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撈屍人/河神
撈屍人/河神 連載中

撈屍人/河神

來源:google 作者:陳十三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子 懸疑驚悚 韓雪

二十三年前,父親離奇死亡二十三年後,當年被過繼出去的大哥回來豎旗為:……展開

《撈屍人/河神》章節試讀:

大哥進去了半個小時沒出來,這時候,說他必死無疑的人越來越多,就連那個大人物都走了過來道:「那人是是大哥吧,小兄弟你別擔心,十萬我不會要回來,就當買了條命。」

說完,他就要帶人走。

「等等!」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對他說道。

他回頭看了我一眼,道:「嗯?」

「我哥肯定能出來,你再等等,就算出不來了,這十萬我也不要你們的,家裡是窮,但是卻也不稀罕這點錢。」我把錢放在了地上說道。

大人物看了我一眼,沒在說話,他猶豫了一下,道:「行,看在你們兄弟感情的份上,我給你這個面子。」

一個小時候,一艘木筏從那十二道鬼窟輕輕的划了出來,木筏上站着一個一身肌肉線條流暢的男人,在他的旁邊,還有一具骸骨。

「出來了,我大哥出來了,看到了沒?!」我眼淚都出來了,我從來就沒有這麼幼稚過,似乎是對那些不相信我大哥的人炫耀一般。

那人大人物臉上也變的莊重,他看着我大哥,直到我大哥把木筏撐到邊上,馬上有人去收拾那遺骨。

大哥上了案,對大人物道:「你可以回去做鑒定。」

大人物勾住我大哥的肩膀道:「不用了,看到那個戒指我就直到那就是我的孩子,兄弟,謝了你了,你這個朋友,我唐人傑交了!小王,包給我拿來!」

那個小王現在都不敢看我大哥,他把包遞了過去,大人物從包里掏出一沓錢,之後又把錢放回包里,把包都塞給了我大哥道:「兄弟,這錢你拿着!」

我雖然不是視財如命的人,但是看到那一包的錢也有點激動,畢竟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多的錢,在場的人也是,我甚至聽到很多人吞口水的聲音。

誰知道我大哥把包推了回去,道:「我撈屍,一次十萬,多了分文不取。」

大人物愣了一下,道:「兄弟,這錢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我想跟兄弟你交個朋友。」

大哥依舊把包推了過去,扛起木筏道:「我不喜歡交朋友,屍骨我已經拿回來了,你可以回去了。」

說完,大哥對我跟我媽說道:「走,回家吧。」

大哥雖然沒接那個錢讓我感覺很是遺憾,但是卻也感覺解氣,這時候的大哥在我眼裡真是帥呆了,我跟在他的後面,我媽還是一臉淚痕的跟着大哥一起回家,回家之後,大哥就把外人都關在了門外。

有看熱鬧的人,也有那個叫唐人傑的大人物還有他的馬仔。

進了屋子之後,大哥去沖了個澡,回來之後,他把那十萬塊錢包好遞給了我道:「回去把房子修了,不夠找我。」

「這我怎麼能要。」我道。

「這不能要仲謀,是媽跟你弟弟欠你的。」我媽流着淚說道。

「我讓你拿,你就拿着。」他看着我,說話依舊是那麼的不容置疑。

「我真不要。」說完,我把錢丟在了桌子上。

他看了我一眼,道:「不要是吧?」

我點頭道:「不要。」

他拿起錢,直接就打着了打火機要點了錢。我趕緊攔住他道:「你瘋了?!」

「你不要,我就燒了。」大哥說完,放下錢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最終我還是帶上了錢,雖然我跟大哥認識沒幾天,但是我有直覺就是他這個一個人斷然是說話算話的,他說我不拿會燒了,那就肯定會。

我跟我媽出門的時候,外面人再看我們倆,就沒有那種戲謔的眼神,甚至很多人都一臉的崇拜,那個叫唐人傑的大人物還沒走,看到我出來之後迎了過來道:「這位兄弟,你哥呢?」

「他休息了。」我道。

唐人傑遞給我一張名片,道:「我唐人傑最喜歡交朋友,尤其是有本事的朋友,這是我的名片,咱們有機會聯繫。」

說完,他不容我拒絕,就把名片塞進了我的手中,之後帶着那一群人揚長而去。

我知道,他要結交的是我大哥,像他這樣的大老闆,如果不是大哥的本事鎮住了他,憑我他估計都不會多看一眼。

不管怎麼說,我大哥經此一次,算是一戰成名。

豎旗撈屍不再是笑話。

而是一個可以從十二道鬼窟之中撈屍的異人。

他的技藝,被傳的神乎其神。能進出十二道鬼窟自如就算了,更神的是他僅憑一滴血就能在鬼窟之中的萬千屍骨中找到那人的孩子,這更被認為是「神技!」

我們從三里屯回到家裡,剛到家村長陳青山就趕到了我家,一看到我就對我豎起了大拇指,道:「牛逼,你哥真牛逼!」

我嘿嘿一笑,沒說什麼,但是卻也很享受這樣的感覺,大哥的奇異的確是讓我感覺非常的有面子。

陳青山把我拉到沙發上說道:「我也是剛聽說你大哥這麼厲害,這不有人就找到了我,想請你大哥也幫忙撈個屍。這人你知道,就是我一朋友,馬家堡的馬老三,他閨女小時候不是落進洛水河了,屍首一直沒撈着,大家當時就說是衝進那鬼窟里了。本來都不抱希望了,這不你大哥來了?」

「這事你得找我大哥商量啊。」我道。

「我跟他不是不熟嗎?咱們農村家裡不跟那唐人傑比,他是大老闆,十萬塊錢不是誰都掏的起的。」陳青山道。

我一聽就明白了,敢情這是來講價的,我雖然有心拒絕,但是陳青山自從我參加工作以來對我頗為照顧,我也不好說什麼,就道:「一起去找我大哥說說,你也知道我跟我大哥才認沒幾天,不過我想既然我開口了,肯定會看面子的吧?」

我在家沒閑一會,就跟着陳青山,帶着馬老三夫妻倆,這倆夫妻還帶着禮物一起登我大哥的門。

到了大哥家裡,我大哥就那麼冷冰冰的坐着,聽馬老三說他小女兒的事情,說完,馬老三問道:「這麼多年了,屍首還能找的到嗎?」

我大哥點了點頭道:「能。」

馬老三掩飾不住的欣喜,隨即道:「兄弟,咱們都是鄉親,你也知道,農村人想拿十萬塊錢出來,有點難。」

我大哥擺了擺手道:「十萬,一分不能少,錢到,我下河撈屍。」

馬老三有點尷尬,搓着手道:「咱們這關係,不能少嘛?」

我大哥站了起來道:「不能。」

眼見着我大哥就要走,馬老三趕緊拉住我大哥,又一臉哀求的看着陳青山,陳青山則下桌子底下踢我,我就站了起來硬着頭皮道:「大哥,三哥是個多年的朋友,咱們農村人的確是沒錢,但是想要找到孩子屍骨讓入土為安,能不能通融一下?」

我大哥瞪了我一眼,這一眼讓我打了一個哆嗦,這個眼神真的太過冰冷。他道:「不能。」

說完,他掙脫了馬老三,去了院子里靜坐。

——這一下,我也挺尷尬的,反倒的馬老三嘆氣道:「葉子兄弟,你也別自責,進十二道鬼窟撈屍,這本事值十萬,我這就回去湊,就是借也要借到。」

馬老三的老婆拉住馬老三道:「你瘋了?十萬?孩子不娶媳婦兒了?!」

「閨女也是自己的孩子,當年沒看好她讓她進了水,你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過的嗎?我閉上眼就能看到咱們閨女在水裡對我哭着說她冷!就是傾家蕩產我也要把她接回來!」馬老三說完,紅着眼睛站起來道:「我這就回去湊錢,等着我。」

馬老三走後,陳青山嘆了口氣道:「你這大哥,脾氣很怪啊。」

我也不知道說什麼,站了起來,出去跟大哥站在一起,他在默默的抽煙看着遠方,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走到他身邊之後,他遞給我一支煙,這是我們本地的百姓煙,六塊錢一包,之後他對我輕聲說道:「撈屍的事情,你不要再管。」

我點了點頭道:「恩,我知道,規矩不能亂。」

——其實我也想清楚了,我不能為大哥開這一道口子,不然以後大家都找我講價錢那怎麼辦?給這個面子了不給那個面子?

馬老三說的那句話很有道理:這本事,值十萬。

馬老三在傍晚的時候湊齊了十萬塊錢拿了過來,甚至還有很多零錢,他老婆跟在他身後一直哭,不知道是心疼錢還是怎麼,馬老三顫抖的把錢遞了過來,說實話,馬老三家的情況我知道,過的也不怎麼好,看着他夫妻倆身上那破舊的衣服,我都不好意思接這個錢。

這一刻,我甚至感覺大哥真的有點不近人情了。

最終,我還是接了錢。

收了錢之後,大哥用同樣的辦法取了馬老三一滴血,之後扛着木筏進了河,此時天色已晚,我勸大哥道:「都晚上了,挺危險的,要不明天吧?」

「沒事。」他道。

我們再一次出門進洛水河,圍觀的人依舊一大堆。

大哥這一次用了半個小時就從那十二道鬼窟之中出來,木筏上,放着一具很小的屍骨,馬老三在看到屍骨的時候,終於忍不住痛哭,跪在地上不停的給大哥磕着頭。

有些錢,花的心疼,但是值。

一天之內,從十二道鬼窟之中撈出兩個屍體,一個三年多,一個十幾年,大哥再一次震驚了人們,同樣傳來的,也有大哥的狠,這個狠是要價狠,十萬塊,並且絕對不講人情,他親兄弟的面子都不賣。

我聽了之後也就是笑笑,說難聽點,我的面子才幾斤幾兩?

第二天一上午,就有一個外鄉人得到消息直接帶着錢過來找到大哥,他也是撈自己的親人,十萬塊錢一交,大哥依舊是划著木筏,很快就把屍骨找到。

兩天時間,凈賺了三十萬,沒有任何的成本,用時最長的時間是一個小時多一點,就是唐人傑兒子那一次,這讓村民們羨慕的都直流口水。

但是在撈出這個外鄉人親人的屍首之後,大哥回來後,把那個可撈十二道鬼窟之屍的旗子收了起來。

大家都以為他這是名聲傳出去了就不需要立這個旗子了,誰知道不是。

下午的時候,依舊有人來,大哥可以打撈陳年撈屍,這幾十年來流進十二道鬼窟的屍體不少,所以來找的人也多,下午的時候就再一次有人來。

「我一年只進三次鬼窟,今年的已經進完了,不會再撈裏面的屍骨了。」大哥說道。

「就不能通融通融,加錢也行!」下午來的這個人帶着個眼鏡,穿着一身名牌,開的奔馳車,看起來就不缺錢。

「不行,這是規矩。」大哥說話依舊是不容置疑。

接下來,大哥真的不進鬼窟了,在那個奔馳眼鏡男走後,還有幾波人來找,大哥都是同樣的說法,一概拒絕,後來他乾脆再一次立了一個旗子道:「一年進三次鬼窟,一次十萬。今年已三次,若有撈屍者,明年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