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我成了前夫掌心寵
離婚後我成了前夫掌心寵 連載中

離婚後我成了前夫掌心寵

來源:google 作者:喬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思琛 林淺致 現代言情

整整三年的委曲求全,林淺致沒有絲毫怨言,因為她愛他,愛到不求回報;哪怕是白月光的展開

《離婚後我成了前夫掌心寵》章節試讀:

「找我有事?」
這會兒辦公室里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林淺致深吸了一口氣,轉身看向了季思琛。
「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眼裡隱忍的悲傷和倔強,讓季思琛隱約不適。
抬手扯了扯領帶,懶散靠坐在椅子上,淡笑的睨着林淺致,道:「我做什麼了?」
「你……」 林淺致很想質問季思琛為什麼要和顧菲柔在辦公室做這樣的事情。
但是轉念又一想,她問了又能有什麼意義?
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深吸了一口氣,林淺致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問道:「為什麼要告我們報社?
為什麼要把我舅舅關進去?」
聽到林淺致竟然問他這個問題,季思琛的眼神倏然冷卻了下來,冷笑道:「你們報社做了什麼,還需要我告知你嗎?」
「這難道不是事實嗎?
更何況,那張照片拍的很模糊,不會有人知道那個人是你!
你又何必非要對我們報社趕盡殺絕呢?」
「趕盡殺絕?」
季思琛一字一頓的咀嚼着這個詞。
忽而他就笑了出聲:「如果我真的趕盡殺絕了,那麼現在你應該也沒有機會站在我的面前來質問我了!」
季思琛起身繞過桌子走到了林淺致的面前,抬手勾起她臉頰處的一縷頭髮繞在指尖把玩着。
「你明知道有奶奶在,她不會同意我們離婚的,還要這麼做,把我和菲柔的關係公之於眾,你就該知道你要承受什麼樣的後果。」
「不是我做的!」
「那也是你們報社的人做的,你脫不了干係。」
林淺致咬住蒼白的嘴唇,怔怔的望着季思琛。
「既然你不乖,那就應該接受懲罰!
你舅舅,還有那個報社,都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話音剛落,季思琛的手突然一用力。
林淺致感覺頭皮都快要撕裂了,一抬眸,就看到自己的頭髮被季思琛扯下來了一縷。
她顧不上疼痛,一把抓住了季思琛的手哀求道:「不可以,求求你不要這樣做!」
季思琛抬手揮開了林淺致的手。
林淺致腦袋本就昏昏沉沉的,被季思琛這麼一推,整個人就搖搖欲墜的往後倒。
眼看着林淺致往下摔去,季思琛的瞳孔猛然一縮,迅速出手一把拽住林淺致,用力一扯,林淺致整個人就跌進了他的懷裡。
…… 等到林淺致一覺睡醒了,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竟然不在季思琛的辦公室里了。
入目的皆是白,鼻息間還全部都是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她疑惑的想要坐起身來,可是剛動一下,渾身就是酸痛無力的。
什麼情況?
她這是……這是怎麼了啊?
努力的強撐着身子剛坐起來,一名護士就走了進來。
看到林淺致自己一個人坐了起來,笑道:「呀,你終於醒了啊!」
林淺致口乾舌燥的,問道:「我怎麼會在這裡?」
「是你男朋友送你過來的。
當時你來的時候發著高燒,昏睡不醒的。
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她竟然發燒了呀!
她竟然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男朋友?
護士小姐說的估計是季思琛吧?
原來竟是季思琛發現她發燒了,給她送到醫院裏來的。
「我沒事了。
送我來的人……他走了?」
「哦,人沒走,在外面打電話呢。」
「哦。」
「那你先休息吧,等輸液完了,你就可以回家了。」
林淺致禮貌的點頭微笑道:「謝謝。」
護士小姐推門出去了,林淺致這才忍不住咳嗽起來,嗓子乾的都快要冒煙了。
她四下看了看,這會兒只想要喝口水才好。
季思琛在門外正打着電話,突然聽到病房內傳來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立刻轉身就走了進來。
一推開病房的門,就看到林淺致彎着身子趴在床沿上正在撿什麼東西。
聽到了開門聲,林淺致抬頭朝門口看去,兩個人的視線就這麼不期而遇了。
季思琛眉頭緊皺着,半個身子站在門內,看着林淺致問道:「你幹什麼?」
「我……我渴,我想喝水,卻不小心把東西給碰掉了。」
季思琛這才看到地上掉落了一瓶水。
輕抿了一下唇,他緩步走上前去,扶着林淺致躺下,這才彎腰撿起地上的那瓶水,隨手就扔進了垃圾桶里。
「哎你……」 林淺致眼睜睜看着自己求之不得的生命源泉就這麼被季思琛給毫不猶豫的扔掉了,卻也沒辦法。
季思琛抬起手機放在耳邊,道:「買瓶水送上來。」
說罷,季思琛就乾脆利落的掛斷了電話,無奈卻又有幾分厭惡的看着林淺致。
林淺致抿了一下乾澀的嘴唇,抬頭問季思琛:「我舅舅和報社的事情……」 「我還有事要處理,你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吧。」
說罷,季思琛就拂袖而去了。
林淺致還想喊季思琛,可是季思琛走得很快,根本就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
他應該是着急去赴顧菲柔的約吧。
她還記得她之前去季思琛的辦公室里看到的那讓她錐心刺骨的一幕,以及顧菲柔說的晚上的事情。
林淺致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臟位置,深深的吐了兩口氣,試圖紓解她心口的鬱悶。
算了,別的都先別想了,還是找個機會把舅舅還有報社從季思琛的手裡給安然保住才行。
她得想個辦法能讓季思琛好好的坐下來跟她聊聊才行。
當天晚上輸完液回家的林淺致就親自出動做了一桌子的菜,順手就給季思琛拍照發了過去。
此刻正在金獅會所歌舞昇平的季思琛看到了林淺致發來的那張照片,嗤笑了一聲。
剛準備關掉屏幕,卻又看到一條消息發了進來:「什麼時候回家吃飯?
我等你。」
季思琛莞爾勾唇一笑,這一刻他看着照片,腦海里只有一個詞語——秀色可餐。
坐在他旁邊的顧菲柔最先察覺到季思琛嘴角的那一抹笑意,放下酒杯問道:「阿琛,有什麼開心的事情嗎?」
季思琛在第一時間按掉手機屏幕,將手機丟進西裝裏面的口袋裡,淡淡的道:「沒什麼。」
「哦。」
季思琛站起身來舉起酒杯對面前的眾人說道:「不好意思,家裡有點兒事需要回去處理一下,我要先走了。
自罰一杯,先干為敬!」
說罷,季思琛就仰頭一口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了。
「菲柔是我公司歡娛影視旗下剛簽約的,日後還望各位老闆多多照拂。
我先走了!」
季思琛放下酒杯,抄起外套就往外走去了。
顧菲柔連忙站起身來就想要追出去,卻被幾個大老闆給攔住了。
「哎顧小姐,既然你老闆走了,你可得留下,要不然後續的合作問題,我們跟誰說去啊?」
「就是!
今天這個面子你一定得給,等會兒還有一場聚會呢,到時候我們順便把合同給簽了吧。
你必須要留下來,要不然我們跟誰簽合同呢?」
顧菲柔被這些人給攔着,又聽到他們說要簽合同的事情,自然是走不了了。
只好訕笑着道:「那就多謝幾位老闆了。」
「來來來,咱們繼續喝,繼續喝!」
 

《離婚後我成了前夫掌心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