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獵妖高校
獵妖高校 連載中

獵妖高校

來源:外網 作者:鄭重騎士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鄭重騎士

高考結束後,鄭清沒有去心儀已久的帝都大學,而是背着行李,抱着狐狸,循着一紙通知,闖進一座陌生的高校。 這裡沒有高數、英語、思想政治,取而代之的是占卜、天文、魔法的哲學。 這裡的課外活動是狩獵妖魔, 這裡的興趣愛好千奇百怪。 泛舟學海,攀登書山。 這個一臉茫然的年輕人跌跌撞撞的開始了自己的巫師生涯。展開

《獵妖高校》章節試讀:

天已經很晚了,鄭清必須回家了。
雖說高中已經畢業,鄭清也快成年,有了一定的自由,但畢竟還在用着家裡的錢,老爸老媽的話還是必須聽的。
幹掉一杯賠罪的啤酒後,他便跨上單車回家了。
夜色幽幽,天空中是總也消失不掉的灰色的雲層,不要說星星了,連月亮都很少露頭。在這個煤炭大省,十幾年來房子不斷變高,馬路不斷變寬,大街上的色彩也變得越來越豐富,唯一不變的就是大傢伙兒頭頂上那一畝三分的天空,始終是灰濛濛、霧蒙蒙的。
單車晃悠悠的拐進一個小巷子。
這條小路可以直接越過三條街,極大的減少了他回家的路程。巷子很深,而且晚上很少有人走,許久沒有清洗的路燈灑下昏黃的色彩,更讓巷子里多了幾分陰森的氣氛。
「咔嚓嚓……」破舊的單車在鄭清用力的蹬踏下出無奈地哀鳴聲,在這安靜的巷子里顯得分外明顯。鄭清有些惱怒的看了看車子前面壞掉的車筐,琢磨着回去後一定找個時間修一修,不管怎麼樣,起碼騎出去不會老叫個不停。
「撲稜稜……」飛鳥拍動翅膀的聲音從不遠處的電線杆上傳了過來,隨後又是幾聲慵懶清亮的鳴叫聲,很顯然,鄭清身子下面叮鈴咣啷的破車子打攪這些小動物們的休息了。
有些歉意的把目光轉向身後不遠處的電線杆,鄭清對自己打攪別人美夢的行為很不好意思。
「吱!!!」老爺車出了尖銳的剎車聲。
鄭清一條腿撐在地上,用力扭頭向後看去。
他誓電線杆上站了一個巨大的黑色身影,好像是一個躬着身子半蹲着的人。但那碧綠色的眼睛在黝黑的夜色中分外明顯,像極了奶奶家的那條大狼狗。
眨眨眼,他晃晃被酒精熏的暈乎乎的腦袋。
似乎感到鄭清的眼神,那碧綠色的眼睛略略偏了偏,目光落到鄭清的身上,隨即在他獃滯的表情中優雅的伸出一對巨大的翅膀,輕盈的拍了拍。
深深吸了幾口氣,又重重的呼了出去,鄭清使勁兒搓搓自己因為喝酒有些脹痛的臉頰,終於感到了一些清醒。
再次抬頭向上看去,那雙碧綠的眼睛已經完全消失掉了。他能看到的只是那灰濛濛的天空,還有不遠處那亮着慘白慘白色光芒的路燈。
遠處黝黑的巷子口似乎像一張張開的大口,在嘲笑着鄭清的眼神。
伸手探進自己的胸口,一個灰撲撲的巴掌大小的口袋被他攥在手裡,藉著路邊的燈光隱約可以看見口袋上面那些金色的花紋;他的頭頂,一簇呆毛不安的抖動着。
一隻大雕。
鄭清再三回憶,最終確定下來,肯定是一隻大雕。
雖然不知道這種生活在大山中的動物為什麼出現在城市裡,但是想到小時候在校園裡看到的那隻老梟,也就釋然了。
既然連老梟都能悠哉悠哉的掛在校園的樹枝上一整天,那麼一隻大雕在電線杆上蹲一會兒應該沒什麼吧。畢竟誰也保不準這些生活在老山林里的傢伙會不會抽空到城裡來散散心。
沒有了老爺車的呻吟,周圍重新陷入死寂中,不遠處大街上的喧鬧好像隔了數里,顯得遙遠而飄渺。
「嗷……」輕柔詭異的叫聲忽然間在巷子里響起,鄭清頓時感覺到全身汗毛豎起,一陣冷汗不由自主的冒了出來。原先有些暈暈乎乎的頭腦頓時清醒了過來。與此同時,一股沉重的壓力倏然充斥在了整個巷子里,讓鄭清不由自主摒住了呼吸。
半晌,沒有什麼動靜,只是那種壓抑的感覺越來越嚴重。鄭清緩緩提起一口氣,在一陣驟然而起的叮鈴咣啷聲中,狠狠的蹬了幾下腳蹬子,老爺車飛快的向外衝去,想儘早擺脫這種壓抑的氣氛。
雖然有些不願意,但是鄭清還是在心底承認了自己的膽怯,畢竟黑夜始終是人類永恆的夢魘,即使在擁有燈光的今天。無論電燈怎麼展,始終不會帶給人太陽般的安全感。
離巷口還有幾十米,鄭清已經能夠清晰的看見巷口飛馳過的汽車了。
一聲凄厲的叫聲響起,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個巨大的黑影已經映入他的眼帘。伴着一聲沉悶的撞擊聲與鋪天蓋地的塵土,另一個嬌小的身影重重砸在鄭清身上,滾落到路邊的沙堆里。
「噗通!」鄭清隨着單車重重的摔在地上,但他顧不得抱怨,一個驢打滾從地上爬起來,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攥了一疊黃紙,上面赤紅的硃砂印記在昏暗的路燈下散出微微的紅光。
他瞟了一眼旁邊的沙堆,一條蓬鬆的大尾巴有氣無力的抖了抖。
「嗷~~」不遠處的嘶鳴聲清楚的表達了憤怒的情緒。
剛剛爬起來的鄭清連忙循聲望去。路旁的電線杆頂,剛才的那隻大雕不知什麼時候又重新回來了,正不滿的瞪着他。
十來米的高度,在電線杆上掛着的簡易路燈的照射下,鄭清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這個大鵰翎毛豎起,整個身軀似乎比剛才大了好幾圈,而且看它雙翅微張,頭顱高昂的樣子,明顯不懷好意。
「好凶哦……」感到那隻大雕碧綠的眸子,低低的咒罵了一聲,鄭清安靜的向後退了兩步,試圖偷偷溜掉,卻沒注意到身後是一個巨大的沙堆,一退之下他的腳立刻齊踝陷入深深的沙堆中。
「靠!」鄭清越感到氣憤,怎麼這麼倒霉!不就是回家晚了一小會兒嗎?剛剛彎下腰,準備將鞋子脫下來清理乾淨裏面的沙土,沙堆陡然暴起,猝不及防之下,鄭清又被灑了一頭一臉的沙土。
「法克!」任何人被接二連三的倒霉事糾纏後總會感到心底有股邪火想要泄一下,更何況不久前進入肚子的酒精正慢慢揮出自己的威力。
順着沙堆看上去,路燈下一頭毛色微黃的小狗正齜牙咧嘴的盯着天空。這隻小狗大概高一尺左右,毛蓬鬆,雙眼狹長,但亮晶晶的很神氣,耳朵有些大,好像京巴兒的耳朵,但是卻又奇怪的立起來,好像狼狗一般。再仔細看看,這隻小狗赫然大着肚子,而且蓬鬆的皮毛上很多地方都糾結在了一起,隱約滲着血漬。
事實一目了然,鄭清自己腦海里很容易補足了情節。
那隻出來亂轉的大雕看上了這隻正在懷孕的小狗,準備打打牙祭,卻被這個小傢伙掙脫了出來。看清狀況的鄭清不由長長呼出了口氣,手中的那疊黃紙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干!」一肚子的邪火在酒精的作用下頓時化作了無窮的動力,他伸手從地上探到一塊碎磚頭,扭頭看看那隻邪惡的大雕,用力的擲了去。
雖然他丟壘球的準頭一向不是很好,但是在距離並不遠而且目標很大的情況下,威脅還是很大的。
碎磚無聲的越過電線杆,在大雕尖銳的嘶鳴聲中惡狠狠地砸在了旁邊樓上一戶人家的窗戶上。
「嘩啦……」玻璃清脆的碎裂聲將鄭清積蓄的邪火泄了個乾乾淨淨,也把那隻大雕驚得騰空而起。
【萬域閣www.wanyuge.com】

《獵妖高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