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涼婚薄愛,千億總裁求放過
涼婚薄愛,千億總裁求放過 連載中

涼婚薄愛,千億總裁求放過

來源:google 作者:童顏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雲慕初 童顏 霸道總裁

新婚當日,曾經盟誓說要護她一生的男人卻將她徹底推向了地獄從此,草革裹身,墓地當屋,食土飲尿,過得不如一個階下囚她熬過了最不堪的那三年,雲慕初突然有一天跪在她面前說冤枉了她,要補償童顏說:真想彌補,就放我自由,餘生老死不見展開

《涼婚薄愛,千億總裁求放過》章節試讀:

這時雲慕初悠悠睜眼,看他一臉為難,二話不說,雙手握在刀柄上咬牙用力往上一拔,就把刀給起了出來,血噴了雷明一臉。
糊亂地擦了下趕緊拿起一團紗布死死壓住傷口,免得流血過多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等血止住的時候,江宇恆也終於姍姍來遲,得知刀是雲慕初自己拔的,臉上倒沒什麼驚愕的表情,但嘴裏還是道:「你不痛嗎,居然對自己下這麼狠的手!」
狠嗎?他再狠,也狠不過童顏刺他這一刀。
這一刀,刺的不僅僅是他的身體,還有他的心,連帶以前的一些東西一併被她斬斷了。
「傷不致命,但位置很深,需要縫針。
」江宇恆看了下傷口,從醫多年的他立馬總結了他的傷情。
然後給他打麻藥,雲慕初到底流了那麼多血,這麻藥一打,便昏昏睡去。
睡之前,他還特地囑咐江宇恆,不許把今晚的事告訴老爺子。
江宇恆點頭答應了。
雲慕初相信江宇恆的人品,就如相信江宇恆的醫術一樣,他說不講出去,就一定會守口如瓶。
不僅僅是因為江宇恆是他的家庭醫生,更是他的發小。
這一覺,他睡得有點長,醒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江宇恆還在,靠在床頭撐着腦袋打着盹,看樣子守了他一夜。
雷明邊打哈欠邊從外面進來,手裡還提了幾份餐盒。
見雲慕初醒了立馬上前噓寒問暖。
雲慕初正要說話,一隻手就貼上他的額頭了,被吵醒的江宇恆說道:「沒發燒,恢復不錯。

他會在這裡徹夜守着就是怕雲慕初外傷感染引起發熱,還好,這人銅皮鐵骨,受了這麼重的傷也不矯情。
「那就是沒事了吧?」雷明問。
江宇恆點頭:「嗯,最危險的時期已經度過了,接下來好好休養就行。

他這話無疑是給雷明吃了定心丸,崩着的神經終於可以松卸了。
他把早餐擺出來,問江宇恆:「粥能喝不?」
「能,只要不是海鮮……」江宇恆話還沒說完,雲慕初就急急的打斷道,「童顏呢?」
他在屋子裡看了一圈,沒發現童顏的影子。
雷明面色一僵,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麼回答,眼神一個勁兒的瞟向江宇恆。
後者道:「看我做什麼,實話實說吧,這事又瞞不住。

雷明點頭,這事確實瞞不住,因為他不說,主子也有辦法自己去查。
舔了下唇,說道:「被老爺子帶走了。

「什麼?」
「昨晚你昏迷的時候,老爺子就把人帶走了。

「他怎麼知道我受傷的事,不是吩咐過你不許往外透露一個字的嗎?」雲慕初臉色沉得嚇人,他千叮嚀萬囑咐就是不想讓老爺子知曉,免得他瞎摻和。
雷明吞口水吞得口乾舌燥,「屬下沒說,是唐小姐帶着小少爺說要來這邊看看你,這才發現的。

「她說要看就看,你不會攔住他們?」
「……」雷明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江宇恆有些看不下去,按住雲慕初激動的身子道,「這事也瞞不住,唐予淇和浩軒,一個是替你雲家傳延香火的功臣,一個是你接班人,都是老爺子放在手掌心上寵着的,雷明想攔也不敢哪!」
雲慕初閉眼勉強壓了壓怒火,然後一把掀開被子穿鞋下床。
把江宇恆弄得一愣一愣的:「慕初,你這是要幹嘛?」
「回老宅。
」他必須馬上回去,憑着老爺子剛烈的性子,童顏不死也得脫層皮。
「你不要命,你的身體不允許……」
「沒什麼不允許的,不是有你在嗎?」雲慕初說得理所當然,全然把江宇恆當成他的保命菩薩了。
雷明知自己勸不住,忙拿起外套給主子披上,然後讓江宇恆扶着點兒,他先去外面開車。
不到半個小時,人就到了老宅了。
此時,童顏正跪在大廳,管家拿着兩指寬一指厚的戒尺一鞭一鞭地抽在她背上。
那背已經血肉模糊不能看了。
童顏跪都跪不住,耷拉着頭搖搖欲墜,是被兩個保鏢扶着強行架起摁在地上的。
雲慕初瞳孔驟縮,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勢,衝上去,一把奪下管家手中的戒尺對坐在堂上正位的老爺子說道:「她刺了我一刀,爺爺就這麼打死她,是不是太便宜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