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
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 連載中

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

來源:google 作者:好運錦鯉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謝念念 霸道總裁 靳久淵

謝念念默默喜歡了靳久淵好多年,那時他父母雙亡,一直借宿在謝家,她懇求父親對其多加展開

《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章節試讀:

「出聲!」
房間內燈光綽綽,兩道身影交纏相抵。
不知過了多久,謝念念沉沉睡去。
男人在床邊靜靜看了她許久,修長的手剛要撫上她的臉頰,見她長長的睫毛動了動,忽然沉了臉色。
他骨節分明的手不疾不徐地將扣子一個一個扣上,動作善心悅目。
「錢,我會打給你。」
彷彿,剛才兩人只是進行一場交易罷了。
謝念念躺在床上,回神冷眼看着面前的男人,紅唇勾勒出一抹冷笑,滿心悲涼反唇相譏:「你和凌楚楚在一起的時候,也捨得對她這麼冷漠么?」
話音剛落,那漆黑的眸子陡然陰沉。
大手狠狠地捏住她精緻的下巴,冷冽的嗓音夾雜着幾許的怒意:「謝念念,你沒有資格提她!」
「如果不是你故意爬上我的床,讓我被迫娶你,楚楚也不會在病重的時候,在婚禮上被你推下水!」
簡單的一句話,卻瞬間將謝念念打入萬丈的深淵之中。
是,在他心中,她就是這樣心機的一個人!
她謝念念是喜歡了靳久淵多年,即便靳久淵父母雙亡,寄住在他們家,她也總是求父親多關心他,事事都念着他,想着他。
最開始他也是溫柔的,可自從那天被送到他床上,他就變了,變得冷漠無情,變得不聽她的任何解釋!
父親知道了後,以謝家繼承人為條件,逼迫靳久淵和她結婚,而靳久淵是答應了結婚,而後卻和凌楚楚廝混在一起,甚至利用她繼承了公司,坐到了最高的位置後,親手將她父親送~入了重症監護室!
她早就對他不報什麼幻想,但是他以父親的醫藥費為威脅,每次都讓她陪他,不跟她離婚反而一直都這般羞辱她…… 回想起這些,謝念念也忍不住眼眸含淚,厲聲喝道:「靳久淵,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
我從來沒想過要介入你和凌楚楚的感情,那天晚上的事情,是有人陷害我!」
「那你倒是說說是誰要害你?」
靳久淵凌厲的眸子燃燒着熊熊怒火,手上的力道卻生生被他壓制出青筋:「你口口聲聲說不是有意,那你是怎麼知道我會在那個房間里?
又怎麼當著所有人的面將楚楚推入水中?
害她進醫院被下病危通知書?」
謝念念冷嗤一聲。
「靳久淵,沒想到你竟然會瞎成這樣,永遠只聽她的片面之詞!
你以為她是什麼小白蓮嗎?
她的病都是裝的!
都是苦肉計!」
凌楚楚是什麼人她清楚的很,公司的機密也是凌楚楚去盜的,可惜她沒有證據!
「夠了!」
靳久淵眼底的怒意越來越濃,「我一直以為都是你父親裝清高,而你只是不礙事世,驕傲了點!
沒想到無父無犬子,你們都是一類人!
我最好你父親現在就立刻死在醫院……」 他還一直痴心妄想,想讓她清醒,不惜用條件將她禁錮在身邊,沒想到溫柔換來的卻是她一次次對楚楚的陷害…… 他折磨她,更多的是讓自己更加清醒。
想到這,男人的目光愈發複雜冷沉。
「啪!」
下一刻,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打斷了男人如同針一樣鋒利的話語。
謝念念眼眶通紅,不是,她們才不是那樣的人!
靳久淵分明在謝家呆了這麼多年,憑什麼這麼想?
俊臉上赫然多出了一個殷紅的掌印,靳久淵眸光微寒,定定俯視着身下的女人。
「怎麼?
被我看穿了事實,惱羞成怒了?」
「你爸就是個偽君子,他能有今天的下場,那全都是他罪有應得!」
「你閉嘴!
我爸沒有做過這種事情!」
謝念念死死咬住下唇,卻掩不住心中的痛。
手不住地垂下,只不過指甲順勢划過他的臉頰,頃刻間,就抓出了幾道血痕。
刺痛傳來,男人眸色陰沉如水,大手一抓,瞬間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謝念念吃痛,生生忍住悶哼。
「放開我!」
「靳久淵,我爸真的是瞎了眼了,才會信任你這匹惡狼!」
她奮力掙扎着,一聲聲的怒斥無不是在宣洩她滿腔的恨意。
她眼睜睜看着靳久淵居高臨下地俯視着她,看着她如同一隻困鬥之獸一樣對他怒目而視,眼底儘是涼薄。
看着他這般模樣,謝念念胸口燃燒的怒火已經快要壓不住了。
「你為了個女人將謝家搞得家破人亡!
靳久淵你不是人!
你就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他!
明明,明明他們對他那麼好!
聞言,男人卻涼薄的勾了唇,「即便我是狼心狗肺,也是你們逼的。」
面無表情地丟下一句話,他霍然起身,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轉身進了浴室。
伴隨着淅淅瀝瀝的水聲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看着來電顯示,謝念念眸子一縮,更是閃爍着濃濃的恨意。
她果斷接通電話,放在耳邊,便聽見電話那頭傳來女人嬌滴滴的嗓音:「久淵哥哥……」 紅唇上揚,謝念念冷聲諷刺:「你的久淵哥哥剛忙完,現在在洗澡呢,你要聽么?」
意料之外的女生讓電話那頭的女人沉默了一瞬。
片刻,她輕笑,「謝念念,這麼低級的套路,你覺得我會相信?」
「哦?
那麼有信心?」
她頓了頓,冷冷一笑,用着極其挑釁的口吻往下說道:「他剛剛才和我一起睡覺,男人和女人這個時間點在一起,你覺得我們會是在幹什麼?」
果不其然,話落的瞬間,對面寂靜了幾秒。
謝念念卻不等她再次開口,徑直掛斷了電話!
憋在心裏的鬱氣排出了些許,她冷冷看了一眼通話記錄上顯示的「楚楚」二字,眼裡迸發出強烈的恨意。
就在這時,一隻大手忽然出現在眼前,一把奪走手機。
謝念念還沒反應過來,脖子驀然一緊,一隻大手用力地掐在她的脖頸上。
「謝念念,誰允許你碰我的東西了?」
冰冷的呵斥猶如從地獄傳來的聲音,讓人後脊背發涼。
謝念念抬頭,不卑不亢:「我是你的合法妻子,我就算碰了又怎麼樣?

難道你心虛?」

《離婚後渣總對我窮追不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