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戀愛飼養官
戀愛飼養官 連載中

戀愛飼養官

來源:google 作者:划水領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代浩言 划水領隊 都市小說

不管你是男是女,如果你想談戀愛,可以點進來看看裏面有你想要的東西,也有能讓你成功的東西想談戀愛就看看吧,我教你!展開

《戀愛飼養官》章節試讀:

這種情況還是先穩住比較好,代浩言在心中想到。

可是接下來的信息卻立馬驚住了代浩言。

「等着他哪天要是出軌了。」

「勸和可就是在害我。」

兩個扭曲的表情......

代浩言:......

這咋回?

代浩言悄悄摸了摸腦門上不存在的冷汗,繼續回道。

「我之前也看,後來前女友提醒了,我就看奧特曼、假面騎士去了。」

代浩言剛想繼續回復,沒想到她已經把信息發了過來。

「單身的時候看我無所謂。」

「但作為一個有女朋友的人。」

「我覺得最起碼做到尊重。」

「可是他沒有。」

代浩言:......

「冷靜。」

「你去刷帥哥。」

下一秒......

「可是我骨子裡的女德會發作。」

「不允許我這麼干。」

「我會覺得愧疚。」

「他不會。」

代浩言此時徹底懵了,這讓我怎麼回?

不如......發個表情包!

於是代浩言發了一個上吊的表情包過去。

「如果我自己也是一個愛玩的人,那他這麼做也無可厚非。」

「但是我做不到,他也不可以。」

看到這兩條信息,代浩言就想明白了,這個時候就不應該勸啊!應該用拖的......

於是代浩言隨便找了個理由發了過去,先暫時穩住再說。

至於後面該怎麼搞,那就是後面的事了。

代浩言微微嘆了口氣,老哥,雖然我還是不太清楚你心裏所想,但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了。

小情侶出現這種問題,其實相當正常。想當年......

算了,好漢不提當年勇。

當務之急是想好怎麼不要讓這段關係惡化,甚至要重歸於完整的狀態。

但這有點難搞啊。

畢竟要不是代浩言他自己在談戀愛。

代浩言摸了摸早上炸毛的頭髮,決定先去洗漱完再做話說。

一通操作後,代浩言晃悠悠的準備前往店鋪。

那裡可能有解決方法!

掃了一張小藍,蹬着車到店門前停住。

打開店門,就跑到店門的一處牆壁上搜尋了起來。

牆壁上有着一個信箱,信箱旁邊是一處類似於心愿牆的東西,上面寫滿了各種感情上的問題,什麼暗戀啊、吵架啊、三觀不合啊的都有。

不過這數量......

代浩言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問題,只覺頭皮發麻。

這玩意還是他沒有那麼多時間招待客人而做的,沒想到現在已經這麼滿了,看來下次得換新的了。

「我男朋友喜歡澀澀怎麼辦?」

「我男朋友那個的時候有暴力傾向怎麼辦?」

「我女朋友經常去酒吧蹦迪,我該不該分了?」

「我被綠了,但我女朋友貌似還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了,現在是繼續處下去還是分了?」

代浩言掃過大部分的問題後,總算在角落處找到了個類似的問題。

「我男朋友喜歡看黑絲,我好不爽啊,怎麼才能讓他戒掉?」

代浩言看到上面有一個勾,頓時一喜。

在做這個牆的時候,他就特意標明了這些問題被解決後需要做什麼處理。

有勾就代表着已經解決!

解決後如果想分享具體方法的話可以把解決方法寫在紙上投到信封中。

代浩言開開心心的把信箱打了開來。

下一刻他一堆紙張就掉在了地上......

這也太多了吧!

看來有的忙了!

一股寒風從門口飄了過來,代浩言不由得轉頭看去。

鍾心遠揮了揮手:「你需不需要幫忙?」

「當然需要啊!這些玩意都掉了一地了,幫我弄到桌上吧。」

「好的。」

鍾心遠也跟着代浩言開始收起這些紙張。

在收的時候他隱約看到這些紙上似乎寫了對戀愛的感受。

看來,這些紙都不簡單啊!

這些小事做的也快,一會兒功夫就做好了。

代浩言和鍾心遠都坐在了凳子上。

代浩言看著鐘心遠,突然想起來一件事,立馬掏出了手機,點開了某寶。

他對着鍾心遠晃了晃:「給你兒子、女兒買的,記得報賬。」

鍾心遠看到上面的數字,眼皮一抽!

這玩意,竟然能賣那麼貴!

大意了!

沒有閃!!!

鍾心遠無奈的嘆了口氣:「轉過去了。」

代浩言看到錢到賬,放下了手機,說道:「你是來幹啥的?難道沒成功?」

「不是,太成功了!」鍾心遠連忙搖了搖頭。

「那是?」代浩言感到十分疑惑,這都「太成功了」還能有事?

鍾心遠有點不好意思的將腦袋靠近代浩言說道:「那個......」

代浩言聽完,神態立馬豐富了起來。

時而眉頭輕佻,時而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時而傻笑兩聲,看的鐘心遠頭皮發麻。

「這個不太行確實是個問題啊!」代浩言一副壞笑。

「可以吃點他達......、枸櫞酸......、番茄......」

聽着一個個從代浩言嘴裏蹦出來的藥名以及某些保健品,鍾心遠雖然感覺說這種東西特別噁心,但還是默默地記在了心中。

良久,鍾心遠才擺了擺手道:「我先走了,記得來參加我的婚禮。」

說完也不待代浩言做出反應,放下請柬就走了。

代浩言看着眼前的請柬,整個人的表情都微妙了起來。

真快啊!

代浩言不由得感嘆!

不過想想又感覺不對,這玩意是不是得隨份子錢!

淦!

代浩言心中一邊想着要隨多少份子錢,一邊在尋找他要找的紙條。

可是剛看了幾張,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代浩言以為是鍾心遠去而復返,抬起頭露出疑惑的表情,誰知道看到了另外一張熟悉的臉頰。

「嗨,你今天歇業嗎?我看見好多人來你這裡又走了呢。」戴玥指了指掛在門口的小牌子。

「幫我翻過來嘛。今天營業。」

「收到。」戴玥敬了個禮,像是受到被表揚的幼兒園兒童,蹦蹦跳跳的去把下牌子翻了過來。

代浩言此時在打量着戴玥。

好傢夥,這麼冷的天,竟然穿條小裙子!

不過,挺好看的。

這保暖神器就很不錯啊!

好腿!!!

咳咳......

代浩言露出了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

戴玥轉身正好看到代浩言色迷迷地看着自己。

「好看嗎?」

「什麼好看不好看?」

「腿啊!」

代浩言:......

這......難道是我看的太專註了?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是默認了。」戴玥笑了笑,坐在了代浩言對面。

「你桌上放的是啥?」

「戀愛大法。」

「我看看。」說著,戴玥就從代浩言手中搶過了紙條。

代浩言也不惱,又去桌上重新拿了一張繼續閱讀。

「這不就是戀愛感想嗎?」戴玥歪着頭看着代浩言,一臉的匪夷所思,她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在看這玩意!

「對啊,幫我找一下一張關於黑絲的感想。」

「黑絲?」戴玥眼睛轉了轉:「好,不過你得發我工資。」

「可以啊,沒問題。」

「工資的話我要你的......」

戴玥後面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代浩言打斷了:「我正好差個店員。」

戴玥翻了翻白眼。

這貨真不解風情!

代浩言此時內心也是劇烈波動。

姐啊,你這回又是來幹啥的!咋回事呢你?

暗嘆一口氣,代浩言繼續沉入了他找紙條的大事業中。

紙條雖然很多,但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被代浩言與戴玥二人看了個七七八八。

「我貌似找到了,你看看是不是這條。」

代浩言接過戴玥手中遞過來的紙條,仔細端詳了起來。

可是看完他又放下了。

這解決方案確實有效,但卻有效過頭了啊!

什麼叫做換了一個乖的就完事了!

這姐妹也太強了吧!

yyds啊!

不過別說,這個辦法是真有效......

永絕後患啊!佩服!佩服!

摸了摸腦袋,代浩言卻又覺得不行。

他總不能跟她表姐說換一個吧。

而且她們兩家關係挺好的,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要是這兩貨分了......

代浩言已經想到他姨媽板着一張臉的樣子了。

NO!NO!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可是,這可怎麼辦呢?

代浩言也頭疼了,他雖然有辦法,但那是男方用的,他總不能發個信息過去教表姐夫怎麼做吧!這多鬧心。

戴玥似乎是看到了代浩言的難處,出聲說道:「你是不是因為那個黑絲而困擾?」

「對。」

「我有辦法?」

「你說。」代浩言眼前一亮。

「穿黑絲。」

代浩言板住了臉:「這個我也想過,不行。」

「不僅這個不行,去看帥哥也不行。」代浩言盯着戴玥的眼眸,無奈的道。

「那......可以澀澀嘛!」戴玥小心翼翼的說道。

「這個更不行了!哪有讓女生去澀澀的,別說女生了,一些男生都做不到好吧!」

「這倒也是。」

戴玥頓了頓,繼續說道:「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一下事情經過,沒準我會有好辦法。」

「好吧,那我說給你聽......」

一頓詳細的介紹過後,戴玥恍然大悟。

「原來是男朋友看黑絲啊!女生一般都受不了這個呢。」戴玥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可以發黑絲照片給男生。」

代浩言:???

什麼奇葩操作,怎麼感覺似曾相識。

「這女生願意發才有鬼了。」

「不一定啊,女生如果發了就代表可能想要分了......」

代浩言扶額暗嘆。

戴玥看到代浩言的動作與表情,頓時不服了,小手叉腰,臉嘟起來,氣鼓鼓的:「這是用來測試女生是否還喜歡他的方法嘛!你幹嘛露出那種一副要死的表情。」

「如果是普通情侶關係,這樣做也不是不行,但關鍵是......」代浩言對着戴玥闡明了一遍其中的利害關係。

此時戴玥也沒有辦法了。

「那可以隨時在他身邊監督着他啊!」

「怎麼可能隨時監督,這倆傢伙還上着學呢。」代浩言嘆息一聲。

戴玥卻是捕捉到了關鍵詞。

上學!

難道......

「你該不會也是個學生吧。」

「是啊,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