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冷宮養娃多災多難
冷宮養娃多災多難 連載中

冷宮養娃多災多難

來源:外網 作者:冷落月鳳城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冷落月鳳城寒 都市言情

作為一個經常熬夜爆肝碼字的網文作者,冷落月猝死了。不但猝死了,她還穿越了。穿到了生娃難產的冷宮廢后身上,還綁定了個莫名奇妙的養娃系統,要將這小貓兒養成太子,方能完成任務。穿都穿了,還能怎麼辦?養着唄!展開

《冷宮養娃多災多難》章節試讀:

見他就這麼走了,太后閉着眼深吸了一口氣,待他走遠了,才不滿地道:「這個皇帝當真半點兒沒有將我這個母后放在眼裡,我的話他都不聽,就是不想立嫣兒為後,難道我和他舅舅還能害他不成?」
崔嬤嬤站在一旁寬慰道:「皇上早晚有一天會明白太后的苦心的。」
「哎……」太后長嘆了一口氣,看着院中追逐的彩蝶道:「若是夜兒為帝就好了,他必定極尊重我這個母后,極懂我心,極聽我話。」
夜兒,名為鳳城夜,是先帝的六皇子,也是鳳城寒的胞弟,及冠後便封了夜王,去了封地青州。
崔嬤嬤臉色大變,忙小聲道:「太后娘娘,這樣的話可不能說啊!」
如今二皇子才是皇上,若是這話傳到了皇上耳朵里,皇上又會怎麼想?
太后擰着眉道:「本宮就在自己宮裡隨口說說而已,本宮日後不說了便是。」
兩個兒子比起來,她最喜歡的便是從小就與她親,又聽她話的小兒子,也更想讓自己的小兒子當皇帝。可這自古以來都是立長立嫡,先皇也更屬意寒兒,立了寒兒為太子,讓他繼承了皇位。
長安王回府後,便有人上門拜訪。
書房內與長安王一派的幾個官員,憂心忡忡地看着長安王道:「王爺,江洲之事,王爺打算怎麼辦?」
以往這種事兒都是派文臣去的,可今日皇上卻派了長安王去,皇上怕是也曉得長安王也牽扯其中,這不由讓他們這些與長安王一派的人不安了。
長安王喝了一口茶冷哼道:「我這個好外甥,是在敲打我呢!他既然派了本王去,本王自然要將這事兒給辦利落了。」
他那外甥應該是知道江洲是他的地盤兒,知道這事兒與他有關係,才派了他去江洲。
只是他那外甥縱使知道與他有關,卻也不敢動他,只能這樣敲打敲打他。
畢竟自己可是他的舅舅,自他登基後,也是自己一直在幫他,若是沒有自己,他的皇位可坐不了這麼穩。
戶部侍郎小聲道:「可咱們……」也有份兒啊!
那河堤款,不僅僅是進了江洲知府的口袋,他們也拿了些,而這大頭還是被長安王拿了。若是將事兒辦利落了,豈不是也要將他們給牽扯出來。
長安王笑道:「本王會讓那江洲知府,將他貪墨的銀子都吐出來的。」
眾人一聽,頓時便都安心了。
「沒錯,貪墨的是那江洲知府,他自然是應該把銀子吐出來的。」
王爺顯然是打算把那江洲知府推出來,讓他一個人承擔下所有罪責。只要讓那江洲知府一人認下了所有罪責,自然便牽扯不到他們。
「不過……」長安王掃視了一下書房中的眾人,「江洲的河堤款,你們吃了多少,也要都吐出來,你們今日在朝堂上有聽到了,那被貪墨的銀子,本王得全部都追回來。」
眾人的臉色變了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言語,這吃到肚子里的銀子,誰又願意吐出來呢!
工部侍郎的眼珠子轉了轉道:「都說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咱們吃的那點兒,那江洲知府應該就能補上了。」
鞏固江洲河堤,朝廷撥款二十萬兩銀子。長安王吃了五萬,他們幾個一人吃了一萬兩,剩下八萬兩到了江洲知府的手裡。估摸着那江州知府也吃了一半兒,就十幾萬兩銀子,那江洲知府在江洲五年,不曉得搜颳了多少銀子,這點兒銀子他是絕對補得上的。
「是啊!是啊!」戶部侍郎也附和着點頭。
長安王危險地眯起了眼睛,道:「若都讓那江洲知府補了,他能甘願認罪嗎?」
那江洲知府認罪後,還要押解進京,交由三司會審的。若這銀子都讓他出了,不留些銀錢給他的妻兒,他能甘願獨自一人扛下所有嗎?
江洲知府:吃就大家吃,鍋就我一個人背,老子不幹了!
其他人都沉默了一會兒,工部侍郎開口道:「下官明日便讓人把銀子送來。」
「下官也明日送來。」
「下官也……」
所有人都答應了明日把銀子送來,然後便從長安王府的後門兒離開了。
官員們走了後,長安王便起了身,去後院兒看自己的寶貝孫兒。
長安王一路到了凌雲軒,一進院子,院中的丫鬟便忙沖他屈膝行禮。
「王爺。」
「世子可在?」長安王問。
一個丫鬟道:「世子爺不在,用過早膳便出去了。」
「哼。」長安王冷哼了一聲,齊冀這個臭小子,文不成武不就,都當爹的人了,還整日不着調,只曉得跑出去玩樂,他們齊家靠他是靠不住了。
「把臨兒抱來給本王看看。」長安王邊說,邊朝花廳走去。
「是。」丫鬟們直起了身。
一個丫鬟進了主屋的內室,沖床上躺着的年輕女子道:「世子妃,王爺又來瞧小少爺了。」
秦如韻抬起眼瞼,沖抱着孩子的乳娘道:「把小少爺抱過去吧!」
她的臨兒並不是齊家唯一的孫子,但是她這公爹對臨兒卻格外的偏愛。不但親自起名,幾乎日日都要來瞧瞧臨兒。臨兒如此受寵,這讓她這個當娘的,也有一種母憑子貴的感覺。
乳娘將孩子抱進了花廳,長安王連忙接過,見孫兒睡著了,便輕輕的抱着孫兒坐在了椅子上。看着孫兒安睡的臉,嘴角便揚了起來,越看越是喜歡。
臨兒出生那日,天生異像,明明是晴日突然間便烏雲壓頂,雷聲陣陣天降暴雨。臨兒剛落地不過兩刻鐘,雨停烏雲散,又是晴空萬里。
後來,他聽宮裡的人說,那日欽天鑒曾去承明殿稟報皇上,說天生異象,是有守護天元國的祥瑞降世了。
皇上不信這些,說這是無稽之談,還說這夏日的雷雨本就是來得也快,去得也快,根本就不是什麼異象,更不是什麼祥瑞降世。
然而,他卻是信的,並且堅信他的寶貝孫兒就是那祥瑞。
孫兒降世後,也讓他生出了一些大膽的想法。
他的孫兒是祥瑞降世,是不是代表,老天爺想讓他們齊家人坐坐那高高在上的位置了呢

《冷宮養娃多災多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