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撩了天界太子後我成了凡間村姑
撩了天界太子後我成了凡間村姑 連載中

撩了天界太子後我成了凡間村姑

來源:google 作者:鄒小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容飛 軒轅深

在一次天界宴會上,她作死撩了太子,結果被記仇的太子一腳踹下凡間成了小媒人而天君讓她促成99對姻緣才有機會回到天界她不想回去,她只想看美男子!誰知道,這記仇的太子居然成了凡人,沒了天界記憶,而且在她面前還是個醋包她多看了一眼別的男子:「夫人,我不是美男子嗎?」她在研究一個男子的畫像,想着如何給這人說親:「夫人,他就是個蛤蟆」他惹她生氣後,她一個時辰沒有理他,他立刻去洗了個澡跑到她身邊「夫人,你聞聞我身上香不香」最後他霸道的宣布:「夫人,你只能看我」展開

《撩了天界太子後我成了凡間村姑》章節試讀:

慕容飛張嘴,剛想解釋。

誰知,旁邊的軒轅深先來一步脫口而出:「我是她未來夫君」

慕容飛一臉懵:「???」

什麼玩兒意?

你再說一遍?!

楊柳岸聽到回答臉上有些落寞,沉了沉眸子,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

他看向軒轅深開口:「不知公子姓什麼?哪裡人?」

軒轅深面無表情:「你不配知道」

慕容飛十分不滿他對美男的態度。

白了他一眼,不客氣的拆穿他的謊言:「昨日把你從河裡撈起來,你怕不是腦子進了水」

楊柳岸聽到慕容飛的話,心裏升起了希望,他的目光在兩人身上徘徊。

最後驚訝的問慕容飛:「他不是說是你未來夫君嗎?」

慕容飛有些嫌棄的看了軒轅深一眼,否決的相當利落:「不是,他瞎說的,他昨日落水我救了他,今日亂說話,估摸着是腦子進了水」

她怎麼可能有夫君,不管是在凡間,還是天上,她只會是一人。

而她作為月老,是沒有自己姻緣的,除非三生石上出現她的名字。

可三生石一直是她在打理,上面根本就沒有她的姻緣。

楊柳岸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臉色鐵青的軒轅深。

笑的頗有深意:「原來是這樣」

楊柳岸心裏好受多了,他笑着對慕容飛說:「飛飛,我明日要去城裡讀書,估計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回來,你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就去城裡找我」

軒轅深立刻道:「她沒有需要你幫忙的」

兩人絲毫沒有理會他。

只見慕容飛猶豫了一下點頭:「好」

正好她明日打算進城去解決原主生前沒有解決的姻緣,正好去看看他紅線盡頭的姻緣是誰。

楊柳岸有些不舍的看着她:「那我就先回去收拾行李了」

「路上小心」

慕容飛看着楊柳岸的背影直到消失。

內心:這美男就是好看,就連背影都如此賞心悅目。

聽見他內心的軒轅深,酸溜溜的開口:「影都沒了,還看,他那張臉一看就是尖酸刻薄之相,你嫁過去不會有好日子過」

慕容飛不打算理會他,轉身打算回家。

軒轅深看着她的背影,突然開口:「你喜歡他」

方才聽見她的心聲,好像對於沒有姻緣這件事有點可惜,如果她有自己的姻緣,她是不是就會選擇方才那個男子。

軒轅深說不清心裏是什麼滋味,他看到她在乎別的男子,他就忍不住想要發火。

慕容飛聽見他的話蹙眉,轉身看向他:「有病就去看大夫」

「你罵我」

軒轅深很委屈,明明她先看上的是他的容貌,而且她在天上都已經摸了他,既然摸了就得負責!

慕容飛面無表情:「我沒有」

內心:罵的就是你。

說完,慕容飛轉身離開,軒轅深趕緊跟上。

暗處。

暗一有些竊喜:「頭一回看到太子殿下如此吃癟」

暗二認同的點頭:「我也是,等回去我要把太子殿下在這村裡發生的事情分享給其他的暗衛」

暗一嘆了一口氣:「哎,這次依照國師所言來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也沒有碰到那個能救軒轅國萬民的人,現如今太子殿下又沉迷女色」

暗二看着軒轅深皺眉,似乎是聽見了他倆的談話,立刻一根手指放在唇上。

小聲的說:「噓,小聲點,一會兒被太子殿下聽見了」

回到院子,軒轅深像是慪氣一般走進自己的房間,嘭的一聲關上房門。

他坐下來,對着暗處叫了一聲。

「暗一,出來」

暗一聽見聲音,立刻出現在軒轅深眼前,十分的恭敬:「主子」

「去查一下白天那個男人是誰」

「是」

在暗一離開後,軒轅深深邃的眸子微眯,現如今軒轅國處於各國弱勢。

國師預言,在一個村落里會有一人能救萬民,並明確表示只有他能找到這人。

可他來了這裡,就遇到刺客,再然後就掉到了河裡。

難道,國師所說的人是她?

軒轅深蹙眉,即便那人是天上月老,可也不擅長領兵打仗,如何能救萬民。

第二日,慕容飛很早就起來,敲響了軒轅深的房門。

軒轅深頂着一個雞窩頭來開門,有些起床氣開口:「什麼事?」

慕容飛看了他的頭,唇角一抽,這還是那個風度翩翩,俊俏的天界太子嗎?

慕容飛移開目光,他的頭髮簡直不忍直視。

「我馬上要進城辦點事,你去不去?」

軒轅深一聽,眼睛突然睜大,精神抖擻:「當然去」

昨日那男子不是說要進城嗎?

他得去盯着,免得這個女人有什麼非分之舉!

沒錯,就是這樣。

他才不會承認他的心裏有點在乎這個女人!

「那你收拾一下,我等你」

慕容飛看了他頭髮一眼,補充了一句:「儘快」

「很快」

軒轅深關上房門,進屋,不到一刻鐘就洗漱好走出來。

慕容飛聽見聲響轉身看着他身上居然換了一套衣服。

可他明明什麼東西都沒帶,衣服哪裡來的?

慕容飛也懶得追問,反正他這個天界太子,即便下凡身份應當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不然等他回去,司命星君第一個挨打。

軒轅深聽見她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身份,趕緊道:「走吧」

兩人出發進城。

這個村名叫桃花村,而城叫花城。

慕容飛去花城的路上,在記憶里找到了那戶人家的信息。

那戶人家姓游,游夫人想要游少爺娶門當戶對的小姐,可游少爺喜歡一個婢女。

游夫人找到原主,原主努力撮合他和那個小姐,結果少爺說他這一生只會喜歡那婢女。

於是,原主受不住刺激,犯病了。

慕容飛按照記憶中的位置,帶着軒轅深來到游府。

游老爺叫游無畏,游夫人叫韓鳳,那游少爺叫游成碩。

守門的下人看着慕容飛相當熱情的迎上來:「小媒人,你來了」

慕容飛點頭一笑:「嗯,我有點事找你們夫人」

「小媒人稍等」

慕容飛抬頭看了看游府的牌匾,這游家也算是這城裡的有錢人。

沒過一會兒,下人走了出來。

「小媒人,夫人讓你直接去後院」

「他可以進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