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前妻成了萬人迷
離婚後前妻成了萬人迷 連載中

離婚後前妻成了萬人迷

來源:google 作者:安芷晴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安芷晴 晏銘舟 霸道總裁

曾經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安芷晴愛晏銘舟已經愛夠了,她不想再捂這塊化不開的堅冰離婚後她無比輕鬆,身邊各種優質帥哥環繞,好像全世界除了晏銘舟,誰都能發現她的好只是這位前夫好像並沒有要徹底和她斷乾淨的意思,時不時總要來一下藕斷絲連安芷晴,你就這麼耐不住寂寞?離我弟弟遠點!安芷晴,你缺男人嗎?有種復婚啊!安芷晴:不好意思晏先生,我已經看不上你了展開

《離婚後前妻成了萬人迷》章節試讀:

雖然遇到了晏銘舟後心情不是很好,但安芷晴職業素養很高,向來不會把情緒帶到工作中。面對晏銘暄關心的眼神,她無所謂地笑了笑:「我沒事,你去化妝吧。這個公司的代言廣告拍攝一向很嚴格,你早做準備,別讓人挑出毛病來。」
晏銘暄還想再說什麼,但是工作人員已經過來找他了,晏銘暄只好作罷,一步一回頭地進了化妝間。
在晏銘暄拍攝廣告的時候,安芷晴接到了一通電話。
她看到上面的「安德宇」三個字,煩躁地掛掉了電話。
她不是很想理這個賣女求榮、和她存在血緣關係的父親。
可是電話卻鍥而不捨地響個不停,安芷晴無奈,只得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接通電話:「喂?」
「安芷晴,你和晏銘舟離婚了?!」
……消息還真靈通。
安芷晴將手機拿得遠了些:「嗯。」
「你瘋了?!」安德宇罵道,「你結婚這麼多年來,才給家裡拿過多少好處?這可是享譽世界的豪門晏家,我們好不容易才攀上關係,你說離婚就離婚?!你也不看看自己算什麼東西,人家晏總冷落你怎麼了,你就當你是他們晏家的一條狗,就耗着不離婚,他們晏家還能怕多養你一個人嗎?你現在離婚了,你讓我怎麼辦,你那些衝著晏家的面子跟我做生意的人怎麼想?!安芷晴你這個不孝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安芷晴聲音冷了下來:「我和晏銘舟之前的婚約是我姥爺定下里的,和你沒有一點關係。我現在決定離婚,也是我個人的決定,和你依然沒有關係。安德宇,要當狗你自己去當,別扯上我。」
「你……」安德宇氣急敗壞,「我當時就不該養大你!」
「我媽媽死後,是姥姥姥爺養大的我,關你什麼事?」
「你也知道是你姥爺?」安德宇頓了一下,惡狠狠地說,「你姥爺剛剛突發心梗,你去不去看他?」
「我姥爺病了?!在哪家醫院?」
安德宇說:「你回家,我帶你過去。」
說完就掛了電話。
即使覺得安德宇會好心看望姥爺,還對醫院名字遮遮掩掩很奇怪,但出於對姥爺的擔憂,安芷晴還是打算回家。
她跟晏銘暄打了個招呼:「銘暄,對不起啊,我家裡有點急事,下午可能得離開一趟。我已經跟公司說了,臨時指派一個助理送你去工作,一會兒就到了。」
「沒事芷晴,不用管我。你家裡的事要緊嗎?」
「還好,我會儘快回來的!」
安芷晴沖回家,氣喘吁吁地推開安家大門:「我姥爺在哪家醫院?」
「別急,我們先說說話。」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優雅地站起身,對安芷晴頷首,「晏夫人……啊不,安小姐,介意賞臉給我點時間嗎?」
安芷晴一看就知道這是個騙局了:「你是許彬郁?你們許家和晏家在商業上的敵對關係與我無關,我和晏銘舟已經離婚了,你犯不着來找我!」
他們燕京四大家族,許、晏、聶、雲,只有晏家的晏銘舟和許家的許彬郁是年紀輕輕就開始掌權,兩人也一直針鋒相對,明裡暗裡的摩擦不少。
但是她都和晏銘舟離婚了,許彬郁不知道嗎?
「我不是為了晏銘舟來找你的。」許彬郁好脾氣地笑笑,這個男人已經把「斯文」二字融入了骨髓一般,舉手投足全是優雅和禮貌,人又長得帥氣,讓人很難對他產生惡感。
但是安芷晴和晏銘舟畢竟結婚了這麼久,對許彬郁這個死對頭也有所了解,並不會被他的外表所迷惑。許彬郁性格惡劣,喜歡從心理層面折磨和擊潰對手,許家的發家史也不幹凈,如果可以,安芷晴一點都不想跟這個人打交道。
她後退一步到門口,警惕地說:「排除晏銘舟,我和許總似乎沒什麼好說的。」
許彬郁使了個眼色,門口的兩個黑衣保鏢上前了一步,擋在門把手前,意思不言而喻。
許彬郁悠然道:「安小姐,我們起碼見過六七次面了,期間也有過愉快的交談,你就這麼不給我面子嗎?你和晏銘舟的事我也有所耳聞,你痴心一片給了不給風情的晏銘舟,你們的婚約分明是老一輩定下的,你卻受盡了冷落……就這麼離婚,你真的甘心嗎?」
安芷晴心想許彬郁果然循循善誘,最擅長蠱惑人心,但她沒有上鉤:「我甘心。」
許彬郁一噎。
安芷晴繼續說:「我和晏先生好聚好散,我又沒吃什麼虧,沒什麼好不甘心的。若是許總想從我這裡打開口子對付晏先生,恐怕是找錯人了。」
許彬郁饒有興味地盯着鎮靜的安芷晴,看了一眼在旁邊瑟瑟發抖的安德宇。
安德宇立**意,走上前勸道:「芷晴啊,爸爸的公司遇到了一點,額,經濟上的困難,如果還不上,銀行會沒收咱們家的全部資產,爸爸搞不好還會進監獄……芷晴你看,許總很欣賞你,他也不介意你之前嫁過人,只要你和許總訂婚,爸爸的公司就有救了……」
安芷晴淡定的情緒出現了一絲裂痕:「……安德宇,你和許彬郁合作了?!我不是告訴過你,你藉著晏銘舟的名義斂財我不會管你,你倒好,甚至還敢與虎謀皮?!」
安德宇怒道:「什麼與虎謀皮?只要你嫁了,什麼事都沒有!」
許彬郁似笑非笑地幫腔道:「安小姐,你父親涉嫌經濟詐騙,我的許氏是最大受害者。不過,要不要起訴你父親,全在我一念之間。我不是一個狠心的人,我對自己的妻子,也不會像晏總一樣不聞不問。」
安芷晴冷笑道:「好啊,你起訴吧。」
許彬郁愣了一下。
安德宇勃然大怒:「你這個不孝女——」
「你出軌害死我媽,把我丟到鄉下自生自滅的時候,可從來沒有這麼快想起我過。」安芷晴說,「許總,誰欠你的,你就找誰,我不是你拿來對付晏先生的工具,晏先生也不會在乎我的去向,你這麼做損人不利己,在我看來,十分幼稚。」
說罷,安芷晴走到門口,沖許彬郁揚了揚下巴:「我的行蹤很多人都知道,許總,你要非法監禁嗎?」
她仰着頭,像一隻傲慢而高潔的天鵝,渾身散發著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迷人氣息。
許彬郁輕輕舔了舔唇角,禮貌地點了點頭:「是我唐突了,安小姐請便。」
保鏢讓開,安芷晴毫無阻攔地走出了安家的大門。
但沒人知道,她的背部都已經緊張得濕透了。
希望許彬郁聽了她的話,不要再來找她的麻煩了!晏銘舟和他周圍的一切,都已經和她沒有關係了!
在安芷晴身後,許彬郁卻意味深長地笑了。
晏銘舟……真的毫不在乎他這個在一起了四年的前妻嗎?

《離婚後前妻成了萬人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