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老子對你是情根深種
老子對你是情根深種 連載中

老子對你是情根深種

來源:google 作者:周商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盛景惜 顧景良

曾經的盛景惜一直都認為,她與顧景良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也因此她才會在公開的場合里,不計任何後果拒絕了他的求婚然而世事難料,三個月以後,盛景惜所在的家族破產了,她在一夜之間淪為了落魄千金盛景惜在走投無路的時候,只能主動的找上了顧景良,與他抱團取暖,來了一場假結婚的戲碼……...展開

《老子對你是情根深種》章節試讀:

申城夜晚。
市中心高級公寓的頂層房間,白色窗帘半遮半掩,照亮了城市上空的斑斕燈火趁機溜了進來,照見室內人影。
盛景惜被廝磨得沒了耐心,推了推身上作妖的那人,壓低了聲音怒吼道:「你快一點!」
「怎麼,着急了?」
那人笑笑,語氣戲謔揶揄,動作卻真的快了起來。
盛景惜卻始終緊咬着牙關不肯發出一丁點聲音。
……三個月前,顧景良在夜宴門口,當著許多人的面求婚盛景惜。
「盛景惜,我這輩子非你不娶,你嫁給我,我保證你不後悔!」
盛景惜當時是怎麼回的?
她一臉高傲,下巴微揚,毫不在意圍觀人群,笑得燦若繁星,話卻無比刻薄:「我最討厭不自量力,沒有自知之明的人。」
一句話,把對顧景良的厭惡嫌棄展現的淋漓盡致。
後來這事在申城大小圈子裡流傳許久,顧景良被人當眾打臉拒絕一事很長時間成了人們議論嘲笑的話題。
三個月後,盛世集團破產,盛柏濤氣急攻心猝死,盛景惜一夜之間從雲端跌落泥坑。
大家都以為憑盛景惜那種高傲清冷的個性,一定不肯就此罷休。
果然,她一襲盛裝、昂首挺胸,全身上下就連頭髮絲都不曾有半點慌亂落魄,鎮定沉着地來到顧景良面前。
「盛小姐屈尊來訪,有何貴幹呢?」
顧景良一臉痞笑,半是打量、半是戲謔。
「顧景良,當日你說非我不娶,如今可還算數?」
盛景惜沒半點遲疑退縮,雙眼直盯眼前人。
顧景良嗤笑一聲,眼裡不辨喜怒:「怎麼,盛小姐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想問問顧總還敢不敢娶我?」
「盛小姐,你也不必激我,我顧景良雖然名聲不好,可到底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
顧景良說到這裡,故意湊近:「畢竟,盛小姐你之前當著那麼多人面罵我不自量力、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要是沒點記性,多對不起你的一番教育,是不是?」
他說完,故意往盛景惜臉上挑釁似地吹了口氣。
盛景惜眼睛一閉,再睜開,絲毫不在意他的挑釁:「你幫我重建盛世,事成之後,我就嫁給你!」
顧景良冷笑:「盛景惜,你有什麼資本讓你自信到以為我還對你念念不忘?」
盛景惜不怒反笑,眼眉間神色鎮定:「不是嗎?
那顧總為何費盡心思、花大價錢買下盛世股權?
難道顧總這麼做純粹是因為喜歡,不是為了引我來你面前求助?」
顧景良攤開兩手,表情十分欠揍:「那也說不定哦,我這人比較記仇,你叫我下不來台,我就趁火打劫、花大價錢買你家,得不到你人,得到你家的東西也行啊。」
「不過呢,我這人心軟,倘若你哭哭啼啼來求我,說不定你說什麼我就答應了。」
盛景惜不理會他的戲謔揶揄,「哭哭啼啼不是我做事的風格,顧總要真想從我這裡得到點什麼,不如先拿出點真東西來!」
「據我所知,你現在就是窮光蛋、一文不值,有什麼值得我拿出真東西的?」
「沒有嗎?
那算了,申城有錢的又不只你一家,我再去找找其他人好了!」
盛景惜說完轉頭就走,毫不猶豫。
顧景良低聲罵了一句,三兩步追過去拉住了她手腕:「盛小姐這是在玩欲擒故縱嗎?」
盛景惜抬頭迎上他視線,語氣不卑不亢:「那你中計了嗎?」
顧景良先是一愣,隨後就笑,這女人,還真是連演都不願演一下:「今晚陪我,明天給你消息!」
盛景惜毫不意外他會提這樣的要求:男女之間,不就是那點事!
顧景良折騰了她一夜。
臨近黎明,在她昏睡過去之前,顧景良湊在她耳邊說道:「先去夜宴當保潔,看你表現,做的好了我就幫你重建盛世!」
接下里一連三四天,盛景惜就在夜宴當保潔。
這事很快就傳播了申城內外,好多人故意來夜宴,一是為消遣,再就是來看曾經這朵讓人仰慕的烈焰玫瑰,如今落魄起來是什麼樣的場景。
更有很多曾經被盛景惜羞辱無視、愛而不得的人,藉機揶揄諷刺幾句,以找回些許當初丟失的臉面。
……夜宴走廊里。
幾個女人正圍着一個穿制服、彎腰拖地的清潔女工說說笑笑。
「沒想到啊,昔日申城首富盛家大小姐,如今落魄到當清潔工!」
「就是那個紅遍申城、飛揚跋扈把誰都不放在眼裡的盛大小姐?
沒想到她也有今天!」
「你可小聲點吧,聽說盛大小姐現在仗着申城最陰晴不定、暴虐兇殘的顧大總裁的勢力,小心大小姐仗勢欺人,割了你們的長舌頭!」
「切——我們才不怕,顧大總裁要真把她當回事,會讓她拋頭露面地來夜場干這個?」
「也是啊!
盛大小姐當初眼睛長在頭頂上,當眾羞辱顧大總裁呢,要我說啊,如今才是現世報,活該!」
……盛景惜對這種話早就免疫,置若未聞般拿拖把將地板擦的乾乾淨淨。
「喂,說你呢!
你啞巴了?」
高雅晴從前處處被盛景惜壓一頭,早就憋了一肚子氣、對盛景惜十分嫉妒不滿了。
此刻,高雅晴說著話,故意趾高氣昂地從盛景惜剛擦乾淨的地板上踩過去,就是要存心噁心她。
盛景惜今天想早點走,拖完這走廊,還有五個包房要打掃,時間緊、任務重,她不想浪費一秒鐘,因此,面對高雅晴的挑釁,根本就不當回事,想都不想側身走開。
被人當面無視,身邊還都是熟悉的小姐妹,高雅晴面子上抹不開,頓時氣急敗壞,上手就去拉盛景惜。
「盛景惜,你給臉不要,啊——」不知道是趕巧還是故意,只見盛景惜側身一躲,手上拿着濕噠噠的拖把帶出一地的水,穿着十厘米高跟鞋的高雅晴,腳下一滑摔了個四仰八叉,走廊里立即想起她的慘叫聲。
高雅晴穿條又緊又短的黑色連衣裙,趴在地上摔得裙邊上卷底褲都露了出來,那群小姐妹先是懵圈,好半天才手忙腳亂地上前去扶她,嘰嘰喳喳地關心詢問。
當眾出糗丟人,高雅晴惱羞成怒,沒等站穩就要去掐盛景惜。
「盛景惜,我弄死你——」盛景惜卻依舊面無表情、一語不發,拿拖把的手略使勁一捅,腳邊洗拖把的桶應聲而倒,桶里髒水迎面潑了高雅晴一腳一腿。
頓時,高雅晴的尖叫聲再次響起:「盛景惜——」圍觀的小姐妹們一時間看愣了,高雅晴沒佔到便宜不說,一會兒功夫就在盛景惜手上連吃了兩次虧。
一時間,那些原本還嘀嘀咕咕、酸言酸語的人,沒一個敢再去招惹這個女人。
值班經理收到消息小跑着趕來這個修羅場,一來就看見一群人圍着一個保潔員。
這場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一群富二代欺負一個曾經風光如今落魄的前富二代,眾不敵寡被團滅。
可這些人到底是客人,不管如何作,還是得小心哄着不是,那經理立刻就上前去,一臉職業笑容。
「怎麼了,各位大小姐,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惹得各位大小姐不開心了?」
高雅晴一看見值班經理,在盛景惜身上沒撒出來的氣,頓時就像終於找到了出氣筒,轉身對着值班經理就是一通輸出,相當的咄咄逼人。
「你怎麼當班的?
還想不想做生意了?」
「你這值班經理也不管管,小小一保潔員就敢頂撞客人,你們是不想在申城混下去了?」
值班經理一通狂點頭:「是是是,是我們管理不當!」
「你們真是什麼人都敢往裡招啊,這樣的人你們招進來,存心找晦氣我不管,但是她惹着我了我可不會咽下這口氣!」
「你們僱人也不做背景調查的嗎?」
「她就是一掃把星!
剋星!
把她爹公司給克沒了不說,還給她爹氣死了——啊——」盛景惜在高雅晴說那句「把她爹公司給克沒了」時,就已經扔了拖把、掄圓了巴掌沖了過來,在眾人毫無防備中,一巴掌狠狠扇在了高雅晴臉上。
這一巴掌不止把高雅晴扇懵了,周圍所有人也跟着懵了。
在眾人沒有反應過來時,她又掄起巴掌給高雅晴另一邊臉也來了一巴掌。
左右對稱才好看!
高雅晴頓時就瘋了。
可她一連幾次在盛景惜手上吃了虧,再不敢輕舉妄動,只好轉身撿軟柿子捏。
「你是瞎了嗎?
看不見你手底下的人怎麼對待客人的?
這樣的人你還不攆滾蛋是等着我誇你嗎?」
「你馬上把這賤女人給我開除,不然我讓你們這店開不下去!
我讓你們所有人都完蛋!」
她大舅是市工商副局,想叫哪家店關門歇張,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那經理討好笑着一個勁地賠不是:「大小姐您別生氣,都是我們管理不善,我們馬上整治,馬上整治!」
可這時候,背後不遠處傳來一個男人冷冷的聲音:「這位小姐是要讓誰完蛋呢?」
 

《老子對你是情根深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