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雪月客棧,是優優自家的產業,因為位置優越,名聲響,已經成為大研古城的標誌性地點。 客棧共有九層,一樓是大廳,二樓是餐廳,三樓是酒吧,再往上就是客房了,而頂樓則是露天的泳池。 優優幫眾人安排好了房間後,水安羽等人表示要出去逛逛古城,眾人便分開了。 其餘人都去逛古城了,而葉新、木子沁、優優、雷武四人則一齊來到二樓餐廳。 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四人落座。 「三年了,這是我們幾人第一次聚首吧。」 「是的,葉大哥,如果風姐姐也在的話,我們就齊了。」 葉新不禁看向窗外,高聳入雲的神聖雪山,在藍色月光之下彷彿披上了一層薄紗,夢幻而絢麗。 「小婉她就在雪山深處,那個神奇的古洞之中。」 其餘三人聞言看向葉新,露出一絲驚異之色,風清婉可是好久沒有在群里出現了,沒想到竟是去了藍月古洞。 「難道,我們這次悟道就是要去藍月古洞?」 優優皺眉,若有所思,到目前為止,道武學院高層都沒有透露究竟是在何處悟道,悟什麼道。 「不錯,藍月古洞之中,出現了這個。」 葉新拿出手機,翻到風清婉原來發來的那張照片,展示給三人。 「這怎麼可能?!」 優優擁有武神之資,一眼就認出這個古字,震驚地說道:「竟然是武字奧秘,代表着武之一道的極致!」 「不錯,第一眼見到這張圖片,我也不敢相信,地球之上,神州大地,竟然會有乾坤古字的存在!」 「真是沒想到,我們是要去參悟武字奧秘,如此逆天的大機緣,恐怕一生難求。」 「怪不得要分為道武兩院,那些武學院的天才,基本都是武之一道有着莫大天賦的,如果能從武字奧秘中領悟哪怕一丁點的東西,都將受用無窮!」 「乾坤古字一向蹤影不定,神秘莫測,武字奧秘說不定很快就會消失,這次我們一定要抓住機會,奪得大造化!」 眾人紛紛發表着自己的感慨,葉新點頭,略微沉吟後問道:「對了,優姐,小武,憑你倆的本事,為何沒有拿到大比第一,先去帝都?」 優優和雷武兩人相視一眼,然後雷武回答道:「是風姐姐,一個月前她給我們留言,說是大比盡量低調一點,所以我們就只是進了前十而已。」 葉新聞言點頭,看來前往帝都,入化龍池這件事情,其中定然有着某些不為人知的特殊隱秘,不然風清婉不會如此提醒眾人的。 「六荒四武,你倆是不是也沒有練成?」 「是的,好憂傷的,葉大哥怎麼知道的?」 「猜的,我問你,你們州資質最頂尖的幾個人,是不是都沒能練成?」 「資質頂尖的幾個人」 雷武、優優兩人低頭思考,隨即眼睛一亮,好像確實如此! 「葉大哥,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葉新摸摸下巴,笑道:「這就對了,經過我深入的研究後發現,資質太高的人是練不成六荒四武的!」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們練不成,原來是我們資質太高了!這六荒四武當真是詭異,竟然還有這樣的說法。那葉大哥有沒有練成?」 葉新微微點頭,凝聲說道:「不僅練成了,而且是四套武技全部練成了!」 對於相伴百年的隊友,葉新無需隱瞞什麼。 三人聞言心中一震,四套全部練成了,這怎麼可能?!不是已經有人因為嘗試四武同修而化作悲劇了嗎? 難道是因為葉新評測出來的資質差到了極點?! 葉新看着三人異樣的眼神,哈哈一笑,而後突然被窗外的幾道白色身影給吸引住了目光。 木子沁等人察覺到葉新臉色的變化,不由順着他的目光向窗外看去。 四名白衣女子,冰肌玉骨,飄然出塵,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 雷武率先興奮地叫起來:「是天池五仙子!」 優優回頭白了一眼異常激動的雷武,冷聲道:「怎麼?看上哪位仙子了?」 「呵呵,不敢。」 雷武尷尬地摸摸腦袋,然後擠眉弄眼地對葉新小聲說道:「葉大哥,這只是五仙子當中的四位,另外一位李仙子,可真正是雲端上的絕代人物,你看到了一定會驚為天人的!」 「啪!」優優一掌拍在雷武的後腦勺,冷哼道:「小武,我想我倆可能不太合適」 「我錯了,錯了,優優大人」 雷武趕忙求饒,葉新和木子沁見狀眼中露出笑意,這對姐弟在大夢空間中可是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不知道回歸地球後,什麼時候才能真正修成正果。 「小武,天池的四位仙子上樓了,要不要去認識一下?」 優優看到樓梯口出現的白衣身影,朝雷武使了個眼色,雷武見狀趕忙低頭,他可不想再被優優給揍了。 四名白衣女子中,年紀最小的那一位有點古靈精怪,賊溜溜的大眼睛東瞅瞅西望望,似乎對一切事物都充滿着好奇。 「葉大魔頭!」 周露痕突然身形一頓,隨後揉揉眼睛,臉上露出激動之色,大呼一聲直接朝葉新這邊奔來。 葉新捂臉,這丫頭怎麼還是這麼風風火火的,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沒有。 「哼,葉大魔頭,沒想到你也來這玉龍雪山了,見到師叔為什麼不主動問好?」 到了近前,周露痕收起臉上的興奮色彩,板起臉來一本正經地哼道,但俏皮的眼睛裏閃着亮光,透露出一絲狡黠的色彩。 見到美麗的白衣仙子就在眼前,雷武黝黑的臉上有些泛紅,他異樣地看向葉新,笑道:「哈,沒想到葉大哥還認識天池的仙子。」 而木子沁卻有些臉色不善,她聽葉新說過長白山之行的一些事情,因為葉新在天池身中奇毒,她一直對這個天池派沒什麼好印象。 那什麼七日散,到現在她都沒有研究出什麼頭緒來,更別說為葉新哥哥解毒了。 「哼,葉大魔頭,三個月不見,你不會忘掉本姑娘了吧!」 看到這個丫頭生氣地撅起了小嘴,葉新站起身來,笑道:「小丫頭,我還想着找時間去長白山看看你呢,沒想到卻在玉龍雪山見到了。」 「哼,是想着看看我師姐吧,那天你倆偷偷摸摸地互換定情信物,都被本姑娘看到了!」 周露痕瞪了葉新一眼,然後又湊到近前,賊兮兮地說道:「嘿嘿,葉大魔頭,我師姐待會就到了,是不是有點小激動?」 葉新聞言愕然,在見到周露痕等人的身影時,他確實想到了美麗的煙染仙子。 三個月匆匆而過,如今馬上要再次相見,卻感覺恍如隔世一般。 也不知道,煙染仙子最近怎麼樣?出了天池秘境,在塵世之中會不會不習慣? 「周師妹,回來!」 大師姐張梅照嚴厲的聲音傳來,一臉肅然之色。 葉新回過神來,抬頭看去,只見張梅照的目光有些冰冷,而雙胞胎姐妹倆的眼神則有些閃躲,似乎在瞄着葉新,但又故意看向了他處。 「葉大魔頭,本姑娘先回去了,等悟道結束,再跟你好好算賬,哼!」 周露痕對葉新揮了揮小拳頭,而後趕忙跑了回去。 「周師妹,師傅臨行前再三交代,葉新乃世間魔頭,是我天池的大敵,你怎可與他主動搭話!」 面對嚴厲的大師姐,周露痕吐了吐小舌頭,然後又看了一眼葉新後,訕訕地跟在師姐們的身後,進了一個包間。 葉新看着幾人的背影,不禁皺起了眉頭。 按理說在天池的時候,他和這幾位白衣仙子相處的都還算不錯,但為何這次見面,張梅照等人對他的態度如此奇怪呢? 特別是那對雙胞胎姐妹,似乎一直在躲閃着他的目光,不敢正面看他一眼,這是為何? 「葉新哥哥」 聽到聲音,葉新回頭坐下,看向一臉笑意的木子沁。 「什麼定情信物啊?」 「額」 葉新頓時正襟危坐,面對三人異樣的目光,他正色道:「剛剛那個小丫頭瘋瘋癲癲的,一派胡言亂語,你們也相信?」 「我信,仙子般的人物,還能說謊不成?」 雷武一本正經地點頭,還沒等葉新反駁,就遭到優優一掌拍在後腦勺上。 這個時候,有一道孤單寂寞的身影緩緩走來,在葉新的身前停下腳步。 葉新轉頭看去,不由心中一凜,這個年輕人,很特別。 冷峻的面孔,滄桑的眼神,有着一股難以言說的孤寂之意,彷彿周圍的一切都與他毫不相關。 清瘦的身形,纖細的手臂,背着一個半人多高的大黑匣子,好像隨時都可以將他壓垮一般。 「請你,離周小姐遠一點。」 不夾雜一絲感情的話語,讓葉新皺眉,這個年輕人的聲音,竟然讓人聽不出到底是什麼口氣。 是警告,還是威脅?是勸誡,還是提醒? 葉新站起身來,盯着這個年輕人的眼睛,凝聲說道:「我和周露痕,是好朋友。」 凝目而視,葉新的目光望進了年輕人眼底的最深處,卻仍然看不到此人哪怕一丁點的情感波動。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為何彷彿沒有任何情感,如同機械人一般? 「請你,離周小姐遠一點。」 年輕人再次重複了一句,依然面無表情,沒有一絲情感夾雜其中。 葉新緊緊盯着他的眼睛,似乎想要將他看穿一般。 年輕人不再多言,轉身邁步離開,大黑匣子似乎很重,所以年輕人走得很慢。 「等一下。」 葉新忽然開口,但年輕人卻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繼續緩緩邁步,彷彿整個世界就只有他一個人。 「你叫什麼名字?」 葉新開口問道,年輕人的身形一頓,而後微微偏頭,深淵般的眼底升起一絲光亮。 「姓為司空,名為遺忘。」 「司空遺忘」 看着年輕人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孤寂背影,葉新喃喃自語,若有所思。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