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厲景川小說
厲景川小說 連載中

厲景川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霸總追妻火葬場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霸總追妻火葬場

六年前,渣妹陷害,她懷着孕,被丈夫狠狠拋棄。  六年後,她改名換姓重新開始。  可當初對她不屑一顧的前夫,卻每天堵在她家門口糾纏不休。  「黎小姐,請問您和厲少是什麼關係?」  女人莞爾一笑,「不認識。」  「可有人說你們曾經是夫妻。」  她擺弄着頭髮,「都是謠傳,我又沒瞎。」  當天,她回家一進門,就被男人抵在牆上。   三個寶寶兩個吃瓜一個歡呼,「爹地說,媽咪眼睛不好,他要給媽咪治療!」   她忍不住哀嚎,「老公,求放過。」展開

《厲景川小說》章節試讀:

「看好念念,我馬上回去。」
掛斷了電話,厲景川直接起身離開。
「等等!」
聽到他提到念念,黎月連忙站起身,「念念怎麼了?」
厲景川握住門把手的手微微一頓。
他轉頭,目光冷漠地掃過黎月的臉。
面對他質疑的目光,黎月深呼了一口氣,「我以後會是念念的專屬傭人,關心她是我該做的。」
男人打開門,大步地進了走廊,「走吧、」
去往藍灣別墅的路上,黎月試圖詢問念念的情況。
男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將合約甩到她身上,「你還不是她的專屬傭人。」
黎月抿唇,直接在合約上籤下名字遞給他,「厲先生,您現在能告訴我,念念到底怎麼了么?」
厲景川眉頭微微地皺起,「曉柔到家裡找念念了。」
一句話,讓黎月的心臟徹底地跌入了谷底!
顧曉柔去找念念了!
她找念念做什麼!
念念是三個孩子中最小的,她被兩個哥哥搶走了很多營養,生下來就是瘦瘦小小的一個,六年來,這是念念地一次和她分開這麼久!
黎月有些坐不住。
她咬牙看着車窗外,臉上寫滿了焦急,「司機,能再快點么?」
坐在她身側,厲景川看着她的眸色逐漸深邃。
「黎小姐比我這個親生父親都在意念念。」
黎月狠狠地一頓。
厲景川一說她才發現,她剛剛對念念的關切,的確是超出了一個女傭或者保姆對僱主的感情。
她抿唇,「簽了合約,以後念念小姐就是我的搖錢樹,我當然關心她。」
厲景川挑唇,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的臉,「只是這樣?」
他這樣曖昧的態度讓黎月莫名地渾身不適,她抿唇,點頭,「對。」
厲景川沒有再說話。
很快,車子就到了藍灣別墅。
「先生,您可算回來了!」
車子甫一停下,管家就連忙迎了上來。
「情況怎麼樣?」
厲景川皺眉問道。
「她們……」
他的話還沒說出口,另一側的車門猛地被人打開,黎月像一支箭一樣直接衝進了別墅裏面。
客廳里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黎月衝進去的時候,念念正委屈巴巴地縮在沙發的角落裡,小腦袋耷拉着,毫無生機。
而在她對面,坐着怒目圓睜的顧曉柔。
「念念!」
她來不及想太多,直接衝上去,將小丫頭稚嫩的小身子抱進懷裡,「沒事吧?」
黎月的聲音沒來由地顫抖着,「沒事吧?」
念念伸出小手默默地握住了她的手臂,「我沒事。」
「你是誰?」
坐在對面的顧曉柔冷冷地掃了黎月一眼,眼裡全是輕蔑,「新來的傭人?」
「長得一副狐狸精的樣子,想勾引誰呢?」
女人的話,讓黎月的唇狠狠地抿了起來。
但她現在懶得和顧曉柔吵架,她低下頭,抬起念念的小臉,「讓我看看。」
「不用了。」
小丫頭執拗地低着頭,不敢讓黎月看見。
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黎月咬牙,不管不顧地抬起念念的臉。
果然。
小女娃白凈稚嫩的小臉上,有一個高高腫起的巴掌印!
那巴掌印很深,甚至能夠看得清楚手掌上的紋路!
很明顯,這是一個大人打的,而且力氣不小。
黎月心疼地差點掉下淚來。
「我沒事的。」
念念小小聲地安慰她,「剛剛管家爺爺給我弄了冰塊,已經不疼了。」
女兒懂事的樣子,讓黎月的心臟像是被什麼尖銳的物體狠狠地戳着一樣地疼。
抬起頭,她雙手死死地握成了拳頭,抬眼瞪着面前的顧曉柔。
「是我打的。」
顧曉柔淡漠地雙手環胸,「想為這小孽種出氣?」
「你說誰是孽種?」
黎月把牙齒咬得咯咯響,她放下念念,站起身來,一步一步地逼近顧曉柔,「她還這麼小,你怎麼下得去手!?」
「一個大人這麼欺負一個五歲的小姑娘,你還有良心嗎!」
顧曉柔冷哼一聲,目光冷漠地直視黎月的臉,「年紀小就不能打?」
「誰讓這小賤種到處亂認爹?她活該!」
顧曉柔的話音剛落,黎月一個箭步竄上去,一巴掌狠狠地甩了過去。
「啪——!」
清脆的巴掌聲在客廳里回蕩。
顧曉柔被打得整個人摔在了沙發上,腦袋轟鳴着,半天起不來。
黎月咬唇,冷冷地盯着顧曉柔。
以前,她是最疼顧曉柔的了。
顧曉柔是她妹妹,所以她把所有她能給的東西都給了她。
甚至,在婚後看顧曉柔找不到好工作,還推薦她到厲景川的公司去上班。
結果顧曉柔成了厲景川的貼身秘書,和厲景川一起合謀,將她推入了萬丈深淵!
現在,顧曉柔居然敢打她的念念!
一巴掌,根本解不了她的心頭之恨!
「你敢打我!?」
顧曉柔直接從沙發上爬起來,憤怒地朝着黎月衝過去:
「你知不知道我是厲景川的未婚妻,這個家裡以後的女主人!」
「你以後還想不想在這個家裡繼續混了!?」
「來人,給我把她扔出去!」
傭人都遠遠地看着,沒有一個人敢上來的。
顧曉柔暗罵了一聲廢物,直接沖了上去,兩人廝打在一起。
「不要打架啊……」
這時,身後響起了念念帶着哭腔的聲音。
小丫頭從沙發上起來,想過來阻止,卻因為太着急,整個身子直接摔在了地毯上。
「念念——!」
身後女兒摔倒的聲音讓黎月徹底慌了神,她本能地回頭查看情況的時候,顧曉柔直接抓着她的手——
「啪——!」
一個巴掌甩過來,黎月的腦袋頓時轟轟隆隆的,嘴裏一片腥甜。
顧曉柔抬手,又是一個巴掌過來。
可她嬌生慣養慣了,根本不及黎月反應靈敏,力量也沒有黎月大。
於是,黎月反客為主,直接將顧曉柔按在地上。
她舔了一口嘴角滲出來的血,「還想挨打是么?」
黎月抬起手,朝着顧曉柔的臉甩了過去。
忽地,她的手腕被人扣住了。
是厲景川。
男人冷着臉,「你做什麼?」
「景川,你家的這個傭人敢打我!」
趁着他扣住黎月的手,顧曉柔連忙爬起來,朝着黎月的身上狠狠地踹了一腳,「敢動我,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顧曉柔的尖銳的鞋尖踹到了黎月的脊背,她疼得直皺眉。
「小阿姨!」
一旁的念念爬起來,心疼地跑過來,扯掉厲景川扣住黎月的手,「小阿姨你沒事吧!」
厲景川回頭,剛想說什麼,卻猛地看到了念念的臉。
小傢伙稚嫩的臉上,清晰地印着一個大人的巴掌印!
他一把將念念拉進懷裡,渾身帶着森冷的寒意,「誰打的?」

《厲景川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