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兩界套路之王(書號:5162)
兩界套路之王(書號:5162) 連載中

兩界套路之王(書號:5162)

來源:google 作者:李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澤 李澤正

簡介: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這世界套路太多,李澤打算去禍害別人了!「同志,你聽說過老闆帶小姨子跑路了的商品銷售模式嗎?」「沒有?」「太好了,我教你啊!」「什麼?你的app需要用戶粘稠度?來來來,這招集五福的方案拿去!」這是一個靠着忽悠拯救世界的故事……展開

《兩界套路之王(書號:5162)》章節試讀:

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李澤表示現在很委屈。

找誰惹誰了這是?今天一早,他原本還在家裡猶豫體檢的問題,當地的社區工作人員直接就上門進行登記,按照小區的單元號排序進行統一體檢。

李澤那倒霉的養父給他留下的房子正好是一號樓一單元,於是他光榮的成為了政策實行後第一批進行體檢的人。

社區出車,滿滿當當的三輛大巴車一起來到了定點醫院,為了響應這一政策,醫院直接空出了一棟樓來進行體檢,外面荷槍實彈的拉着警戒線。

李澤看醫院準備的這麼充分,看樣子已經計劃不是一兩天了,每個進入的人都被詳細的登記,一批能同時進行100人,體檢的效率竟然超乎預料的迅速,不到15分鐘就能搞定。

估計要來了一千多人吧?李澤分好組後看着周圍密密麻麻的人潮攢動,有些不安,還有一組就輪到他了,未知才是最為可怕的存在。

「這就完事了?」李澤從一個圓筒狀的機器里出來,好奇的問這給他做檢測的大夫。

「嗯,沒事了,你再去抽個血就行了。」大夫看着手中的平板電腦上閃過的一串數據,抬頭有些好奇的看了李澤一眼,揮手給他指了一個方向叫李澤過去。

「好的,謝謝大夫。」李澤朝着那裡走去,心中卻有些疑惑……

什麼科室的大夫身上有那麼多鼓鼓囊囊的肌肉?言談舉止中還帶着一絲軍旅的鐵血風采,總重要的是李澤現在非常敏感,剛剛大夫看他的眼神明顯有些異樣。

李澤推開掛着采血室牌子的房間大門,半隻腳剛踏進去就後悔了……

「那個…我現在說想去廁所還來得及嗎?」

什麼叫銅牆鐵壁?面前的這個房間就是,從外面看去根本就是一間正常的屋子,可是一到裏面就完全是另一幅天地。

牆壁全部包裹着厚厚的鋼板,四角分別站着幾個身穿防彈衣,手持微沖的戰士,李澤一進門,兩名真槍實彈的戰士一左一右的把他夾在中間,房門「嘭」的一下關上。

「請您坐好,等體檢全部完成會有人來跟您解釋相關問題,請不要妨礙我們執行任務!」

被人架住,李澤本能的反抗掙扎一下,可是他忘了自己現在是什麼身體素質了,加上印在身體每一個細胞上的八極拳精義,夾住他的兩名戰士直接一左一右橫飛出去,吧唧一下摔倒在地。事發突然,其他的戰士紛紛舉槍瞄準,一片子彈上膛的咔咔聲。

「抱歉抱歉,自然應激反應,剛才被嚇了一跳……」掙扎過後李澤就後了悔,被這麼多條槍指着冷汗都淌了一地,趕緊舉手示意。

等坐下後他才回過神來仔細的打量周身環境,原來裏面早有兩個提前被帶到這來的人,一名七八歲大的小蘿莉,似乎是害怕,正抱着懷裡一個毛茸茸的玩具熊哭泣,一個一臉傲氣的華衣青年,不耐煩的坐在一旁。

小蘿莉梨花帶雨的在一旁抽抽搭搭,裏面一堆戰士雖然想上前哄哄,但是礙於命令只能在一旁看着,那個臉上寫滿不爽的青年被哭聲吵的不行,對着小蘿莉大聲吼道:「哭哭哭,哭什麼哭?煩不煩,在哭給你扔出去!」

小女孩明顯被嚇到了,哭聲一下子止住,抱着玩具熊不知所措,李澤在一邊看的是不爽之極,但這環境下總不能揍那小子一頓吧?只得上前去逗逗小女孩。

「你怎麼還帶着個小貓玩呢?」

小女孩聽到有人說話,抬頭一看是一個長得很清秀的大哥哥,心裏卻覺得這個大哥哥真可憐,長的這麼好看卻是個弱智,這麼大個人了連玩具熊和玩具貓都分不清楚,玩具熊向上一抬開口說:「大哥哥這是小熊,不是小貓。」

李澤接過玩具熊提到眼前,對着玩具熊說道:「媽媽不是和你說過不能和愛哭的小貓玩嗎?怎麼不聽話呢。」

小蘿莉愣了一會,終於反應過來咯咯的笑了起來,上前搶過小熊衝著李澤吐了吐舌頭,倆人很快打成一片,聊起天來。

「真是多管閑事,接下來自己會怎樣都沒譜,還有空嗶嗶。」一旁的小青年看着兩人那樣就不爽,怎麼著?合著老子才唬住那小孩你就上來打臉啊?冷哼一聲後開口諷刺。

小女孩似是真的挺害怕他的,一聽那個青年開口,不由得朝後縮了縮,李澤回過頭去瞪了他一眼。青年似是想起李澤剛進門時撞飛兩個戰士時的畫面,頓時有點害怕,扭過頭去裝作一副不屑的樣子。

李澤就煩這種人,低頭對着小女孩說道:「妍妍,好好看看那個哥哥,他長得挺像一個歷史名人的,等你上初中了以後,歷史課本第一冊第一頁上有張圖片,和他一模一樣。」

小蘿莉的名字叫妍妍,有些疑惑的撓撓頭,但是還是很認真的看了那個青年一眼,旁邊有個執勤的戰士似是聽懂了,噗嗤一笑,和身邊的同伴小聲說了幾句,初中歷史第一課講的是原始人……

最後搞的一家人都盯着那個長相頗有古風的青年猛看,搞得他想發作還不敢。

這時門又開了,一同進來三個人,都是來體檢的,三人第一反應都有些不知所措,在執勤戰士的引領下坐好,其中有一個中年的禿頭大叔顯得有些死氣沉沉,大滴的汗水順着高高在上的髮際線淌下,衣服都快叫汗水沁透了,當看到那個一臉傲氣的青年時,忽然雙眼開始放光。

「安少爺?」中年大叔試探的叫了一句,那個青年聞聲轉過頭來,中年大叔着急忙慌的湊上去說道:「是我呀安少爺,三年前給您父親開車,您上大學那會用車什麼的一直都是我伺候着。」

安少爺有些嫌棄中年人的一身臭汗,揮了揮手說:「行了,現在是套近乎的時候?老實在一邊獃著,有什麼事等出去了再說。」

中年男人趕忙答應,畢恭畢敬的隔着安少爺兩個板凳坐好,低下頭去,只是一絲陰狠的目光一閃而過,剛好被抬頭觀察的李澤注意到,當初被約會對象咬了,死裡逃生後近視就消失了,綜合體質達到6點後視力更是達到新高,古代百步穿楊的神射手目力也就如此。

呵呵,看樣這個什麼安大少真不是什麼好東西,隨隨便便就能遇到一個記恨他的人,李澤心中揶揄了一會,看看時間估計差不多,上午的來查體的人應該沒多少了。

又等了一會,執勤的戰士得到命令,在牆上按下了一個按鈕,完全被鋼板包裹住的房間出現了一道暗門,幾個身穿黑色西裝制服的人從中走出,戰士們一個敬禮,轉身離開房間。

那個緊貼着安少爺的大叔看到戰士們一個個離開,呼吸變得有些沉重起來,等最後一名戰士的身影消失,他像是做好了決定,兩眼通紅的看向安少爺,大叫一聲撲了上去。

「安平你個畜生,你不得好死!」一聲咒罵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中年人看似臃腫的身材竟然有着不錯的爆發力,原地跳起接近一米,人還在半空中,上肢「呼」的一下子竟冒出了熊熊的烈焰,屋內的空氣瞬間上升……

安少爺離得最近,又是中年人勢在必得的目標,被氣勢衝撞,看見原本奴才相十足的中年人化身魔鬼,直接嚇得臉色蒼白,一股騷臭從下肢流出,被烈焰高溫一熏,濃濃的酸臭味白煙瀰漫了整個房間。

「定!」

又是一身大喝,只是一個定字,卻完全蓋過了中年人的怒吼,隨着一個定字喝出的還有一道白光,正中中年人的眉心,他身上的火焰像是從沒出現過一般瞬間消失,人也靜止住摔在地上,只有那通紅的雙眼還死死的盯住安少爺,眼角留出了一道血色的淚痕。

說起來複雜,其實從戰士們出門到中年人倒地,時間不過才過去了幾秒而已。定住他的是剛剛從暗門走進房間的一個黑西裝,見中年人倒地,隨意的甩甩手,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

安少爺這時才回過魂來,狼狽的連滾帶爬靠近那人喊道:「快殺了他!他想殺我,百城集團是我家開的,幫我殺了他後一定會報答你的!」

黑西裝不屑地一撇頭,任由安少爺抱住自己的腿叫囂,聲音冷淡的回答:「安大少,這裡不是你頤指氣使的地方,你幹了什麼爛事兒我們一清二楚,要不是有命令,其實剛才我很樂意看你被折磨呢。在這裡收起你那身份,他在我看來一文不值,就算是你爹來了也一樣。」

說完還怪笑幾聲,直接伸腿把安少爺甩出去,旁邊一名同伴實在受不了這房間里酸臭的味道,揮手間微風拂過,帶着清新的空氣衝散了臭味。

李澤在一邊直接看呆了,妍妍也是瞪大了眼睛,大氣不敢出一口,春晚的魔術都沒有這麼刺激……

幾名黑西裝在眾人身前站好,定住中年人的那個打了下響指,一動不能動的中年人便恢復了自由,經過這麼一出似是又找回了理智,但還是滿眼凶歷的盯着安少爺不放。

「所有人都聽好了,當你們被帶到這個房間的那刻起,就等於和普通的生活說拜拜了,你們必須按規定簽署保密協議,今天這裡發生的一切事情不得向外泄露半句,違者必將受到懲戒!」站在當中的黑西裝之前一直沒有說話,等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後才拍拍手說道。

「一起迎接新世界吧,你們都將是走在進化前端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