了,是楚媛:「我們進來的地點在四樓,那裡有間屋子上了鎖,我從窗戶看了看,裏面似乎是個檔案室。」

「明天去看看。」蒼柏昇點點頭問,「還有嗎?小成有什麼發現嗎?」

金永成搖搖頭說:「你走了以後沒多久我就碰到了南哥,跟着他在二樓轉了一圈,二樓似乎都是些廢棄病房,沒什麼特別的東西。」

金永成話音剛落,祁南靖突然想到自己下午的時候注意力一直在身後跟着的金永成身上,沒太在意周邊,現在想起來似乎是有些奇怪。他也沒跟人打招呼,撐着地站起來朝門外走去。

「唉!南哥,幹什麼去啊?」金永成喊了他一聲。

祁南靖也沒回頭,淡淡說了聲:「上廁所。」

祁南靖沿着病房藉著外面的月光一間一間摸過去,直到摸到207前面的牆壁才停下腳步,他退到走廊的窗戶邊。果然,207到205中間有很長一段距離的牆壁,卻少了206的房間。左右兩間屋子並沒有比別的房間大,這堵牆後面極有可能就是那個消失了的206。

牆體上看不出接縫,況且現在光線昏暗,沒辦法找。祁南靖看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先回去。就在他轉身的時候,聞到了一股近在身邊的焦糊味,幾乎是同時,他就感覺到了危險,轉身用手中的鐵棍一擋。「噹」的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祁南靖被震退兩步,定了定神,看清了面前的東西。同樣是一個黑影,不過頭上沒有禮帽。黑影手中舉着一把黑黝黝的斧子,朝着他劈了過來。

祁南靖側身躲過那一擊,一個翻身手中的鐵棍舉起敲在黑影的背上,竟然能打到。黑影踉蹌了兩步,舉着斧子又朝他衝過來。祁南靖靈光一閃,跑到那堵牆面前跟黑影對峙着。

另一邊蒼柏昇聽着自來熟的金永成和他們聊天,時不時還吐槽一句南青不合群。正聽着,蒼柏昇就聽見「轟」的一聲,像是什麼倒塌的聲音,他皺皺眉,拿了自己的外套說:「我出去看看。」

他剛一出門,就看見不遠處的祁南靖滑到了窗戶前,拄着已經有些彎曲的鐵棍喘着氣,月光照在他微長的頭髮上,像是鍍了一層光,上身的白色針織衫已經髒兮兮的了,此時正皺着眉,盯着對面的黑暗。

蒼柏昇穿上外套跑過去看了一眼四周,除了對面牆上的大洞沒有其他東西。

「發生什麼事了?」

祁南靖深吸一口氣直起身指了指對面的大洞說:「小心。」

蒼柏昇剛要問怎麼回事,就被他一把推開了。祁南靖手中的鐵棍又擋下一擊,往後退了兩步。這時候,他手中的鐵棍已經是傷痕纍纍,看起來隨時都會斷掉。對面是個拿着斧頭的黑影,看起來似乎也有些疲憊了,站在那裡一直盯着他們沒有下一步動作。

蒼柏昇手伸到口袋裡準備拿武器,黑影突然發出一陣低沉滲人的笑聲,身子迅速退到黑暗中消失了。黑影消失的瞬間,祁南靖把手中快折了的鐵棍扔在地上,活動了一下肩膀和手腕,皺着眉看了眼身上髒兮兮的針織衫。

蒼柏昇看他默不作聲以為他受傷了,本能的問了一句:「傷到了?」

「沒有,就是好久沒這麼動了。」祁南靖指了指牆上的洞說,「那裡應該是206號病房,不知道怎麼被堵上了。我跟那黑影打了一架,今天晚上,它應該不會再出現了。」

蒼柏昇摸出打火機打亮彎着腰往屋子裡照了照,房間里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他直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土說:「明天再說吧,裏面太黑了。」

祁南靖沒說話,和他一起往回走,身上的臟衣服讓他十分不自在,眉頭一直皺着。蒼柏昇和他的個子差不多,一偏頭就能看到他的側臉,看見他皺眉,笑着說:「你這人倒是有意思,看着文文弱弱,一本正經的,還挺厲害。」

「……」

「以前練過?」

「學過,防身。」

「挺好,有點防身的技能在鏡世界會比較好過。」

「哦。」

「哎,留個聯繫方式吧,以後沒準還需要你幫忙呢。」

祁南靖沒答話,推開門,坐回自己原來的位子,靠着牆閉上了眼。蒼柏昇有些尷尬,挑了挑眉,看了眼靠在牆上髒兮兮的人輕聲笑了笑,也坐了回去。

金永成有些緊張的問:「蒼哥,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出了點小問題,沒事了。都休息一下吧。我看着。」蒼柏昇笑着靠在床腿上說。

白齊縮了縮本就瘦弱的身子,小聲問:「那個,蒼哥,真的沒事嗎?」

楚晉正在給楚媛蓋衣服,聽聞輕笑了一聲:「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比個姑娘膽子都小!行啦,就二星,很好過的。」

祁南靖本來只是閉着眼聽他們聊天,聽着聽着就沒意識了。

夢裡又回到了那一天,夢裡的人面目猙獰讓人不由的膽顫,他強忍着不讓自己發出聲音,那人俯身看見他的時候,他猛然驚醒。窗外已經亮了,屋裡橫七豎八的睡着一眾人。

他已經有幾年沒夢到那個場景了。

祁南靖平復了一下心跳,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餘光瞥見角落裡的陰影中站着那個禮帽黑影。他的動作一頓,看着黑影從他面前走過,在門口看了他一眼才出了門。他站起身,就看見本來應該是睡着的蒼柏昇睜着眼看着他,眼中一片清明。

「你又要自己行動嗎?」蒼柏昇表情嚴肅,看着比昨天帶着笑的樣子平添了一絲冷酷。

祁南靖抿了抿嘴小聲說:「我不是你的保護對象,你沒必要管我。」

蒼柏昇站起來走到他身邊,「鏡世界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

祁南靖沒說話,站在原地沒動。

蒼柏昇看出他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輕聲笑了:「一會兒咱們一起去,你昨天打開的206里應該是有線索的。每個世界都有一個故事,有時候需要幾個人幾天看到的線索才能讓故事完整,故事中就有着過關的條件。其本上任務時間在三到十天,也有例外,回到現實世界後最多過幾分鐘。如果在鏡世界中沒活下去,也是能回到現實中的,不過三天後就會出意外。」

「為什麼跟我說這些?」

「我還挺欣賞你這樣的人的,冷靜,聰明,身手又好。欣賞自然想多說說話。」

祁南靖勾了勾嘴角,自嘲的笑了下:「你說的不是我。」

蒼柏昇看見他笑還愣了愣,沒接他的話,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一個黑色棍子遞給他:「我帶進來的,借給你。」

祁南靖沒接,盯着他帶着笑意的臉問:「為什麼願意幫我?」

「我不是說了嗎,我欣賞你。拿着吧,我有武器。」蒼柏昇把棍子塞在他手裡,轉身去叫了其他人起床。

蒼柏昇叫醒最後一個人之後,一回頭,就看見祁南靖站在窗戶邊上,手裡拿着已經打開的棍子,姿勢瀟洒。他身後宋遠心小聲驚呼了一聲,喃喃地說了句:「好帥啊!」

祁南靖似乎適應了手中的武器,收好轉過身,表情懵了一瞬,垂下頭出了房間。蒼柏昇疑惑的一回頭,就看見身後幾人一臉驚艷的盯着門口。

「南青太帥了!」宋遠心收回眼神感嘆道。

有意思。蒼柏昇微微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