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臨高啟明
臨高啟明 連載中

臨高啟明

來源:外網 作者:吹牛者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吹牛者 玄幻魔法

展開

《臨高啟明》章節試讀:

這個故事裏的主人公,或者叫主人公之一,叫蕭子山。
蕭子山生在70年代的末期,是個普通人:家庭普通,相貌普通,天資很普通,而且不是個肯努力上進的人,所以讀書很一般,受惠於大學的擴招,他也成了一名大學生。
蕭子山畢業以後,在珠三角的幾家企業都呆過,上過黑心老闆的當,做過不切實際的夢,最後好歹在一家外企的找了份待遇還不錯的工作,勤勤懇懇的幹活拿工資――這一干,就是差不多六七年,轉眼三十了,住的依然是別人的屋子。平時沒什麼娛樂,就愛好歷史,喜歡看點冷門的書。算是交過個女朋友,破了保留n久的處男之身。不過故事發生的時候,前女友的面容都快記不清了――他照舊屬於要慶祝11.11的那伙人。
我們故事的開頭的這天晚上,天氣很不好,黑漆漆的天空不斷的在閃電――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快半個月,有時候會在閃電之後下暴雨,有時候則會滾滾雷聲,大地震的謠言傳了很久時間久了也慢慢習以為常了。蕭子山打着哈欠從公交車上下來,眼皮浮腫,兩腿酸軟,頭髮蓬亂,一股窮忙族的邋遢派頭。他已經一夜一天沒回過家了。身為一個新晉的地區經理,為了迎接上級的檢查,不得不在辦公室里做了很久的報表,特別是那一筆又一筆的報銷費用的去向,着實讓他傷腦筋。
要說蕭某人是個企業里的蛀蟲,那是天大的冤枉,蕭子山正式當上這個職位,還不到三個月。進入這公司的六七年間,一直在地區銷售代表這個基本職務上打轉,上面的各級領導象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他倒象韭菜根一樣的存在着。
三個月前,領導們又一次換班了,照例留下了一堆無法說明的報表和發票。只不過這次,他被指派當了地區經理。
如果早上二年有這個職務……他肯定要對公司感激涕零,但是此時――蕭子山只想對上面的領導們,無論是從前的還是現在的,說一聲:草泥馬。
全球經濟危機下的公司從去年開始就顯得半身不遂,地區辦公室里熟悉的同事,也一個接着一個的消失了。剩下的業務,他一個人干還顯得悠閑無比。此時這個任命,升職後絲毫也不提調整那多年未動的工資,不給任何的開展業務指示。憑他七八年來的職業經驗也不難明白――這是準備撤銷地區辦公室的前兆。他只不過是一留守人員,等到一切事務處理完畢,就得捲鋪蓋。
但是文件還是得做……為了那點多年不動的工資還能多領幾個月。
蕭子山第二十次的嘆氣。他提了個大旅行包,從包本身到包里的東西都是是辦公室里歷年留存下來的促銷贈品:從廚房圍裙、汗衫、牙刷到圓珠筆無所不有。都是些粗劣的小商品。除了少數東西,他基本上都用不到。卻還是很貪心的拿了回來――人窮志短――這話放在他身上真是再合適也不過了。
出租房裡還算乾淨整齊,沖個澡之後,精神反而亢奮起來了,隨手打開電腦,上了網絡。
奧遜•威爾斯說,彩票是窮人的止痛藥,那麼網絡就是蕭子山這一類人的鴉片。無論是網遊還是bbs,再或者他每天都要看的網絡小說。
蕭子山沒工作前也算是半個文藝青年,雜七雜八的書囫圇吞棗的看了不少,也喜歡舞文弄墨,不過天賦有限,沒吃上文字飯。上過幾年班之後,文藝小說,不管如何的深刻或者有意義,被他徹底的驅逐出去了――社會的一切現實,他看得太多了,不需要再靠小說來給他增加什麼感想。他最愛看的,就是各式各樣的穿越到過去再造歷史的yy小說……這大概和他作為一個歷史愛好者,總有一種期望篡改歷史的想法有關。總之每天都得看上點,正如他自嘲的說過,這是「精神自慰」。
除了每天的精神自慰,他還固定去幾個bbs轉轉。好像吸毒上癮的人一樣,不去就覺得心裏發空,其實罈子里他也不是什麼風雲人物,但是bbs里提供的各式各樣的雜七雜八的信息、理論和知識,各式各樣的辯論、爭吵,多姿多彩的人性,哪怕是某些上身是馬列,下身是西門的偽君子的表演,也比滿是面具的社會要有趣的多。
上bbs,照例先看下本日的熱貼。
「我發現了一個通向明朝的蟲洞!千真萬確!」
看到這題目蕭子山不由得啞然一笑,這年頭,看穿越小說都看傻嗎?還是都對自己的現實狀況不滿,渴望要到另外一個世界去另起爐灶?
再看發現帖子是文總發的,說起來文總是這個bbs上蕭子山比較佩服的「生存狂人」之一。知識廣博不說,對穿越、生存問題的考量之細膩,也算是少有的。遺憾的是文總不寫穿越小說,否則他的小說蕭子山一定是要追看的――當然只看盜版的。
「又是文總的什麼新奇思妙想了吧。」蕭子山隨手點了帖子。這一點,他的世界也隨之發生了變化。
換成俗套的話,那就是「命運的車輪開始轉動」。
一周後。
「這個就是蟲洞?」蕭子山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發光體。嚴格的說,這是一個不太正規的圓形,略帶藍色的光,和他想像中的蟲洞差距不大,不同之處是光芒並不強,尺寸也小得多,只有盥洗室的一面鏡子那麼大。
「很小啊。」王洛賓說,他和蕭子山一樣,也是第一批和文總溝通之後決定來看看的人之一。
「邊緣加以一定的壓力就可以擴大。」文德嗣坐在抽水馬桶的蓋子上,衛生間里塞進了三個人顯得有些擁擠,「這個洞口可以擴大或縮小,只要在直徑方向對稱的施以一定的力就行。擴大和縮小洞口在兩個時空是同步的。」文德嗣解釋說,「當把洞口縮小到210mm的時候,蟲洞就會封閉,不能連接時空了。」
「它真得能來回穿越嗎?」蕭子山的印象里,穿越是單向的,基本不是被車撞就是被雷劈,最溫柔的也是迷路式的,總得特點就是一去不回。
「如果回不來,我發不了帖子,你們也就到不了這裡了。」他說,「我估計,穿越過去之後的地點應該是和穿越發生的地方是一致的。」
「你該去買彩票的,文總。」蕭子山喃喃自語,「在衛生間里發現一個蟲洞,比買到頭彩的概率還低啊。」
「這個還不算頭彩?」文德嗣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有可以給你贏得一個世界的彩票嗎?」
「文總,你不是一直說:單人雙向低調的穿越才是王道。」王洛賓想起了當年bbs上關於穿越的討論。
「沒錯。」文德嗣指着蟲洞,「你知道那後面是什麼嗎?是一個世界!」他激動的揮舞起了胳膊,「通過它,我可以擁有一個地球、一個宇宙!」
「就你一個人征服世界?」蕭子山嚴重的表示置疑。
「所以才發了那個帖子……」文德嗣好像心有不甘,「另外,對面不是一個令人愉快的時空。」
「什麼時空?」
「大概是天啟年間。我找到了天啟通寶。」
蕭子山和王洛賓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文總找到的新世界,乃是一個公公橫行的時代。

《臨高啟明》章節目錄: