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陸總哭着求復婚
離婚後陸總哭着求復婚 連載中

離婚後陸總哭着求復婚

來源:google 作者:故里今來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林向晚 陸景琛 霸道總裁

為了當年的救命之恩,蘇安安費勁心思嫁給了對方在結婚之後,她以為就算不愛,也可以展開

《離婚後陸總哭着求復婚》章節試讀:

「蘇小姐,您確實已經懷孕十二周了,但是根據報告結果顯示,不排除是宮外孕,我們建議您儘早到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偌大的別墅里空蕩蕩的,蘇安安一個人坐在餐桌前,回想醫生說的話,垂眸看向兩個小時前發出去的消息,指尖漸漸泛白。
今天是她和陸景琛的結婚三周年紀念日,她特地請了假,在家做了一桌他愛吃的飯菜,準備和他談孩子的事,可到現在,都沒有收到任何回復。
「嘟——嘟——」手機震動。
以為是陸景琛發來的,她拿起手機點開,臉色卻瞬間變了,是林向晚。
她皺着眉頭點進去,就看到一張照片,隱約看到「婦科」二字,還沒仔細看,一句挑釁的話彈出: 「景琛哥哥今天可能得回去的晚一些哦。」
心裏划過一絲不安,她點開,就看到一位穿着筆挺西裝的男人,正扶着林向晚,照片中,她是那麼小心翼翼的護着肚子。
都不用多餘的解釋,她都能看懂,林向晚懷孕了。
蘇安安死死握住桌角,努力讓自己不從椅子上滑落,不死心的放大那張圖,終於絕望地認清現實。
照片中,那個西裝革履陪着另外一個女人去產檢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
一瞬間,她只覺得如墜冰窖,豆大似的淚珠止不住地往下落,砸在地上閃爍着晶瑩的光。
在她一個人去醫院做檢查,疑似宮外孕的當天,她的丈夫正耐心的陪着別的女人…… 「咔噠——」門口傳來聲響。
蘇安安下意識擦掉眼淚,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男人手上搭着西裝,一身白襯衫,將他的肌肉線條勾勒得分外分明,渾身散發著肅冷倨傲的氣息,邊換鞋,邊用深如漩渦的幽暗黑眸盯着自己。
蘇安安呼吸一窒。
陸景琛星目緊盯着她,西裝褲包裹着的有力雙腿,三兩步走到她面前,大手一撈,就將人抱在了懷中。
「唔——」 沒有一點防備,她被了吻個正着。
「不要……唔——」 鼻息間傳來淡淡的雪松香,蘇安安回過神來,用力推搡着陸景琛。
被拒絕的男人眉頭一皺,盯着她的眼睛,十分不客氣道, 「你不就是為了這種事才讓我早點回來?」
蘇安安有些喘不過來氣,拿出手機調出日曆: 「你看,今天是我們結婚三周年紀念日。」
「結婚周年?」
陸景琛冷哼一聲,緩緩鬆開抱着她的臂膀,無視她遞過來的手機。
「我們的婚姻是怎麼來的你不清楚嗎?」
「我……」蘇安安一時語塞,「我只是想有結婚的儀式感……」 她啞着嗓子,看上去就快哭出來。
「我勸你還是不要做這些不切實際的夢」 陸景琛冷嘲一聲,起身上樓,只留給蘇安安一個冷漠的背影。
剛剛的場景在腦海中閃過,委屈湧上心頭,蘇安安含淚收拾完桌子,轉身去了客房。
這是結婚以來,她第一次沒有回主卧。
…… 許是太累,她剛躺下就夢到了以前的事。
夢裡她用力推開解她扣子的人,跌跌撞撞地朝走廊跑去,身後的人窮追不捨。
咒罵與喊叫交錯,絕望之際,她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救救我……」 她伸長手,緊緊握着他的衣角,對方轉過身來,她想看清他的臉,卻渾身一軟倒在了他的懷中。
眼前一黑,畫面突轉。
她坐在天台上,長發隨風飄揚,手上緊緊攥着一張孕檢單,上面白紙黑字寫着「未懷孕」。
她溫柔地撫摸着空空的小腹,恍惚看見空中有個孩子在向自己招手,她燦爛一笑,就要往前去。
卻被一股大力猛然拉回現實,落入了滿是雪松香的懷抱…… 唰—— 蘇安安猛然睜開眼,就看到壓在自己身上的陸景琛。
熟悉的氣息傳來,讓她一時錯愕。
「你在做什麼!」
她抬手,試圖阻止他動作。
「不明顯嗎?」
陸景琛微微側身,捏住她的下巴繼續道,「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溫熱的手在自己後背緩緩游移,蘇安安開始渾身發熱,忍無可忍,她抓住他的手,深吸一口氣, 「夠了!」
陸景琛被她的低吼嚇到,他起身,眼底划過一絲不耐, 「今晚你拒絕了我太多次,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蘇安安垂眸,像是在斟酌什麼。
片刻,她緩緩闔眼,「我懷孕了,但……」 「懷孕?」
陸景琛打斷她,原本冷淡的面容瞬間變得十分危險,黑眸緊盯着眼前的人,閃過一絲厭惡, 「蘇安安,你又來這一招!」
「有意思嗎?」
他嗓音低沉。
蘇安安臉上的血色霎時褪去,猛地抬頭,眼底寫滿了不可置信。
看她不說話,陸景琛以為戳中她的意圖,冷笑一聲: 「這次又想用「孩子」騙走什麼?」
「砰!」
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心底緩緩碎裂。
蘇安安輕笑一聲,盯着面前這個自己愛了三年的男人,徑直下床走向一旁,從柜子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拍在了陸景琛的面前。
陸景琛視線一低,就看到「離婚協議書」幾個大字。
「我們離婚吧。」
不等他反應,蘇安安率先開口, 陸景琛似是沒想到她會這麼說,他看着離婚協議,頓了頓, 「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離婚吧。」
蘇安安對上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陸景琛眉頭輕皺,室內一片沉寂,片刻,他不悅道: 「你想要錢可以直說,不必耍這種花招。」
她總是這樣,試圖通過一些手段引起自己注意,再從自己這裡要錢。
「我可以凈身出戶。」
蘇安安不願意與他多扯。
看着她眼底的堅定,陸景琛臉色陰鬱:「你是認真的?」
「是。」
「你只要簽字就好。」
看着她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陸景深眸光驟冷,周遭瞬間散發出危險氣息, 「那你就等着吧。」
深深望了她一眼,他毫不留情的離開。
門被摔得正響,離婚協議書順勢掉在地上,蘇安安撿起,默默回到床上坐下。
婚姻三年,她活的好像一個笑話。

《離婚後陸總哭着求復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