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冷王的傾世醫妃
冷王的傾世醫妃 連載中

冷王的傾世醫妃

來源:google 作者:泠月風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南宮夜 姬晚香 穿越重生

她是二十一世紀的巫醫傳人,如今穿越成名聲盡毀的盲女;還被渣男欺負,被賤女羞辱,這展開

《冷王的傾世醫妃》章節試讀:

原主是個痴的,因為一紙婚約對南宮恆痴纏了十數年,但因為原主是瞎子,南宮恆從來對原主都不待見,現在還把原主從正妻貶為妾。
雖說原主的名聲早已失了,但這樣的男人,別說是側妃,就算是正妃,她也不願意嫁!
這時候,一道嬌軟的聲音響了起來:「王爺,都是婉兒的錯......婉兒願意讓出正妃之位,讓姬姐姐以正妃之位入府!」
柔軟入骨的聲音,端莊秀麗的身子,一身正紅嫁衣,在丫鬟的攙扶下款款走來,步步生蓮,好似一幅絕美的圖畫,說話的人,正是即將入恆王府為正妃的墨月婉。
雖然還蓋着紅蓋頭,但那般的美人姿態,已足以讓人移不開眼睛!
姬晚香看不到人,不過墨月婉素有第一美人的稱號,聽這聲音也是不錯的。
她挑了挑眉:「墨小姐肚子里懷着恆王府長子,你願意為妾,可甘願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就成為庶子?
這正妃之位,本小姐不與墨小姐爭。」
如果真的願意讓出正妃之位,一開始就不會坐上那頂正紅花轎了,墨月婉現在站出來,只怕是在幫着南宮恆說話。
而現在說得好聽,誰知道進了府又是什麼光景呢?
她跟南宮恆沒成親就連孩子都有了,進了府,誰是正妃、誰做主,還不是南宮恆一句話說了算?
姬晚香其實是真的不想再虛與委蛇所以才說得那麼直接,不過墨月婉婚前懷孕的事雖已鬧得人盡皆知,但到底不是什麼光彩的事,這麼拿出來,墨月婉當時就受不住了。
她的身體輕顫了顫,肩膀一抖一抖的,十分可憐,啜泣道:「姐姐這是怪妹妹了?
妹妹已經是恆王殿下的人了,哪怕在殿下身邊做一個丫鬟,妹妹也願意......可姐姐若還是容不下妹妹,妹妹、妹妹也只有以死來給姐姐謝罪了!」
說著,墨月婉就要往一旁的柱子撞去,如果不是丫鬟拚死攔着,她就成了。
眾人看着這一切,不由得覺得墨月婉可憐、覺得姬晚香惡毒起來。
墨月婉都要把正妃之位讓給姬晚香了,姬晚香還要怎麼樣?
南宮恆驚喚:「婉兒!」
他連忙去了墨月婉的身邊,護着墨月婉,心疼不已:「婉兒,你怎麼這麼傻?
本王怎麼會讓你做丫鬟?
你一定會是本王的正妃!」
墨月婉流着淚,緊攥了紅袖帕,依偎進了南宮恆懷裡:「殿下......」 南宮恆的目色閃過一絲銳光,對姬晚香道:「姬晚香,你這個毒婦,不要太過分!」
姬晚香冷然,毒婦?
過分?
她做了什麼么?
她不是祝他們百年好合么?
這時候,喜婆焦急又小心地對南宮恆道:「王爺,再不請新娘子進府,就要錯過成親吉時了!」
南宮恆一掃袖,冷聲一句:「迎婉兒和側妃入府!」
銅鑼響了起來,南宮恆的意思很明顯,姬晚香今日這婚,是結也得結、不結也得結了!
喜婆很會看眼色,一把就推開了姬晚香身邊的丫鬟,蠻橫地攙向了姬晚香:「側妃娘娘,您好走。」
姬晚香心下一冷,巧妙地躲開了喜婆,眼前一片漆黑,她正要做些什麼,這時,她的耳側靈敏地聽到了一道聲音,不加多少思索的,她就向後倒了去。
「側妃娘娘暈倒了!」
喜婆驚呼,所有人都向姬晚香看了過來。
這時,人群中衝出來一道衣着華貴的中年男子身影,那男子一身正氣又透着些儒雅,面上焦急不已:「晚香!
晚香!
你怎麼了?
你醒醒!」
原本已經「暈」了的姬晚香在這個時候扯了扯男子的衣袖,對着男子搖了搖頭。
中年男子愣了愣,很快就會意,驀地就哭天抹淚了起來:「晚香,你怎麼這麼傻啊!
恆王殿下不願履行婚約娶你為正妃,我們不嫁就是了,有什麼想不開的,你要服毒啊!
一片真心餵了狗,也不必自盡啊!
現在你這副樣子,二叔怎麼對得起你死去的爹娘啊!
晚香,你不能死!
二叔這就帶你回府解毒,給你找最好的醫師,必要救好你!」
說著,一名氣質溫潤的少年男子,也越過了重重阻礙,沖了過來,因他氣度不凡、容顏俊美,剛一出現,就引起了不少女子的側目。
他一襲白衣,面色焦急,喚:「晚香妹妹!」
姬章一看到他,就示意他道:「正卿,快!
把你妹妹背回府解毒去!」
姬正卿聽此,二話不說就把姬晚香背了起來。
南宮恆看着這一幕,臉早已黑成了黑炭,咬牙切齒道:「姬侯爺,姬二少,你們當本王死了嗎!」
此時闖過來的二名男子,正是姬晚香的二叔姬章和姬家的二少爺姬正卿。
姬侯爺這「才」看見了南宮恆,本來止住了的淚水,這時候又流了起來,對着南宮恆抹淚:「恆王殿下,晚香為了你服毒,這會子已經暈過去了!
眼看晚香的毒還沒解,命在旦夕,難道你堂堂恆王,還要強娶不成?」
又臉一橫,「今日你不許本候帶走晚香,就從本候的屍體上踏過去!」
說著,他就癱坐在地上,不走了。
姬侯爺雖然哭天抹淚的,但他長得強壯,此時癱坐在地上,也頗有一番氣勢。
眾人看着這一切指指點點。
姬晚香趴在姬正卿的背上,聽着姬侯爺誇張的哭聲,差點笑出了聲來,她這個二叔,就是個活寶!
南宮恆被氣得一噎:「你!」
墨月婉的喜婆這會子又聲音急切道:「王爺,成親吉時馬上就到了!」
南宮恆看了墨月婉一眼,心底柔了柔,終是一甩袖:「迎王妃入府!」
又暗睨了姬晚香一眼,一咬牙,這個女人,他不可能讓她逃掉!
隊伍喜慶地迎着南宮恆和墨月婉入府,原本攔着姬正卿的人散開了,姬正卿背着姬晚香撒腿就跑,生怕錯過了姬晚香的治療:「晚香妹妹,二哥這就送你去醫館,你堅持住!」
此時,恆王府對麵茶樓上,那名宛如神祗的玄衣男子抬眸看了被背跑的姬晚香一眼,目色竟是定了定,閃了一抹不過一瞬的隱光。
很快,男子的視線又落向了恆王府的那抹大紅身影,隱光熄滅了,眸子度了一層深邃。
久久的,直到那抹大紅身影拜堂完畢入屋,他才收回了視線。
霎時的,他眸底染的悲傷就消失不見,冷冽的模樣,好似冰冷尊貴的祭司:「回王府!」
魅風得令,行到了男子的身後,緩緩轉動的輪椅上,男子玄衣袍下的雙腿,一動不可動。

《冷王的傾世醫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