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獵戶的巧娘子
獵戶的巧娘子 連載中

獵戶的巧娘子

來源:google 作者:米飯加點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商秋 楊繼業

有時候你會的不一定都要擺出來,只有底氣不足的時候,才會用外物堆砌出來,再多的賣弄不過是畫蛇添物罷了!來這裡的人可不是考狀元當才子,不過是想尋朵解語花而已,你若一味追求才子佳人的情愛,想是你年老色衰的時候都求不到,就像現在,不過才出來一個綠拂而已,再過兩年還不知道出來幾個呢!郎君們好的顏色,最終都是色衰則愛馳~~展開

《獵戶的巧娘子》章節試讀:

「娘,你喝碗水吧!」馮雪生端了一碗白開水給她放到面前。

「我不喝水,喝水占肚子,」馮母坐在床上一手拿一個肉包子貪婪的吃着,模糊不清的嘴裏還有話語。

「昨天白天你五爺爺家的芳嫂子來看我了,我才知道商秋是楊家撿來克夫的女人,他們攆出來不要的,你到是當了一個寶的領回來!」

「要不是昨晚你回來告訴我,她只是暫住家裡一天,我也讓你攆她走了,都已經克了一個了,還敢來俺們家當家,你要是再有點什麼事,你讓我怎麼活?不要的好!」馮母心裏一直不得勁昨晚她沒喝夠的斑鳩湯。

馮雪生看一兜肉包子,昨晚加今早已經去大半了,母親還沒有停嘴的意思,吃飽了反而看不上商秋了!

他臉上都是苦澀,商秋是不是看他母親如此所以改變了主意,這樣想他心裏的那點不甘也消失了。

伸手把一兜肉包子都放到了床上,「這是咱娘倆幾天的口糧,娘你省些吃吧!我腳不方便起不來做吃的。」

「你不是帶糧食回來了嗎?還有那些錢,我明天讓你芳嫂子給你說門親回來,」馮母打着飽嗝說到。

「房子倒了不用修嗎?獵戶稅不用交嗎?說親人家看這房子就願意來嗎?」

「那麼多的銀……」

「我這腿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好,明年我們吃什麼?」馮雪生看着他娘。

「商秋被楊家攆出來你收留她,她要是知恩的就應該我們什麼都不說,她也該……」

馮雪生笑了笑,「照娘這麼說她就不該把錢都給我,說是我們收留了她,不如說她給了我們娘倆一頓飽飯,我們沾了人家的光,反而變成了填不滿的窟窿,怪不得她只說借住一晚!」

「生兒……」

「人家也不是傻子,打爹走了以後這屋裡來過誰?怎麼商秋前腳來後腳芳嫂子就來了?她真是厲害!把娘這個整日下不了床的人,說的都嫌棄人家有手有腳的了。」

馮母睜大眼睛震驚的看著兒子,「我是為你好。」

「我知道娘是為我好,只是娘也應該下床走動走動,看看兩間屋子的情況,家裡還有什麼底氣對人家挑三揀四的。」

馮母鐵青着臉色頓時被噎的一句話都沒了,不自覺的攥住了床頭的草,心裏恨恨的想還好沒願意!

不過就來住一晚,她百依百順的兒子就變得不聽她的話了,這要是娶進來還有她躺的地方嗎?

馮雪生看着他娘臉上變幻莫測的神色,以及滿臉的厭惡,他生疼的心都滴血,爹生前在的時候,娘是不是也不顧人?

只不過這些年,娘倆過的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有吃的他都緊着老娘,所以沒什麼感覺。

商秋來了一晚,簡短的規划了一天的吃食,他才知道一個家每天都要有點期待。

怎麼在娘的眼裡反而是錯處了呢!罷了,他作為一個兒子多年都看不清,商秋這個外人吃了一頓飯就看明白了,現在再說也沒了什麼意思,他悵然的看着門外出神。

「這個行不行?」商秋拿了一批孬布問楊二郎。

「我們暫時不要買東西,等我們安定下來了再來買,現在買回去沒有地方放,」楊二車低聲的在商秋耳邊說到。

「我沒想到這一點,」商秋走出來抱着背筐。

「你找個時間把芙蕖姑娘給的珠花簪子都賣了,人家問就說花巷裡搶的,身上背這些東西不安全。」

楊二郎伸頭看了看背筐,「我明白了,我下午去辦點事回來再賣。」

「用錢嗎?昨晚我賣的簪花有兩個塊子和銅錢。」

「用幾個銅錢就可以了,」楊二郎接過背簍自己抱着。

「姑娘原來你在這呀!害我好找!你要的東西辦好了,」花卉笑嘻嘻的看着商秋,拉着她來到偏僻的地方說話。

「太謝謝你了花卉姑娘!你可幫了我們大忙了!我們現在正愁回去住什麼地方呢!」商秋高興的接過戶籍。

「怎麼有兩張?」

「你跟你夫君兩個人的,昨兒晚上我們姑娘得了魁首,錢老爺高興今天一早就給你們辦好了,這拿過來我們姑娘就讓我給送來了。」

「花卉姑娘你回去轉告你們姑娘,我今夜五更天過去,明天定讓你們姑娘風風光光的。」

「得嘞!有小娘子的話,我放一百二十個心了,不耽誤你們逛了,」花卉笑呵呵的走了。

楊二郎眼裡也都是笑意,「我們佔到便宜了,現在上戶籍沒有五兩銀子都辦不妥當。」

「你不覺得不好嗎?」

「不覺得呀!五兩呢!打一年獵都不一定能賺到,」楊二郎很務實的小心摺疊戶籍契裝起來。

商秋眯眼笑,務實的人日子總能過的很好。

戶籍也拿到了好心情自然不言而喻,背簍里又有不少錢,他們隨便逛了一圈就回去了。

商秋待在屋裡看着錢哪裡也不去。

楊二郎背着背簍出門,順便把賣簪釵都賣了,天黑他背着筐回來,從筐里倒了十來個小銀塊子出來還有四串銅錢。

「這個塊子是多少錢呢?」

「這樣的是幾錢銀子,大小塊子跟重量有關,都是從整塊銀子上剪下來的,這個是一千個大錢一兩整,四串就是四兩。」

「那這些銅錢豈不是比塊子錢還多?」

「對呀!銅錢太多了帶着不方便,四串基本都裝滿了背簍,我明天給換成小塊子,留一串下來買東西,」楊老二撿起床上的錢說到。

「我明天早上要忙了,」商秋歉意的說道。

「這個不用你操心,樓里有些不安全你自己注意安全,我身上帶着錢也不方便進去陪你。」

「沒事我進去都是做男人打扮的,直接上三樓完事從後門悄悄走找你匯合,我們買點吃的就回去。」

「好,我讓掌柜子送飯上來吃了,吃完你趕緊睡覺,到五更天了我叫你,」楊二郎起身把錢藏好了,才開門叫人送飯菜上來吃。

吃完飯商秋也不再操心上床就睡了過去。

楊二郎依舊是打了地鋪半夢半醒的睡覺,隱約聽到雞鳴聲和打更聲,他坐起來喊商秋起床,又去一樓要了一份吃的端上來。

「你洗漱好了把東西吃了,那邊今天還不知道忙到什麼時候呢!」

「嗯,我吃我的你繼續去床上睡,」商秋說完喝了一口稀飯吃了一個饅頭,留了一個饅頭給楊二郎。

「你都給吃了,我送你過去那邊,回來去路邊我再買一個饅頭吃就行。」

「我不用送,我自己去就行了。」

楊二郎沒答話,等商秋吃完飯堅持送了她過去。

「你們只能住今天一天了,」掌柜子抬頭看他們要出去。

「知道了,今天不是有游花神嗎?回頭看完游花神我們就退房,期望還能搶一樣兩樣的珠花,」商秋有些夢幻的說完。

「那你們去太早了,游花神要巳時才開始呢!」

「我們先去踩踩好位置,不然芙蕖姑娘扔東西搶不到,」商秋不避諱的說到。

掌柜子到是認同的點頭,每年嵩陽府城都有競魁首的美名,得了魁首的花魁就會用富家公子扔的纏珠撒人群里。

一般都是以一條街走完,纏珠還沒丟一半為光榮,說明富家公子很捧這個花魁,她一邊撒東西,樓上一邊往花車裡扔,扔的不是錢是面子、是風光、是美人的心……

每年到這個時候,都有人翻山越嶺來嵩陽城搶位置,撿花魁扔的簪花釵,運氣好搶到了賣了可以渡一整年的生活,也不是那麼好搶的,人堆着人的誰兇狠誰就能搶到一年的生活。

楊二郎把人送到門口,看着商秋被花卉領進去他才轉身回客棧。

芙蕖早已等在妝台邊,笑笑的看着商秋。

「還沒恭喜你得了魁首。」

「花名而已,要不是你幫我,我哪裡能得到,」芙蕖無奈的笑笑。

「那裡都是衣服你看我穿哪一套?」芙蕖指着一旁十幾套衣服花紅柳綠的都很奢華。

「你今天不穿這些了,去給你們姑娘拿素綾過來,」商秋回頭對着花卉說到。

「我這就去給姑娘找,」花卉轉身跑出去找衣服。

「我們先化妝,」商秋又開始倒花膏調拌均勻起來,一層層的塗抹起來,拿着桃粉對着芙蕖的眼尾開始大面積的刷,眼角內里刷了淡淡的黛青。

妝畫好後就開始弄頭髮,這次商秋不梳盤髻了,改編小髮辮抓到頭頂中心做成蓮花盤,面前留了兩縷龍鬚,餘下的頭髮都順滑的散下來。

挑出一個紫粉水晶大花冠戴進辮髮的髮髻里。

「這……」芙蕖看着銅鏡里的自己。

一股嬌俏的仙靈氣,如落入凡間的仙子精靈,純然的讓人都不敢打攪她,她怔怔的看着鏡子里,這才是清水出芙蓉吧!以前的自己真是小丑了!

「姑娘素綾拿來了,」花卉喘着氣跑上來。

商秋轉身去衣架上挑了一條豆粉裡衣過來給芙蕖穿上,里裙下擺繡的都是鮮艷的大朵花,看着花團錦簇的。

「素紗綾給她穿上。」

花卉聞言趕忙上前給她穿上,白色透明的素紗罩在粉衫上,裙擺的花若隱若現的很有神秘感。

「哎呀!我這姑娘自己就是花神下凡了,哪裡還需要去祭花神呀!老鴇喜的眼都睜不開,芙蕖嬌艷的模樣,芙蓉榭怕是收錢收到手軟了!我得出去安排安排,」老鴇腳下生風的走了。

「姑娘真是花神下凡!」花卉看了也是挪不開眼。

商秋聞言轉頭看看芙蕖,「她名字叫芙蕖就是冷荷花,我給她這樣打扮正好對應那句,「出淤泥而不染。」

芙蕖聞言眸光一動看向商秋,「不都畫完了嗎?」

「我給你多調幾瓶出來,夠你用幾個月的了,後面你沒有用的了,着花卉姑娘悄悄找我去拿,見人在精不在多,多了不值錢,該抓住的別猶豫容顏易老!」

「商秋謝謝!這個忠告我會記在心裏,」芙蕖眼裡閃過感激。

一群人伺候芙蕖出門,花卉悄悄的送商秋出了後門。

「商秋小娘子,這一包纏珠是我們姑娘給你留的,我看了都是好的,你拿去賣了也能賣個好價錢,你是良家娘子我不宜跟你走在一起,就送你到這了,」花卉目光里都是感激。

商秋接過包袱抱着,「花卉姑娘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