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亮劍:我竟成了反派
亮劍:我竟成了反派 連載中

亮劍:我竟成了反派

來源:google 作者:乾宇承明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乾宇承明 軍事歷史 錢伯鈞

什麼?我竟然穿越了,還穿越成亮劍中錢伯鈞,老天開什麼玩笑,系統呢?金手指也好啊!「嘿嘿!李雲龍,和尚是我的、段鵬也是我的、田雨是我的、孫楠還是我的、秀芹我去救你還要感謝我」展開

《亮劍:我竟成了反派》章節試讀:

蒼雲嶺主陣地硝煙瀰漫,敵友雙方戰死士兵橫屍遍野。

錢伯鈞通過望遠鏡看到,一個日本兵手握三八步槍,刺刀狠狠扎進一名小八路的腹中;那名大圓腦袋八路,手持大砍刀,接連砍死三個日本兵。

估計這大圓腦袋,就是猛人張大彪了。

錢伯鈞不由咋舌,這八路裝備太差,向前推進是要付出血的代價。

指揮部啊!指揮部,你究竟在哪裡?錢伯鈞仔細思考着,嘴中喃喃自語:我怎麼這麼二,坂田與李雲龍對陣,那勢必要找個高地觀看戰場局勢,而且是面對李雲龍。

找到了這裡,高地十點鐘方向,電台天線升了起來。錢伯均高興笑了,笑的是那樣猥瑣。

突然腦中冰冷機械聲響起……

【叮,抗戰截胡系統開啟中……】

錢伯鈞嚇得望遠鏡差點沒拿住,隨後激動右手握拳,難掩興奮說道:「我也有,謝天謝地,感謝番茄白金大佬們,真的有啊!」

身旁四名警衛,像看傻子一樣自己的長官,只是心中不敢說罷了。

王貴好奇問道:「營座你說的啥玩意?俺沒聽懂。」

錢伯鈞回頭看了眼王貴,反問道:「我已經找到坂田指揮部,你說是不是該謝天謝地?」

【叮,抗戰截胡系統成功開啟,歡迎來到本系統中,系統正在為您發放新手大禮包。】

【叮,新手大禮包到賬,漢陽造一桿,子彈五發。請問宿主是否領取?】

錢伯鈞本來高興的臉,瞬間如霜打的茄子般,破口大罵:「我領你媽了巴子,這他娘的也叫大禮包,糊弄三歲小孩呢?不行,大禮包重來,我要大炮。」

【系統冰冷機械聲再次響起,叮,檢測宿主對本系統不文明用詞,扣除子彈四發,初次警告懲罰,下次黃牌警告扣除一切獎勵,嚴重紅牌出局,獎勵炸彈一顆。請宿主對本系統用詞文明。】

錢伯鈞不屑的只能在心中暗罵……

「傳令兵,命令各連繼續向前推進一千米。王貴帶人去三連,抬門七五迫擊炮,兩發炮彈。」錢伯鈞命令道。

半小時後,全部兵馬已然推進可攻擊範圍。

【叮,系統激發任務,幹掉坂田截胡李雲龍,並全殲坂田聯隊。】

選項如下:「選着一 調頭逃跑,獎勵漢陽造十桿,子彈五十發,同時匹配孬種稱號下降宿主體質。」

「選着二 被坂田聯隊擊潰,未能擊斃坂田信哲,未能全殲坂田聯隊;獎勵中正步槍五十桿,子彈五百發,匹配勇敢完犢子稱號,體質沒有任何提升。」

「選着三 擊斃坂田信哲,未能全殲坂田聯隊,或相反;獎勵三八步槍一百桿,子彈一千發,匹配勇敢完犢子稱號,體質略有提升。」

「選着四擊斃坂田信哲,全殲坂田聯隊,獎勵一零五口徑榴彈炮四門,炮彈一千發,獎勵九八K狙擊步槍十桿;彈藥若干。匹配無敵勇敢稱號,體質小幅度提升。」

錢伯鈞心裏暗罵:你個臭系統,唧唧哇哇一大堆,小學生都知道咋選。獎勵還這麼垃圾,我呸!

「通訊兵,各連進入指定位置了嗎?」錢伯均問道。

「報告營座,各連已進入指定位置,已做好戰鬥準備,隨時可以投入戰鬥。」

錢伯鈞心裏焦急,李雲龍啊!你慢點老子還要截胡你呢!

此時王貴扛着迫擊炮,身後三人扛着炮彈與炮座快速跑來。

錢伯均手一指道:「放這裡。」

所有人面面相覷,又不敢違抗命令。

錢伯鈞校正方位,抬起手臂手握成拳,大拇指舉起,單眼觀測。隨手接過炮彈,快速裝填。

砰的一聲響,炮彈打向東南方一顆大楊樹,轟,白楊大樹變成黑楊倒落在地。

此時蒼雲嶺上,王承柱校正方位,正準備裝填諸元。

山坡上十二點鐘方向出現爆炸,轟,硝煙瀰漫開來,直升天空。

王承柱一看我的目標呢?隨後丟下炮彈,高興的跳起來,舉起右手大聲吼道:「打中了,打中了……」

你說傻不傻,不是你打的還那麼高興,老老實實趴着,等着領地瓜燒不香么!非要像街霸遊戲中的小妞跳起來,你這麼大目標,不打你打誰。

噠噠噠……一挺歪把子機槍頓時將王承柱打成篩子,倒在血泊之中。

李雲龍親眼看着,明明不是柱子打的,會是誰打的,只是稍做思考,抱着地上王承柱直搖晃大喊:「柱子,柱子……」

可是街霸中的小妞再無氣息,李雲龍恨恨的直咬牙,舉起大刀吼道:「司號員吹衝鋒號。」

滴答、嘀嗒……

李雲龍再次懵逼道,哪來的號聲,怎麼四面八方都是,鬼子他娘的也不吹號。

就在猶豫一刻,倒下幾十名八路軍戰士,心疼的李雲龍就要罵娘,這時司號員的號聲才響起,新一團全員正面衝鋒。

而錢伯均早就命令全營進攻,更是指揮着一連二連,正面衝鋒。時不時大喊着:神槍手幹掉那個旗手,迫擊炮幹掉那挺重機槍。

坂田聯隊滿員編製二千六百人,與擊李雲龍對峙四個小時,已然損失二百有餘。現在腹背受敵,各大隊長聯繫指揮部,杳無音信。

只能各自為戰,無法形成有效配合,頓時吃了大虧,被打的節節敗退。新一團在李雲龍的帶領下如一把尖刀,正面擊潰坂田聯隊。

薊城……

城樓上,楚雲飛瞪大眼睛破口大罵:錢伯鈞你這個混蛋,居然主動出擊,老子非斃你不可。

「團座,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前沿觀察哨傳來消息,一營已經包圍了坂田聯隊,新一團正面擊潰坂田聯隊,看樣子就要從正面突出重圍。還請團座以大局為重。」方立功顧慮道。

楚雲飛不敢置信道:「什麼?新一團居然正面擊潰坂田聯隊,這怎麼可能?若是真的,那是的奇蹟。」

方立功點頭道:「是錢伯鈞打掉坂田的指揮部,他們沒有了頭,再突圍自然是理所應當的。」

楚雲飛眼睛上下翻動,心想錢伯鈞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不過自己,決不能袖手旁觀。

傳令:「炮營給我炮火支援一營,二營給我堵住口子,三營給我支援一營,警衛連跟我上。」

蒼雲嶺坂田指揮部……錢伯鈞看着四處燒焦的屍體,一個大佐,兩個中佐,三個少佐。

錢伯均撿起地上燒焦一角的聯隊旗道:「快速打掃戰場,能用的都帶上,軍官的衣服,靴子都給我帶走。」

命令下達,所有人恨不得挖地三尺,將能用的全部帶走。

半個小時後,李雲龍帶領一營,衝上山頭指揮部,再一看,滿地白花花屍體穿着一塊尿布,其餘什麼都沒有。

氣的李雲龍當場大罵:誰他娘的這麼缺德,搶了老子的人頭,什麼都沒留下,別被老子遇到,不然非砍死他不可。

張大彪湊過來道:「團長你看,是晉綏軍。手指了指幾百米開外的旗幟。」

李雲龍咬牙切齒道:「去抓個舌頭問問,哪部分的。」

張大彪看了下李雲龍的眼神說道:「團長,這樣做不太好,畢竟,畢竟人家抄了鬼子後路,還……」

李雲龍一腳踢在張大彪屁股上,「張大彪,新一團誰是團長?」

報告:「是李雲龍」

「大點聲老子聽不到。」

報告:「新一團團長是李雲龍,一營營長張大彪回答完畢。」

「既然知道老子是團長,還不執行命令,快去。」

晉綏軍一營與坂田聯隊打的十分激烈,即使坂田聯隊沒有了頭,卻依然優秀髮揮他們野戰能力。

錢伯鈞端着中正步槍,打爆一名機槍手的頭,連續又拉動槍栓,機槍副手又被爆頭,可謂一槍一個小鬼子。

但還不能寸近,直至炮營火炮來援,炸的小鬼子哭爹喊娘,勝利已然傾向。錢伯鈞大喊道:「兄弟們沖啊!團座來了,我們必勝。」

隨着二三營的加入,戰場形勢立馬發生天枰般的大傾斜,殲滅坂田聯隊,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五名警衛專業上子彈,錢伯均打完五發,接過另一支步槍,勉強可以供應射擊,猶如扛着特效音響,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一個小時後,槍聲停止,在錢伯鈞的命令下,一營戰士紛紛打掃戰場。

楚雲飛氣匆匆邊走邊摘下,那已被染黑的白手套,用力丟在地上,大喝道:「錢伯鈞你個混蛋。」

錢伯鈞回頭一看,呂布算賬來了,趕快跑步過去。

趕快敬禮笑臉相迎道:「團座」

楚雲飛雙目直瞪,就要拔槍。

錢伯鈞一個健步衝上,按住楚雲飛拔槍的手臂。嚴肅說道:「團座息怒您聽我解釋,再動手不遲。」

楚雲飛使勁晃動手臂,更加憤怒道:錢伯鈞你抗命,有什麼好解釋的?」

錢伯鈞收回手,指了指警衛連,去去去……把槍都給我收了,離遠點,我要向團座彙報。

楚雲飛一甩袖子,冷哼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說不出個子丑寅卯,老子叫你變成篩子。」

既然團座這樣說,那我就明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