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辣手小醫妃:這個王爺不經撩
辣手小醫妃:這個王爺不經撩 連載中

辣手小醫妃:這個王爺不經撩

來源:google 作者:慕簡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楊初雪 楊芸

一朝穿越,醒來成了落魄王妃,楊初雪看着眼前那個男人,拳頭都硬了有這麼對自己老婆的嗎?可惜她人在屋檐下……好生氣,但還是要保持微笑直到她掌握了一門茶藝……看着不知好歹,要對自己動手的女人,楊初雪趕緊躲到王爺身邊,委屈哭訴:「都怪我,惹了妹妹生氣,也惹得王爺不高興」王爺:「……」可愛,想親,想抱……反派:「……」好一壺綠茶……展開

《辣手小醫妃:這個王爺不經撩》章節試讀:

  看昨晚宋廷捷的表現,不約是不會把楊初雪趕出府,不管他對楊初雪的溫柔體貼是裝的還是真的,總之,楊初雪心裏明白,這個賀雲珞不可能第一天當主母就拿刀子陰人。

  不過是在虛張聲勢罷了,畢竟自己的位置都沒坐穩,賀雲珞也在籠絡人心的階段,哪裡敢這麼橫?

  楊初雪笑了笑,一邊百無聊賴的扣手玩,一邊隨口答道:「好呀。我都可以,不管是王妃把我趕出門,還是給我二十板子,都可以,來吧!」

  那兩個嬤嬤也算是老人了,看到這個陣仗都愣住了,不得已看向了賀雲珞。

  楊初雪又毫不留情的拆穿了,「看她幹什麼呀?不是要打我嗎?還需要王妃親自動手?」

  賀雲珞沒有表示,那麼戲就要繼續做下去,所以那兩個嬤嬤又說:「來人,把板子抬上來!」

  賀雲珞知道楊初雪性情軟糯,現在她不過是仗着自己生病有恃無恐罷了,若是把板子放在她面前,指不定要嚇成什麼樣子呢。

  賀雲珞笑了笑,她才不信楊初雪還能囂張到幾時。

  「楊小姐,若是你能對主母陪個罪,再敬茶行禮,這事便就算是過去了,以後你該如何還是如何,只不過對主母還是要有恭敬……」

  「來吧,動手吧,如果實在忍不住,也可以儘快把我趕出王府。」

  嬤嬤的話還沒說完,楊初雪就爬到了那兩個木凳上,對那兩個舉着棍子的下人說著。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像是不明白怎麼還會有人親自來討打。討着被趕出去的。

  眼看着她們都沒了反應,楊初雪笑的越發的得意。

  「裝不下去了?王妃?你這個下馬威真是下錯了地方,下次想要讓我認慫服軟,除非你給我磕個頭。」

  「放肆!放肆!給我打!打她!」

  賀雲珞已經氣炸了,整個人的理智和籌謀都不見蹤影,馬上讓人摁住了楊初雪,板子立刻就要上身。

  「住手!」

  是宋廷捷的聲音。

  眾人都慌了。

  楊初雪也慌了,以昨夜宋廷捷對自己的表現來看,恐怕對原主還有感情,況且原主是宋廷捷的母親選中的兒媳婦,宋廷捷很有可能不會放她出府。

  可今日鬧的這樣大,她也實在不好收場,怪也怪賀雲珞膽子太小,不知道作惡要儘快,現在宋廷捷來了,人都不爽。

  眼珠一轉,楊初雪決定不破壞原主在宋廷捷眼裡的形象,好歹宋廷捷才是王爺,只要得了他暫時的維護,楊初雪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楊初雪不是柔弱嗎?那就柔弱給他看。

  楊初雪嘴角勾着笑容,一邊裝模作樣的從凳子上面摔了下來,裝成痛不欲生的樣子。

  「王妃,若是你這般恨我,我便自請離去,請你千萬莫要動怒,我們姐妹一場,初雪不願見你如此憂心。」

  一邊說著一邊潸然淚下,整個人透露着悲傷的情緒。

  宋廷捷聽到這話心下便瞭然了,對賀雲珞冷冷一斜眼,看的賀雲珞的心都驚了,下意識的解釋道:「王爺……事情不是這樣的,我根本就沒有打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剛剛板子確實沒有打到楊初雪,可這架勢,還有剛剛賀雲珞憤怒的「給我打」都容易讓人誤解。

  宋廷捷老遠在院門外便聽到了賀雲珞的怒聲,現在楊初雪又是這般模樣,他自然是不會相信賀雲珞的話。

  「雲珞,初雪雖是通房,卻是我母親討來我們宋王府的,若是你容不下她,該去和母親求處置。」

  宋廷捷的眼裡冷光一片,讓人害怕的緊。

  賀雲珞還想說什麼,楊初雪的淚又嘩啦啦的流淌了下來。

  「王爺,我疼……」

  宋廷捷這才抱住楊初雪,回了她的院子里。

  「都怪我,王爺,都是我讓你們吵架了。」

  楊初雪簡直玩上癮了,根本停不下來,這會像是綠茶附身。

  原來做惡毒女配的感覺這麼爽,她覺得自己快要黑化了。

  宋廷捷把她放在床上,一雙眼睛帶着審視打量她,讓人心驚膽戰。

  「楊初雪,你變得和以前太不一樣了,不解釋嗎?」

  宋廷捷根本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這麼好欺騙,他的眼睛亮的很,剛剛在場上大概不過是為了做做樣子……

  楊初雪想到這裡,整個人像是墜入了冰窖。

  「我……將死之人,大約是會變得吧,那麼王爺覺得,我和以往哪裡不一樣了?」

  宋廷捷冷笑着握住她的手腕,像是把脈的姿勢,靜默了片刻,然後放下她的手,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又恢復了溫柔繾綣的模樣。

  「雪兒早些睡吧,今日你也累了,以後若是不想去給王妃請安便不用去,不必勉強自己。」

  宋廷捷走了以後,楊初雪都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這個男人好像一點都不簡單……

  剛剛他還給自己把脈了,那麼久一定知道楊初雪身體里的毒素已經變淺了……

  如果……這個下毒的人,就是宋廷捷呢?

  因為知道她中毒的人,肯定和兇手有關。

  腦子有些混亂,沒多久,楊初雪的房裡就被分配了好幾個嬤嬤奴婢,跟剛開始冷冷清清的樣子完全大相徑庭。

  就連楊芸也來了。

  真是稀奇……

  不過她從進屋,看着楊初雪的表情就怪怪的。

  「你知不知道,雲珞姐被禁足了?」

  楊初雪一邊讓奴婢給自己按肩捶腿,一邊享用着廚房剛送來的上好的點心,漫不經心道:「是嗎?好事情啊。」

  楊芸臉色又是一變。

  「你怎麼能這樣?今日分明是你的過錯,對主母不敬,還對王爺撒謊,你以前可從來不會這樣。」

  「就是因為以前我不會如此,才會讓我的親妹妹看不起我,讓我的男人在我喪禮上娶親,才會讓那個新婦騎在我的頭上想給我下馬威。楊芸,你可以繼續跟我作對,看看你的下場會不會比賀雲珞好。」

  嚇唬人誰不會啊?她楊初雪要嚇人一嚇一個準。

  楊芸臉色一變,簡直連腳都站不穩了。

  「你……你真是太可怕了,我可是你的親妹妹,你怎麼能對我……」

  「呵,一個死而復生的人生,從來沒有那些多餘的東西,我現在,只有我自己。」

  楊芸咽了口唾沫,轉頭就落荒而逃了,本來還想要跟她理論,現下卻敗得潰不成軍。

  宋廷捷在窗外勾起一個笑來,沒人知道他究竟在這裡站了多久。

  以前的楊初雪,和現下完全不可能是同一個人,現在的這個女人,真是太過鋒芒了。

  以前的那個藥罐子死了也好,居然來了這麼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囂張女人。

  宋廷捷回想起楊初雪方才惡狠狠的語氣,沒由來的覺得,非常的動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