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她帶着萬億家產殺回來了
離婚後,她帶着萬億家產殺回來了 連載中

離婚後,她帶着萬億家產殺回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雲錦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時念初 澹臺珏 現代言情

【團寵+馬甲+虐渣+爽文】為了逼她離婚,失去記憶的時念初被自己的老公送給了一個陌生男人她心如死灰,簽下離婚協議,卻不料一場車禍讓她想起了自己團寵的身份滿級父母:「敢欺負我家囡囡,拿命來!」十個哥哥:「天冷了,給欺負念念的那些人多蓋些土!」某個隱藏大佬,故作委屈的看向時念初:「他們都把事情做完了,我該做什麼?」時念初霸氣的挑起他的下巴,笑的勾人:「你負責……愛我!」【女強男更強,強強聯手,專職各種不服!】展開

《離婚後,她帶着萬億家產殺回來了》章節試讀:

會議室里頓時一片寂靜。

看着禹承安那狗腿的樣子,臉上愈發的不滿了。

這樣嚴肅的場合,居然還帶了個這種女人來了!

簡直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小小姐?您怎麼來了?」然而會議室里有人認出了時念初,連忙站了起來。

那態度小心而又謹慎。

弄的其他人一臉疑惑的看着他。

「姑姑同我說,幾位叔伯對錶哥有點不太滿意,所以讓我過來看看是個什麼情況。」時念初淡淡的回了一句。

然後直接坐到了主位。

時念初第一次來這邊,除了剛剛那個去過主家的人認識她以外,其他的人都是不認識她的。

看到她這個行為,眉頭都不由的皺了皺。

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女娃,居然還敢做主位?

就連禹承安坐在上面,他們都覺得有點不配。

「小姑娘,你坐錯位子了,那不是你能坐的地方。」有人提出了異議。

他這話一出,禹承安和知曉時念初身份的人都看了過去。

臉上都露出了一絲類似於同情的神情。

這位,怕是要倒霉了!

「哦,是嗎?可我就是喜歡這個位置,怎麼辦呢?」時念初一手支着下巴,微微側身,好看的眉眼輕掃了一眼那人。

語氣溫軟的不像話。

「誰跟你說喜歡就能坐的了?那我喜歡的東西多了去了,是不是每一樣我都能夠佔為己有?」對方聽着時念初那溫軟的語氣,只當這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丫頭。

眼神間更加的不屑了。

時家先祖早些年也是靠拳頭打的天下。

雖然後面因為種種原因,把大部分的生意都洗白了。

但是他們這些年長的,也都是跟着時家上一輩的人,一路血拚出來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這群人才會如此瞧不起時家這些小輩們。

總還端着長輩的架子,趾高氣昂。

「你說的似乎是有點道理呢。」時念初頗為認同的點了點頭。

「既然覺得有道理,那還不給我站起……」那男人的話還沒說完,脖子就突然被人給鉗住了。

然後身子一騰空,下一瞬就又被人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男人頓時疼的發不出一點聲響來。

整個人都蜷縮在了一起。

然而扣住他脖子的那個男人,舉起拳頭就朝着他的臉砸來。

男人的瞳孔瞬間就放大了,這一拳下來,他的頭蓋骨估計都會碎掉。

可他這一刻,竟然發不出半點聲音。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個拳頭砸下來。

「阿七!」然而就在拳頭即將落到他的臉上的時候,一道宛若天籟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那個拳頭,硬生生的停在了他的眼前。

男人嚇得出了一身冷汗,甚至下半身還有一股溫熱的液體流了出來。

空氣里,頓時多了一股尿騷味。

「阿七,來之前我不是就已經交代過你了嗎?做事不能太衝動,你怎麼都沒聽進去呢?看,都把人給嚇壞了。」

坐在主位上的時念初,一臉不認同的怨怪道。

但那語氣,可沒有半分要追究的意思。

「他對小姐出言不遜!」阿七面無表情的說道。

「那也犯不着把人家頭蓋骨都給打碎吧?」

「這裡在座的可都是我的叔伯們,你要對他們客氣一點。」時念初慢條斯理的訓誡着。

「對小姐不敬者,死!」阿七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樣。

「你啊,這脾氣怎麼就改不了了呢?現在是法制社會,殺人那是犯法的。」時念初一臉頭疼的搖了搖頭。

然後又掃視了一眼在場的其他人。

「各位叔伯們見諒,我這個保鏢性子有點執拗,認定的事情,就是我這個主人家,也勸不了。」

「大家以後見到他,盡量不要招惹,畢竟大家都是時家最得力的下屬,要是你們出了事情,我也不好跟爺爺交代。」

時念初這番話看似是在安撫眾人。

實則根本就是赤果果的威脅。

意思就是,我身邊可有個大殺器。

護我護的那叫一個緊,所以你們這些糟老頭子,說話都要給我小心一點。

要不然,那個倒在地上的傢伙就是你們的下場。

一時間,客廳里竟然沒有一個人敢出聲。

看向時念初的眼神,也變得複雜起來。

時念初出場的時候,這裡大多數人都是沒把她放在心上的。

可經過這一出,大家就不得不重新審視這位小姑娘的身份了。

他那個保鏢的身手,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你們還愣在這裡幹什麼?還不趕緊把人送去醫院?」在一旁看了一出好戲的禹承安,終於是開口說了句。

話音剛落,旁邊候着的小弟,立馬把地上那個已經痛暈過去的男人給抬了出去。

然後禹承安才幸災樂禍的坐到了時念初的身邊。

他們這些外人大概是不清楚,他家這位小祖宗。

語氣越溫軟,下手越狠辣。

他可是從小體驗到大的。

這群老狐狸們,估計是被她這彪悍的行為給被嚇到了。

「好了,我們來談談正事吧,希望各位叔伯不要被這點小插曲影響了。」時念初重新坐直了身子,一臉笑意的看着面前的眾人。

可是現在,哪怕她笑的再無害,也沒有人敢小瞧她了。

這是個比禹承安兇狠的多的角色。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里。

時念初充分的了解了一下這邊公司的運營情況。

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慘不忍睹!

在那些老狐狸離開之後,時念初就看向了一旁坐着的禹承安。

「難怪姑姑要我過來,再讓你這麼折騰下去,估計這邊將會成為我們時家第一個倒閉的分部了!」

「丟人!」時念初說著還給了禹承安一個白眼。

「這個也不能怪我呀,我過來接手的時候,情況比現在還要糟糕。」

「再加上,那群老狐狸一個比一個難搞,雖然嘴上尊我一聲表少爺,可私底下,沒一個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他們又在這邊盤踞多年,早就已經把實權握在了手裡,哪裡肯輕易放權給我?」

「更何況我也不像你,有阿大阿七他們十個兄弟可以差遣,我就一個光桿司令,能跟他們耗成這樣,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禹承安說的一臉怨念。

「行了,別在這裡跟我賣慘了。」

「你當初集訓的時候,要是不把心思都花在追求女同學身上,也不至於是現在這個樣子。」時念初可是一點都不吃禹承安這一套。

「我那也是情難自禁啊。」

「對,你對每一個長得好看的女人都情難自禁。」時念初翻了個白眼。

「這也是男人的本性嘛。」禹承安咳了咳嗓子。

時念初直接給他飛了一個眼刀。

禹承安立馬挺直了腰身:「那個……現在我已經收斂很多了!」

「眼下你這邊最頭疼的是什麼問題?」時念初也沒那麼多閒情逸緻去跟禹承安討論他的那些風花雪月。

直截了當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