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獵淵人的都市日常
獵淵人的都市日常 連載中

獵淵人的都市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蹦噠的小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童洲洲 童燁 都市小說

這是一個奇怪的世界,它可能給你無法自拔的快樂,也可能讓你莫名的背後發涼,恐懼不可或,荒誕信手拈來......歡迎來到「淵」的世界那一天童燁遇見了「淵」,它創造了一個世界,讓童燁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馨可是慢慢他意識到「淵」在「食用」着什麼......展開

《獵淵人的都市日常》章節試讀:

「哥,幹嘛呢,發什麼呆呀,都沒看到我過來,是不是看上哪個小女生啦,我可以幫你要微信哦。」肩膀被一拍,童燁回過神來。

看着面前青春的少女,無暇的臉上洋溢着笑容,伸着脖子低頭看着自己。

童燁露出了笑容,反手就揉上了洲洲的腦袋:「童洲洲,想什麼呢,你哥再**也不可能對一群高一妹子有想法。」

洲洲也不躲,好像很享受這樣的溫馨時光。

又來了,童燁心中的荒誕感越來越強烈了。不是這樣的,中間一定有什麼問題。

上了車洲洲道:「哥,快點快點,迫不及待回家了,我的生日禮物準備好了嗎,可別讓我失望呀。」

「放心,少不了你的。」童燁應到。

童燁一邊騎車一邊開啟了日常的碎碎叨叨:

「我和你講,今天老媽又和老爸拌嘴,你是沒看到老爸變臉的速度,我感覺都可以去表演了,節目效果肯定拉滿。」

「還有,我今天去大學報名,已經辦好了住宿,以後你可能不能見到你親愛的哥哥了,別太想我,實在不行給我打電話,雖然我不一定接。」

童洲洲微微蹙眉道:「為啥要住校呀,家離的那麼近,還是回家來住吧,我會想你的,哥。」

童燁沒有正面回答轉說道:「看,那是你最愛的那家糖炒板栗,今天你生日,我去買點吧。」

「哥,別岔開話題,不吃了,趕緊回家,你騎快一點嘛。」童洲洲應道。

童燁微微一愣,這心好像被拴了塊石頭似地直沉下去。他用力穩住想顫抖的手,加快了車速。

家離學校很近,騎車都要不了十分鐘,童燁在小區門口停下車:「洲洲,你先上去,我去取下蛋糕。」

童洲洲沒有遲疑徑直走進了小區。看着她的背影,童燁咽了咽口水,騎上車向著蛋糕店相反的方向離開。

掏出鑰匙推開家門,童媽還在廚房,童爸坐在沙發上說:「洲洲回來了,等一下馬上就可以開飯了,欸,小燁呢?」

「他去拿蛋…他發現了。」童洲洲說到一半,看到了桌子上的蛋糕,話音一轉。

「嘖嘖嘖,我們明明配合的那麼好,哪裡出了問題呢?」

童媽一邊說著一邊轉過頭來看着童爸,讓人驚悚的是那顆頭轉了180°。

童媽陰惻惻的笑了笑說道:「沒事,他跑不掉的,一起出去玩玩,解決掉童燁,再收拾你。」童爸一個激靈,哆哆嗦嗦跟着後面出了門。

樓道的燈光昏暗,三個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長很長,路過轉角時,影子融在了一起,像是一個長了三個腦袋的怪物。

童燁像一葉扁舟在布滿風暴的大海里。他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逃。

陌生環境突如其來的熟悉感,不該出現的香菜,平時嚴謹的護士媽媽,同意讓摸頭還一口一個哥哥的,不嫌我啰嗦,還不吃糖炒板栗的妹妹。

這一切在一起,對於童燁來說就像一台精密到納米的儀器,已經缺失了好幾個齒輪,卻還在正常運轉一樣不可思議,荒誕不堪。

童燁下意識的摸了摸葫蘆,他想去報警,可是該怎麼和**說,難道說:「今天妹妹對我太溫柔啦。」

瘋了瘋了,**可能大受震撼,一邊打電話給童燁的家長,一邊推薦那家醫院精神科比較靠譜。

童燁想到董浩「對了,**,去找董浩,雖然他還不是**,但是他的八塊腹肌應該能給我安全感。」

拿定主意的童燁撥打了董浩的電話。

手機里董浩中氣十足的聲音傳出:「咋了,我打團呢,快說,你今天不是要給洲洲過生日嗎?」

「你在哪,有急事。」

聽着童燁急促的語氣,董浩感到一點不對勁,回答道:「我在老地方,後門等你。」

童燁不給董浩反應機會直接說:「行,我馬上到。」

加速,駛過路口。十幾分鐘過後,童洲洲出現在路口。「嘖嘖嘖,找到他了,你們趕緊跟過來。」

老地方網吧的後門,董浩坐在台階上,看着超過二十邁向自己奔來的小電驢:「咋了呀這麼著急忙慌的,家裡着火了?」

「別說了,更嚴重,我跟你講今天特別奇怪……」童燁將心裏的顧慮告訴董浩。

董浩看着童燁怪異的說:「你在和我講鬼故事?被替身了?你是不是晚上看恐怖小說看傻了?我可是掛機了來陪你的。」

「我不知道怎麼解釋,可是這真的,你知道我平常很在意細節。我以下半身的幸福發誓不可能騙你。」

童燁很着急,如果董浩也不信任他,他真的不知道該找誰了。

董浩看着信誓旦旦的童燁:「小燁,就算我相信你,可你要我怎麼做呢?」

童燁低頭思考:「我們必須先確認到底發生了什麼,要不打電話把洲洲叫過來,我們兩個,她一個,應該有把握….」

「喲,哥找我呢。」童燁話還沒說完,巷口就傳來了童洲洲的聲音。

童燁強裝鎮定:「洲洲,你怎麼來了?我讓浩子幫我一起去拿蛋糕呢。」

童洲洲一邊靠近兩個人一邊問:「什麼蛋糕呀,一個人拿不動還要兩個人抬着走嘛?說謊也不說點靠譜的。」

董浩看着正常的童洲洲,還是發現不了童燁說的不對勁。徑直的走向童洲洲,回頭對童燁說:「小燁,洲洲挺正常的呀,你真的沒騙我?」

童燁也想告訴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可心裏的荒誕感愈發強烈。看着越靠越近的兩個人,童燁心裏更加不安,前兩步不由分說的拉着董浩往後退。

童燁騎上小電驢,對着董浩說道:「別過去,上車。」

「童洲洲」看着想跑的兩個人,伸出左手向前刺去:「別跑嘛,哥哥,跑不掉的。」

它的手臂像橡膠一樣彈射出去,將車身射穿,隨手一甩,車上的兩個人被摔在地上,車撞在牆上,巨大的力量直接讓車身斷成兩截,零件散落一地。

童燁看着這不可思議的一幕,顫抖的說不出話來。

董浩也被這一幕嚇到了,一直生活在現代社會溫室中的他們,哪裡能接受這麼荒誕不科學的一幕。

「童洲洲」笑了起來:「啊呀,缺了點準頭呢,本來應該是糖葫蘆的。」俯身看着摔倒在地的童燁。

「被發現了我也就不裝了,這小身軀待的我憋屈死了。」說著它開始褪下童洲洲的外皮。

這個怪物大體還是人型,有着兩米的身高,臉上有着四顆漆黑的複眼,原來應該是鼻子的地方只有兩個空洞,嘴巴里一圈一圈尖銳的牙齒。

四隻手臂,每個手掌的掌心也有着一個口器,像是地獄爬出來惡魔。

它舔了舔嘴唇心想:「要不,我先吃一口吧反正,大哥二哥還沒到,等他們來了分到的可就少了。」伸出一隻手向童燁的腦袋抓去。

童燁抄起身邊散落的磚頭,砸向怪物。只見它抬手接住石頭,手心的口器蠕動起來,石頭很快變成粉末。

怪物不屑一笑道:

「對,就是這樣,反抗吧,越反抗,越會發現自己的渺小,恐懼吧,雖然味道不及食材,但是也聊勝於無嘛。」

童燁心裏泛起無力感,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為什麼會經歷這樣怪異荒誕的事情。

手掌越來越近,童燁已經預感到下一秒,怪物手心的口器會貫穿自己的頭骨,吸食自己的腦子。

董浩吼着:「別特么愣着!」

同時舉起半截的電瓶車砸向怪物,怪物被砸的一個踉蹌。

趁這個機會,童燁翻身爬起脫離了怪物的掌控。

逃離虎口的童燁反應過來,不能束手待斃,生死攸關下童燁舉起前面的車輪胎,扔向怪物的腦袋,然後繼續逃跑。

怪物吃痛大叫一聲:「我要將吃進肚子里!」發瘋的追着童燁。

在生死關頭,童燁恢復了一絲冷靜,急促的說:

「分開向路上跑,路上人多,說不定有人幫忙,物理傷害有效,怪物是有實體的。這就有機會幹掉它。

你是開車來的對吧,我把怪物引開,你把車開到網吧前門左邊的巷口。」

說完,童燁和董浩分開向兩個方向跑去。

姑河老城區的巷子四通八達,有些小路僅僅只夠一個人通過。

從小就在這裡長大的童燁,對這片地區非常熟悉,儘管怪物的速度比童燁快上很多,但在這樣的地形,它龐大的身軀就顯得異常笨拙。

童燁像一隻兔子在巷子里穿梭,但怪物的體質不是蓋的。

兩個人之間的距離還是不斷縮小着。又一個急轉彎後,童燁看到了遠處巷口開着車的董浩。

童燁對着董浩喊到:「快,開車撞進來。」

巷子很窄一輛轎車足夠將巷口全部堵死,可是,兩邊沒有其他的路,也就意味着童燁也無路可逃。

「可是你….」

「沒有可是,快撞!」董浩話沒說完就被童燁打斷了。

沒有時間了,這是一條直線巷子,以怪物的加速度,很快童燁就會被怪物抓住。

董浩一咬牙,將油門踩到底。車轟鳴着衝進巷口,車身兩邊摩擦着巷子兩邊的圍牆,發出火星。

童燁快速轉身,手裡握着電瓶車後視鏡破碎後鋒利無比的玻璃碎片,怪物沒有想到自己的獵物會突然轉身,來不及思考就看到一隻握着鋒芒的血手,刺向了眼睛。

怪物吃痛大叫一聲:「嗷!」

玻璃順利刺進怪物的一隻眼睛。

這時,董浩的車已經離童燁只有三四米了。童燁來不及轉身,原地起跳。

「碰~」

車頭徑直撞向怪物,童燁則因為跳起沒有被車頭撞到躲避了第一波撞擊,隨後重重的撞在了擋風玻璃上。

童燁耳邊聽見「咔嚓」一聲,隨後就是刺骨的疼痛

「啊!」

童燁一聲慘叫,腿應該是斷了。

車一直向前衝去,一直撞到巷子底,安全氣囊打開,董浩沒有受什麼大傷,怪物則被懟在牆上一動不動,好像已經被攔腰撞斷了。

車門已經打不開了,董浩費力的想從後備箱爬出來,童燁趴在前擋風玻璃上,小腿已經變形了,不過還活着。

怪物的血順着車頭流到了童燁身上,胸口的小葫蘆,隱隱散發著光。

費盡全身力氣童燁抬起頭,看着已經不動的怪物。

童燁顫抖的問道:「董浩你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不好出來。」

後備箱處董浩艱難的爬出來又爬上車頂。

看着這片狼藉,董浩菊花一緊,心痛道:「我老爸的車呀。」

童燁長呼一口氣:「呼~終於幹掉了。」

兩個人的臉龐被夕陽映照的通紅。鮮血順着童燁的手指流淌到車上。

童燁臉色蒼白:「快走,除了這隻,還有兩隻偽裝成我爸媽的怪物,它們可能很快就到,這裡不能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