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烈愛灼心
烈愛灼心 連載中

烈愛灼心

來源:google 作者:戚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何淺 其他小說 顧奈

何淺一直固執的以為,不管面對什麼事情她都能夠坦然的微笑,可當顧奈決定放棄她的那一刻,還是淚如泉湧不可抑制,最痛的事莫過於與所愛之人不能相守展開

《烈愛灼心》章節試讀:

另一個病房裡,何淺的臉色煞白,毫無血色,甚至白的像那一堵冰冷的牆壁一樣。她一隻手背輸着透明的液體,另一個手虛弱的掩在被子低下。

她以前那麼鮮活的一個人,上天入地,有什麼事情是她不敢做的?如今卻虛弱的不能動彈。

生病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病了!何淺陰冷、僵硬又絕望的臉上倏的掉下了一串珠子,她舔~了舔嘴角的眼淚,是鹹的。她在心裏質問老天為什麼不讓她死了,這世上就再無何淺,再無她的執念。

病房外依稀有人在說話,何淺急忙拭去了淚珠,似乎是怕別人看出她的軟弱。

醫生推開虛掩着的門,拿着病曆本嚴肅的對何淺說:「何淺是吧!」

「怎麼這麼不小心呢?家屬呢?」

「怎麼了,醫生你說。」何淺努力撐起自己的身體。

「懷~孕了就不要大吵大鬧的,這樣對胎兒的發育多不好啊,大人鬧脾氣,遭罪的是孩子,知道嗎?」

「什麼?」何淺的腦袋嗡嗡的響,心裏突然沒有了方向,七上八下的懸浮着,一時間不知所措,身體彷彿被人拋到了汪洋大海中,窒息般的感覺瞬間湧來。

「醫生,你是說我有孩子了嗎?」何淺的眼皮顫動,本能的伸手護住了自己的腹部。

「這個病房還有其他人嗎?你要注意……」醫生簡單的交代事宜便離開了。

何淺卻不知是該喜該悲。上天還真是喜歡跟她開玩笑,三年前如此,三年後還是這樣。

顧奈恨她入骨,她有了身孕能當做是喜事嗎?

她怕是在醫院死了都不會有人知道吧,他顧奈如此絕情,又怎會多留一個累贅在。

何淺一下子晃了神,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這是她的第一個孩子,是她何淺的骨肉啊。她該怎麼辦?何淺看着窗外出神,護着腹部的手掌早已出了汗。

突然,門再一次被打開,何淺被驚了一大跳,沉眸注視着依舊風情萬種的女人。

何倩雖然拄着拐杖,但是依舊遮不住她盛氣凌人的姿態,一進病房就把拐杖扔在一邊,抱着雙臂睨着在床~上的何淺,笑到,「怎麼,我聽說你都進搶救室了,顧奈哥哥也沒來看你一眼?」眉眼裡都是勝利的姿態。

何淺緊皺眉頭,似乎她和這個女人並沒什麼好說的。

「怎麼?以為你不說話,就能掩蓋事實嗎?」何倩的語氣變得憤怒。

咄咄逼人的何倩怎麼能容忍被人忽視,何況這個人還是她的姐姐加情敵!

「何倩,你到底想怎麼樣!」何淺潛意識的摸了摸腹部,護住孩子。臉色慢慢變得越來越不好,情緒也開始激動。

「想知道你親愛的老公在哪嗎?他在你進搶救室的時候卻在我的病房,還很是自責呢。姐姐啊姐姐,你說你活的失敗嗎?哈哈哈……」何倩瘋狂的笑着,像個張牙舞爪的吃人狂魔。

何淺被挑逗的渾身發抖,但想了想剛才醫生的話,低頭摸了摸肚子,強忍住怒意,為了孩子她不能再生氣了,便獨自偏過頭去,不理何倩的獨角戲。

「哎呦,姐姐呀,你不說話那也是不爭的事實。實話告訴你吧,我的腿其實根本就沒事,我只是用了一點點小的計謀,顧奈哥哥就拋下奄奄一息的你來看我了,你說你活的還不夠失敗嗎?」何倩眉飛色舞的氣着何淺,一點也不顧及她的感受。

縱使心被千萬匹馬踐踏而過,何淺還是控制住啞掉的聲音,「我與他已經沒有關係了,你們好自為之。」何淺想着自己腹部的孩子,儘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緒不讓那個小生命受到波動。

「是啊,你是顧奈哥哥最恨的人,而我就不一樣了,咯,我這剛剛懷上顧奈哥哥的孩子,可得小心的養着點呢。顧奈哥哥還專門叮囑我讓我得安心安胎,別的什麼都不用操心。像你這種歷史遺留問題,他自會處理乾淨的呢。」何倩笑嘻嘻的說。

何淺最終還是太在意,在意那個讓她潰不成軍的「孩子」。她渾身都開始顫抖,「你說什麼!」

「沒說什麼啊,就是我懷了顧奈哥哥的孩子,就這麼簡單。」何倩扭了扭~腰~肢,神態自若的摸了摸肚子,一切動作看起來盡然那麼流暢。

何淺頭皮發麻,眩暈感一陣陣來襲,明明剛剛醫生才告訴她,她有了身孕的,現在何倩怎麼也懷了顧奈的孩子。他盡如此等不及,還沒和她離婚,就和別的女人榻底承歡嗎?何淺聽到這個消息,簡直快要瘋了。

難道愛上一個人就要如此不堪,低到塵埃里又如何,枯萎的花朵還能指望它擁有生機嗎?心口被拉扯的好疼好疼。

她堅持的是什麼,她這十七年的陪伴,到底算什麼?何淺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開始抽~搐,心也跟着抽~搐,她揪着左胸口,拔掉了手上輸液的長針,下床走到何倩身邊。

她盡量控制住自己不要牽動情緒,先保住孩子要緊,可是此時她恨的牙痒痒,固執的問,「你騙我!」

何倩笑了「呵……我就知道你要這麼說,咯,你看看這是什麼?」何倩把一張紙從口袋裡拿出來扔給了何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