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 連載中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

來源:外網 作者:溫伊暮景琛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溫伊暮景琛

溫伊愛了暮景琛十年,可從始至終暮景琛沒有給過她一個好臉色,心死如灰後便提出了離婚,並且警告暮景琛:別想着吃回頭草。  暮景琛:誰吃回頭草誰是狗!  整個京都的女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話,覺得這個沒文憑沒背景沒能力的鄉野女人離了暮景琛只有死路一條。  然而離婚後的溫伊卻一次次的打了他們的臉。  聞名中西醫界的神醫鬼魅?  某奢侈品牌的創始人?  高端機械智能領域設計師?  七神秘大佬的親妹妹?  某牛掰小姥的親姐姐?  名門才俊、當紅影帝、鑽石王老五紛紛前來表白,便宜前夫急忙把一朵朵的桃花掐掉,深情表白:溫伊自始至終都是我的女人。  七個大舅子加一個小舅子瞬間拍桌:滾,我妹(姐)說了,誰吃回頭草誰是狗!  暮景琛:汪汪汪......眾人:臭不要臉的......展開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章節試讀:

吃不糖的小孩最擅長的就是撒潑耍混,既然她想鬧幾天,那就鬧啊,誰還慣着她?
暮景琛隨即給溫伊回了條信息:好,我給你反省的時間,好好想想自己到底錯哪兒了。
溫伊收到這條消息時差點爆粗口。
狗男人竟然覺得她的離開只是為自己找台階下。
錯他媽的!
她關機後便登上了飛機,這次出既是為了促成品牌合作問題,也順便散散心,讓自己放鬆放鬆。
她確實該好好的反省,反省一下自己這麼多年為什麼傻乎乎的把自尊跟驕傲踩碎在地上,捧着一顆熱騰騰的紅心任由狗男人糟蹋。
暮景琛久久沒有等來溫伊的懺悔,頓時皺了皺眉。
以前他發信息的時候,這女人總是秒回,現在竟然長牙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他的耐性。
他隨即撥打了溫伊的電話,那邊卻傳來已經關機的提示音。
暮景琛的臉色瞬間發冷。
北炎心裏一陣暗爽,沒想到活閻羅也有吃癟的時候。
但他臉上的笑容還未來得及綻開,就碰觸到暮景琛吃人的眼神。
北炎立刻打了個激靈:「暮總,溫小姐一定是覺得羞愧難當,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您!」
暮景琛挑了挑眉,也對,最近他確實對她太過縱容了,不僅按時回家,還時不時的回她幾條信息,她一定是受寵若驚。
不過兩人似乎處於冷戰期,她又不想在他面前暴露情難自控的模樣,只能關機。
嗤,女人果然一點都沒有變。
「馬上訂去E國的機票,我要出差幾天。」
女人鬧得有點過了,他並不打算給她立刻認錯的機會,不如晾她幾天,讓她好好的反省。
溫伊忍不住打了個噴嚏,人果然喝涼水都塞牙。
蕭實初那邊一直急吼吼的催她,她卻趕上了飛機故障,需要延機兩個小時。
她索性坐在候機大廳翻看着FT的資料。
FT以前是老牌奢侈品牌,由於樣式保守又老舊,有過一段的低谷期,但就在五年前,FT剛剛換了掌門人,經過一波大刀闊斧的改革,竟然再次躍入全球五大奢侈品牌。
而且新掌門很有魄力,甚至放話出去,可以接受任何品牌的合作,只要對方有這個資本。
這條規定無疑是不拘一格,也給了不少小眾品牌鯉魚躍龍門的機會,畢竟但凡搭乘上FT這條船,品牌自然會水漲船高。
她嫁入暮家的這三年,『思慕』幾乎全權交給蕭實初打理。
蕭實初本來就是個外行人,再加上她每天應付暮家那群人,只能抽空設計幾張圖稿,在這種消極怠工的狀態下,『思慕』自然半死不活。
服裝設計是她最鍾愛的事情,這次脫胎換骨之後,她需要一塊領地來好好的證明自己。
她不是被暮景琛養廢的金絲雀,而是翱翔天地的鳳。
大廳里響起了重新打登機的提示,溫伊拎着行李箱走了過去。
因為等的有些無聊,她再次將手機打開。
蕭實初的信息一直不停的閃動,她一邊排隊一邊低頭回信息。
不知怎的,她忽然發現周圍的氣壓有些發冷。
溫伊一抬頭就對上了暮景琛那雙深如寒潭的眸子,他削薄的唇角還帶着一絲嘲弄的冷意:「你到底有多無聊,竟然追蹤到了機場。」
呵,他冷着她果然是對的,以至於讓她很快就坐不住,屁顛顛的追了過來。
溫伊頓時有一種日了狗的感覺,她深吸一口氣,努力的露出一抹疏離的笑意:「暮先生好像對我有什麼誤會。」
暮景琛總覺得這個稱呼有些刺耳,他蹙了蹙眉:「你以前不經常玩這種把戲?」
「……」
溫伊瞬間有種被迎面打一巴掌的感覺。
以前她愛暮景琛愛到入骨,眼巴巴的盼着他回家,可他總是隔三差五的出差,為了見到朝思暮想的人,她只能費盡心機的製造各種『偶遇』的機會,甚至還被暮景琛身邊的工作人員當成過跟蹤狂被扭送到警J。
可這世上最愚蠢的事情就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她已經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再也不想走回頭路了。
溫伊撫了撫平坦的腹部,將不憤與悲愴壓抑在胸口,冷冷道:「誰年輕的時候還沒犯過傻,暮總應該聽說過一句話,這世上最珍貴的便是浪子回頭,幡然醒悟。」
溫伊頭也不回的離開,連個多餘的眼神都沒有賞給暮景琛。
暮景琛盯着她的背影,愣在了原地,直到工作人員提醒他該登機了,他才長腿闊闊的走過去。
坐在座椅上的溫伊,一邊暗咒着自己的霉運。
她怎麼這麼倒霉竟然跟暮景琛在同一航班上,幸好這傢伙從不委屈自己,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乘機自然也會是頭等艙,絕不會跟她擠在商務艙。
她實在覺得胸中憋悶,便拿起手機跟蕭實初吐槽一番:「抱歉,我恐怕要晚點抵達目的地,麻煩你想辦法跟FT那邊解釋一下。」
「小姑奶奶,你似乎心情不佳啊,誰又惹到你了?」
「沒什麼,就是被一條狂傲自大又兇狠冷血的狗咬了一口!」
「那嚴不嚴重,要不要先把狂犬病疫苗打了?」
溫伊正要回話,就看到狗男人本狗已經坐在了她的身邊。
她瞬間有種被雷劈的感覺。
暮景琛咬牙切齒道:「被狗咬了?」
溫伊默默的將手機關機,適時的轉移了話題:「暮總,如果你為剛才的事情前來興師問罪,抱歉,我真的沒有跟蹤你,不信的話可以讓你的助理查清楚。」
暮景琛直接將登機牌丟在了一旁。
溫伊頓時瞪大了眼睛。
見鬼了,不會這麼巧吧,她竟然真的跟暮景琛坐在同一個商務艙,甚至連座椅都是挨在一起的。
這世上的緣分好真是奇妙,以前她費盡心機的相見暮景琛比登天還難,現在兩人竟然三番兩次的撞在一起,這是什麼狗屎緣分!
暮景琛深邃的眼眸中泛着玩味的冷光,似是在嘲弄她,看吧,你為了跟我製造偶遇的機會可謂是費勁心機,就連座椅號都算得這麼精準。
溫伊頓時有種日了狗的感覺。
算了,她就算跳進長江水也洗不清,索性閉上眼睛裝睡,也免得心煩。
暮景琛自然把她這副模樣當做心虛的表現,冷冷道:「溫伊,你想要坐穩暮太太的位置,就乖一點,沒必要耍心機。」

《離婚後我被前夫狂扒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