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前夫又拆馬甲
離婚後前夫又拆馬甲 連載中

離婚後前夫又拆馬甲

來源:google 作者:鹿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兩年婚姻,捂不熱一個男人的心黎俏決定離婚然後,霍爺發現,從前那個溫順聽話賢良淑德的老婆,變了她不像是個鄉下女——學識、修為、頭腦,沒人比得過她不像只會泡茶煮飯——琴棋書畫、黑客攻堅、賽車騎馬、甚至還會醫她不像是愛他愛得死去活來——不然,身邊怎麼圍着這麼多老臘肉小鮮肉?感覺扎心的霍爺把人堵在角落,「你到底瞞了我多少事?」黎俏輕笑,拽着男人的領帶把他往前拉,輕聲咬耳朵,「承認吧,你就是想和我復婚」展開

《離婚後前夫又拆馬甲》章節試讀:

霍南爵迅速冷臉,寡淡的聲線極為冷漠。
「不玩。」
先肯定又否定,沒人能猜透霍南爵究竟在想什麼。
又過十分鐘,黎子峰連干十三杯。
「我,我有點頭暈,你們慢聊,我去——嘔!」
話都沒說完,黎子峰狂奔向樓梯口。
黎俏冷笑一聲,飛快拿出手機,給明皓髮了短訊。
「黎子峰下樓了,你組局算計他一下!」
明皓飛快回復:「好,你現在在哪,我處理完了去找你。」
黎俏捏了捏太陽穴,有些腦殼疼。
「二樓衛生間。」
將短訊發過去,一抬頭,措不及防撞進霍南爵深邃沉鬱的眸。
他的目光如有實質,那種探究和審視,讓人心頭髮顫。
黎俏一抿唇,多一個字都沒有,繞過離開。
霍南爵眉一皺,她剛才發短訊的那個備註……
他放下酒杯,轉身跟過去。
黎俏在洗手間洗了把臉,擦拭水珠時,寂靜的四周突兀傳來一聲冷音。
「黎俏。」霍南爵只叫一個名,後續的話還沒問。
黎俏一個激靈,側眸一看,他正站在雕花木柱邊,冷漠地望着她。
「嗯,我先走了。」
沒有多餘的詞藻,見他就走成了她的處事方式。
霍南爵墨眸一眯,一種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頭。
她要從他身邊略過時,是熟悉的梔子花香。
這種味道讓他難以自控。
他猛然伸出胳膊,一把拉住她。
「你在玩什麼把戲?」
他冷酷的聲線低沉而暗啞,夾雜着一絲不易察覺的危險。
「放手,我們已經離婚了!」
黎俏擰眉動了動被束縛的手腕,無果,很煩。
霍南爵墨眸眯起,思及她發的那條短訊,一聲冷笑。
「這種手段引起我的注意,有意思?」
黎俏十分無語,「隨你怎麼想。」
她的坦蕩太過平靜,短短二十四小時,如此轉變天翻地覆。
第一次,他正式審視她。
無關外貌,想透皮入骨。
黎俏不喜歡這種被壓迫的感覺,掙扎更加用力,手腕都紅了。
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蛋……」
明皓話出了一個字,看到面前的景象後,瞬間噤聲。
霍南爵視線轉移,黎俏趁機快速脫身。
她捏着疼痛的位置,憤憤剜他一眼。
「我們走。」她轉身動步,沒有絲毫猶豫。
明皓回神,擰眉望了霍南爵一眼,快速跟上。
霍南爵仍舊站在原地,墨眸凝視着他們的背影,眼底醞釀著洶湧的驚濤駭浪。
明皓……
紀清最好的異性朋友,黎俏怎麼認識?
助理沈風隨後趕到,遞給霍南爵一份文件。
「霍總,這是從黎小姐卧房中取來的。」
是黎俏簽的那份離婚協議,霍南爵草草掃了一眼,目光頓在末尾處的一千萬離婚費上。
原來……是想要零花錢?
是嫌那一百萬太少?
此刻,他早忘了這是他當初給黎俏的離婚協議,離婚費也只是想讓黎俏為金錢所動。
霍南爵冷嗤一聲,修長的指尖捏住協議邊緣。撕拉兩聲,已然成了廢紙。
「查一下黎俏和明皓的關係。」他冷漠出聲。
「是,霍總!」
黎俏與明皓通過氣,黎子峰的事估摸明天就會登上熱搜。
她在酒店過夜,明天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必須早睡。
另一邊,霍南爵回了楓苑。以往再晚,黎俏都會等他下班。
但今天,空曠的別墅寂靜無聲,慘白的燈光愈發顯得客廳蕭條寂寥。
他劍眉擰起,心頭湧起一股奇怪的感覺。
所以,她為了零花錢,還搞出離開楓苑這種事。
幼稚!

《離婚後前夫又拆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