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老子是陰差
老子是陰差 連載中

老子是陰差

來源:google 作者:老子是陰差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王艷香 豹爺

嬰兒剛降生時,會閉着眼睛哭嚎,可我不哭不鬧,用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娘那夜,暴雨滂沱,有雲遊的道人路過我家,用手指戳瞎了我左眼,我的父親將道人打死,被打死在牛棚我成了半瞎,如果不是二叔,我早就餓死了,是二叔把我養大稍微長大一點,我就留在一家盲人按摩店工作……展開

《老子是陰差》章節試讀:

「啊,你流鼻血了!」堂妹驚呼道。

  我臉紅脖子粗的撒了個小謊,「咳咳,沒事,剛才發功的時候損傷了元氣,休息一會兒就好。」

  「我扶你進屋休息。」

  堂妹小臉通紅,攙着我的胳膊小心翼翼的往房間里走,房間小沒有椅子,我只能坐在床上,堂妹尷尬的站在一邊。

  啖精鬼被驅走了,可堂妹身上的陰氣仍然濃重無比,如果任憑陰氣在體內存着,堂妹恐怕會出大問題!

  堂妹怯生生的問,「哥,那傢伙還會來嗎?」

  「他被打入地獄後,要下油鍋地獄折磨百年才能投胎,絕不可能騷擾你。只是……」

  我面露難色問道,「這啖精鬼是從什麼時候纏上你的?」

  「大概是兩個月以前。」

  堂妹的臉漲紅到耳根,用細弱蚊蠅的聲音說道,「我每天晚上都做夢做那事兒,白天困得要命,總是忍不住睡覺,幹什麼都沒精神。」

  「糟了,如果被纏超過四十天以上,啖精鬼的陰氣會留在你的體內,得不到解決的話,會在半年內精力衰竭而死!」

  在獲得陰差令牌以後,我幾乎得知了關於鬼怪的全部知識,所說出的話並非空穴來風!

  聽到這話,堂妹登時俏臉煞白,梨花帶雨的抽噎說道,「那怎麼辦!哥……你要救我,我不想死!」

  「別急,等我想想辦法!」

  我閉目凝神,心中暗自向系統詢問,有沒有什麼解決辦法。

  「萬界倉庫中擁有靈符,法寶,醫書,等一切您需要的東西,只需功德點便可置換,請問是否選擇開啟搜索功能。」

  「是。」

  沒過多會兒,系統再度提醒,「搜索到《奇門催穴經》可解決宿主目前狀況,是否花十功德點購買?」

  「是。」

  在做出選擇的瞬間,我的大腦忽然有些脹痛,大概過了三秒鐘左右恢復正常時,我已經把《奇門催穴經》盡數融會貫通,完全可以用催穴的功夫,將堂妹體內的陰氣給逼出來。

  只是堂妹體內陰氣已經遍布全身,需要褪去衣物,要從腦袋頂到腳掌心,幾乎每一處肌膚都要按個遍,才能徹底解決陰氣。

  見我沉着個臉許久不說話,堂妹已經哭得接不上氣,「嗚,我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額,辦法是有,只不過……」

  我將驅邪的法子講給張黛聽了以後,她的小臉登時如玫瑰般紅艷,小耳垂更是嬌艷欲滴,用弱不可聞的聲音說,「一切都憑哥哥安排。」

  ……

  窗戶開着,輕如紗幔的窗帘隨風舞動,今夜皎月似乎帶着溫度,吹進來的風都是暖洋洋的醉人心脾。

  枕邊亂丟着的粉色褻衣被調皮的風裹到了床下,堂妹害羞的閉上眼睛,怯生生的問,「哥,可以開始了嗎?」

  「感覺可能會有點奇怪,你忍着點。」

  我咕咚咽了口唾沫,在心中念了無數遍阿彌陀佛後,手掌才輕輕的按了下去。

  忽然,門砰的被踹開,二叔拿着板凳腿就朝我頭上招呼,「狗娘養的瞎子,連我女兒都敢碰,今天老子就弄死你!」

  我一時間竟忘了躲閃,還好張黛死死的抱住二叔的胳膊,帶着哭腔急喊道,「哥,你快跑!」

  「狗雜種,你跑不了!」二嬸手裡拎着把菜刀,面目陰狠的在門口堵着。

  擁有了功德置換系統以後,我的滅魂掌對普通人沒有什麼用處,眼下這種情況只能逃跑!

  還好二樓旁邊有一顆歪脖子槐樹,我順着樹滑下去,飛快的鑽進旁邊的衚衕里,我們居民區樓層挨得很近,巷子錯綜複雜,沒多會兒我就繞到了大路上。

  我去,好容易恢復了雙眼,又差點被二叔堵在屋裡打死,我這命可真夠坎坷的…

  凌晨兩點半,我漫無目的走在大街上,腦子裡快速過濾一遍以後,我發現唯一和我講得上交情的,就只有按摩店的領班紅姐。

  我用老式諾基亞手機,撥通了紅姐的電話號碼,好一會兒後,電話那邊傳來慵懶的聲音,「小苟,這麼晚了有事嗎?」

  「紅姐,我能不能……去你家借住一晚?」我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又和家裡吵架了?」

  「嗯。」

  「行,姐給你留着門。」

  電話掛斷,我心裏頭暖洋洋的。在這個冰冷的城市裡,至少還有人無償的幫助我……

  沙河鎮西北,紅燈區街尾荒涼處,有一棟突兀的白色小洋樓,就是紅姐的家了。

  以前我在按摩房工作得太晚時,紅姐會把我接來她家住,我輕車熟路的上了樓,大概是聽到我的腳步聲,卧室里傳來紅姐夢囈般模糊的聲音,「沙發上給你放了被子,早點睡覺吧。」

  「謝謝紅姐。」

  就在我走進二樓客廳的時候,忽然迎面撲來一股子陰森氣息,激得我脖頸發亮,我下意識的警惕起來。

  二樓擺設簡單,一間卧室銜接着樓梯口的小客廳,卧室的門半掩着,窗戶打開,涼爽的過堂風比空調還管用。

  只是七月的天里,這股子「涼爽」也太濃烈了些!

  我眯着眼睛細看,發現正北的牆面上多了個香案,案子上擺着一個嬰兒大小的女布偶人,布偶穿着鮮紅的嫁衣,坐在綉榻上,腦袋矇著蓋頭,看不清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