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老子不是普通人
老子不是普通人 連載中

老子不是普通人

來源:google 作者:楚靖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曼妮 楚靖飛 現代言情

多年山野清修生涯,讓他只想當個普通人誰知父親猝死,母親急症,他好言相求都換不來未婚妻一句憐惜既然當普通人救不了母親,他就不當了!展開

《老子不是普通人》章節試讀:

「是一份藥方,沒什麼特別……」
佟導看到寧歆月彎腰去撿那張藥方,就隨口解釋了一番。
「回春方???佟伯伯,你什麼時候得了這個絕世之方?」
寧歆月原本只是隨意看看,卻沒想到,竟是看到了幾個萬萬沒有想到的字眼。
「什麼回春方?」
佟導很是疑惑地看着寧歆月:「這不就是一個普通的養身藥方嗎?」
寧歆月捧着那藥方,激動得雙手都在發顫:「佟伯伯,我外公打小壓着我背藥方,我都背了二十年了,怎麼可能看錯?」
她晃了晃手裡的那份藥方:「這是葯聖孫景獨創的回春方啊!哦,不對!」
寧歆月說著,又低下頭仔細地將手裡的藥方從頭到尾看了一遍。
好一會兒,她才愕然抬頭,喃喃自語。
「絕了,真他媽絕了……」
佟導伸出手去往寧歆月的額頭上拍了一下:「小姑娘家家粗話連篇,被你外公聽到又要批評你了。」
寧歆月噘了噘嘴,很快又咧開嘴笑了起來:「佟伯伯,這份藥方是誰寫出來的?我要對方的全部資料!」
「這藥方怎麼了?」
「回春方本就是一個養身方,但是因為其用藥大膽,劑量過猛,一個不小心養身不成反受其害,因此數百年來少有人敢試。」
她曲起一指往那紙藥方上面彈了彈:「而這個人,不僅保留了養身方的精髓,更是在此基礎之上進行了增減和修正。」
聽了寧歆月的話,佟導很是吃驚。
他萬萬沒有想到,楚靖飛隨手寫出來的一份藥方,竟是一份絕世良方。
不僅如此,楚靖飛竟然還根據他的身體情況,對這份藥方進行了改良!
若不是眼前這位,是如假包換的醫學世家千金,佟導都要以為自己這是在做夢。
這怎麼可能呢?
「佟伯伯,你怎麼了?不相信是嗎?」
「我讓外公看看這方子,你就會明白了。」
寧歆月一邊說著,一邊就要給她外公打電話,卻被佟導給攔了下來。
「這是一個小友寫的,不過他是否願意讓人知道他還有這樣的本事,我得問問他的意見。」
小友?
寧歆月心神一動:「佟伯伯,你說的這個小友,不會就是剛剛離開的那個楚靖飛吧?」
佟導愣了愣:「怎麼,你也認識他?」
寧歆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輕咳了一聲:「我剛才,不小心聽到了幾句你們之間的對話。」
無意間聽到別人的對話,本就是一種不太禮貌的行為。
寧歆月本來打算暫時離開的,卻沒想到會被楚靖飛的琴音給拖住了腳步。
見識過對方那高超的琴技之後,寧歆月就起了跟人認識一下交個朋友的心思,卻被無情地拒絕了。
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楚靖飛不光有一手彈得出神入化的琴技,在醫學上居然也有這般逆天之能。
「他這也太厲害了吧?」
看到寧歆月一臉失神的樣子,佟導笑了。
「真這麼想跟他認識?三天後他要來當表演嘉賓,你可以親自問問他。」
「楚靖飛在國醫這一行的造詣非同一般,不行,我還是要回去跟外公好好說說,不能錯過這樣一個天才。」
寧歆月很是認真嚴肅地說完,跟佟導道別後,便急匆匆地走了。
……
另一邊!
被佟導和寧歆月念叨了一路的楚靖飛,先是去了一趟銀行,將支票里的錢取出。
然後將錢存進了自己的銀行卡,這才又回到了醫院。
只是剛推開方娟所在的病房門,他的眉頭就緊緊地鎖了起來。
平日里清冷的病房內,此時正熱鬧得像個菜市場。
看到楚靖飛開門進去,正坐在門邊上的一個女人,扭頭衝著他笑了一下。
「這是小飛吧?都這麼大了啊!那年看到你,你才這麼點高。」
她衝著自己的腰下比划了幾下。
楚靖飛面無表情。
他對這個過於熱情的女人沒有半點印象。
對滿屋子都是陌生人,更感覺到胸口一陣發悶。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方娟看到兒子回來,慢慢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小飛,這是你大伯和小叔他們。」
大伯?小叔?
聽着這些極為陌生的稱呼,楚靖飛愣了愣,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母親說的,應該是他父親的兄弟那一支親戚。
但兩邊不是斷絕往來很多年了?
「是啊小飛,我是你小嬸嬸。」
那個坐在門邊上的女人,又自顧自地開了口:「你這孩子也真是的,你爸去世你媽重病了,怎麼不記得回家來說一聲?」
「再不相往來,那也是血肉至親啊!」
至親?呵呵!
楚靖飛大步走向方娟的病床邊,看到她的眼裡閃過一抹無奈和憤怒,心裏就更是有底了。
「我長這麼大,從來不知道除了父母還有別的親人。」
楚靖飛抬手在母親的手背上安撫地拍了拍,示意她不要擔心。
隨後轉身看向那一屋子的陌生親人。
「我媽身體不好,需要靜養,我跟你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慢走不送。」
「楚靖飛,你爸在世的時候,就是這麼教你待人接物的?」
楚靖飛的大伯,楚為國緊繃著臉站了起來。
楚靖飛抬頭掃了他一眼:「怎麼,我爸沒了,你打算在我這充長輩?」
「我看你長得也不胖啊,哪來的這麼大一張臉呢?」
楚為國:……
要不是看在眼前這個便宜侄子還有用的份上,他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
「小飛,怎麼跟你大伯說話的?」
「他們大老遠地過來一趟也不容易,咱們得客氣一點。」
方娟大家閨秀出身,這些年日子雖然過得清貧,卻依舊沒有墮了風骨。
雖然對這幾位楚家人生不出什麼好感,但還是提醒了一下自家兒子。
「是啊小飛,我們可是聽說了你們家出了事,特意趕過來的。」
楚靖飛的眉眼間依舊淡淡的:「哦,那還真得感謝一番你們的『特意』。」
「說吧,你們這麼不辭辛勞地上門,想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